|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50章 哭鬧

第50章 哭鬧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590

喬若雲今日一早就滿心歡喜的在閨房裡等著消息,連綉著嬰戲蓮圖的小綳都差點因為緊張被她捏壞了。扒、書』小『說『網』

誰知心腹丫頭給她帶來的卻是個驚天霹靂,她本要去找褚紀當場拒絕了婚事,卻不料褚氏早就料到她會這麼做,在丫鬟回去稟報她時,褚氏就讓王媽媽帶著幾個粗使的婆子將喬若雲關在了院里。

事情已經發展到覆水難收的地步,褚氏是不會讓喬若雲再做出什麼丟臉面的事出來。

褚氏臨走前,喬老太太特意囑咐了幾句:「老大媳婦,你這肚子里是怎麼想的,我老太婆一清二楚,雲姐兒要是能嫁給褚世子,那是頂好的,可如今的狀況你也該死心了,好在褚家四公子也是一表人才,兩家又是知根知底的姻親,他配咱們雲姐兒也不含糊,回去好好勸勸雲姐兒,別給喬家的臉面抹黑!」

褚氏的臉色已經青的不能再青了,送走褚北辰夫婦之後,她就差點一屁股癱軟在了東坡椅上。

這會更是有氣無力道:「媳婦謹記老祖宗教誨。」

容嬤嬤看著褚氏由王媽媽攙扶著出了月門,望著喬老太太說道:「大夫人許是不甘心呢。」

「換做誰也不會甘心,可惜啊,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雲姐兒這丫頭從小跟著她母親,一直被她灌輸了一定要嫁給褚世子的念想。可這老大媳婦也不會好好想想!褚世子真有心娶雲姐兒,哪裡還會讓她落水!」喬老太太連連嘆息,嗓音裡帶著胸悶的低沉,偶爾幾聲殘咳響起。

幾息,她又道:「女兒家在這世道本就低微,再嫁個不疼惜自己的夫君,那日子還有什麼盼頭?老大媳婦活了半輩子也是個沒眼力的。扒、書』小『說『網』」

容嬤嬤見喬老太太悶咳的厲害,這幾日一直服藥,雖有見好,可還是未曾痊癒,她讓秦香去小廚房端葯。

這時,秦香卻撩了帘子進來,脆聲道:「老太太,方才表小姐讓人送了川貝炖梨汁過來,奴婢伺候您趁熱喝了吧。」

「還是這孩子叫人省心。」老太太面容忽展,若素的手藝和自己那個薄命的三孫女不分伯仲。

炖出的湯汁口味不同,可效果卻是差不多的。

每晚喝上一碗川貝梨汁,夜間總能睡的好些。

秦香服侍喬老太太喝了大半碗,又取了清茶給她漱口,只聞老太太問道:「素姐兒近日可還是每日用藥?我瞧她倒是越長越紅潤了,也不知道白啟山從哪裡尋的藥方,還能讓人一覺睡到天亮。」

容嬤嬤接著道:「可不是嘛,表小姐年紀雖小,這容貌當真是萬里挑一的,身子骨一長起來就更不得了,只是那藥方」她頓了頓,看了看內室沒有旁人,才說道:「霓裳過來回稟,表小姐每日都是睡到日晒三杠,再這樣下去,恐怕」

自古女子以夫為綱,若素要是養成了睡懶覺的習慣,今後嫁了人可就有失婦德了。

喬老太太會意一凜,面上倒是絲毫無所謂:「無妨,她如今還小,養好身子才是正理。」要是能一直待在自己身邊,有她護著,小夫君又怎敢欺負她?

思及此,喬老太太又問了些喬魏遠在石橋胡同的近況。

容嬤嬤把護院帶回來的消息一一稟報:「三少爺天資聰穎,學問上比二少爺精通的多,深得大儒讚賞呢,先生還說這次秋闈定是沒問題的,只是二少爺就」

喬魏荀畢竟也是喬家子嗣,容嬤嬤沒有把話說明。

喬老太太神色暗淡,按理說褚家是京城裡數一數二的貴勛,褚氏又是褚家的嫡女,怎麼就生了這麼幾個兒女:「幸得大房還有一個玄林,不然我老婆子死了都沒法跟喬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玄林是喬魏孟的字,喬魏孟是喬家嫡長子,論長相,論才學,都是一等一的,只可惜前幾年娶的妻早早就沒了。

「素姐兒還是太小,要是她早出生幾年,和玄林倒是最配的。」

在喬老太太眼裡,長孫喬魏孟是性格溫和,處事穩重,又是靈芝玉樹的好苗子,要把若素交給他,老太太也是放心的。

到了晚間,喬若雲才被解了禁,顧不上用飯就直奔去了褚氏的祥和居。

「放肆,連本小姐的路你們敢擋著么?還不快給我讓開!」

褚氏半躺在臨窗的大炕上,單手托著額,闔眸養神,有丫鬟正在給她捏著肩,喬若雲的叫喚聲不由得令她煩躁起來,揮了揮手讓幾個二等的丫鬟退了出去,又囑咐王媽媽道:「送小姐回去,禁足三日,沒我的吩咐,誰也不準放她出來。」

退一萬步講,褚紀也是她大哥鎮北侯嫡親的兒子,大哥如今官至左軍都督,想來喬若雲嫁給褚紀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要知道幾年前,來褚家說親事的媒人就已經是門庭若市。

褚氏這樣安慰著自己,待到門外喬若雲的哭聲漸遠,她才問道:「大爺今日歇在了哪裡?」

留在屋裡伺候的大丫鬟垂著頭小聲道:「大爺今晚歇在了五姨娘屋裡頭。」

五姨娘是喬大爺年前新抬進門的,才十七歲的年紀,花一樣的嬌態,喬大爺接連幾個月都是往她屋裡去,連最得寵的四姨娘也被冷落了。

褚氏暗自傷神,吩咐道:「湯藥照常送過去,五姨娘要是不聽話,就斷了她的月銀!」

那大丫鬟也是伺候過喬大爺的,又是褚氏的心腹,她辦事褚氏一向很放心。

第二日,巧燕就領著護院帶著一大籠肉鴿回來。

「小姐,大人從嶺南給您送了東西過來,您快瞧。」

若素看著一隻只雪白的肉鴿在竹籠里跳騰,秀眉不受控制的挑了挑,桃花瞳泛著水汪汪的波紋,忍不住就用帕子捂住唇笑出聲來。

哪有做父親的千里迢迢給女兒寄肉鴿的?

難不成他還擔心喬家不給她肉吃?

當初硬塞給她兩個護院,就已經是不太合規矩了,她遂吩咐道:「都放了吧,全當是給父親積陰德了。」

「可小姐,奴婢聽說肉鴿最補身子了,還能補那裡!」巧雲急了,忙胡亂解釋。

「嗯?」若素不解的望著巧云:「補哪兒?」

巧雲紅著臉,低頭看著鞋面,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部。

這一下,若素更不猶豫了:「還不快去!」頓了頓,她看著巧雲緋紅的臉蛋,突然打趣道:「要不,本小姐給你留兩隻補補?」

「是啊,依奴婢看,巧雲是需要補補。「巧燕笑的不懷好意的添了句。

「不不不奴婢奴婢錯了,這就去把它們都給放了。」巧雲幾乎是逃出西廂院的,小姐自打傷風好起來,就越發的精明了。

真不知道世子爺那邊該怎麼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