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49章 爭執

第49章 爭執 (1/2)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3466

三月暖陽,溫熱的清風伴著花香吹進了前廳。

褚氏的心情卻跌入了谷底,像是有人在她頭頂臨盆倒下了涼水,透心涼。

是啊,事已至此,喬若雲只能嫁給褚紀了。

她太了解自己兄長的脾性,既然都督大人已經認定了這門親事,她也沒有回絕的餘地。

這一切轉變的太快,褚氏感覺自己被人從雲間拋到了崖底。

褚辰如今已是太子少傅,太子一旦他日登基,他就是名正言順的帝師,連皇帝都對他恭敬非常,這是何等的尊榮!

豈是一個小小六品錦衣衛百戶可比的?

褚氏越想覺得憋屈,到手的金龜婿就這麼飛了!

那日邱夫人明明說是褚世子委託她來說親的,卻沒說是替褚紀說的親事!

此刻,褚氏也只能是啞巴吃黃連,認了這個啞巴虧,誰讓喬若雲落水那日確實是被褚紀給救了呢!還傳到了褚北嚴的耳里。

喬大爺是個老練城府之人,他很快就調成了狀態,與都督大人小酌了幾杯。

「聽聞褚家四公子已在錦衣衛某了職位,老生就藉此機會恭賀侯爺了。」喬老太太以茶代酒,敬了褚北嚴一杯。

喬老太太的女兒是當今聖上寵愛的淑妃,八皇子又是她的親外孫,她這般也算是屈輩了,褚北嚴忙起身,仰頭回敬了一杯。

少傾,侯夫人隨老太太去了內院,而褚北嚴是外男,依舊留在外院,由喬大爺陪同著去景園遊玩。

褚紀的心思千轉百回,他明知褚辰是用了手段幫他謀了這門親事,那日喬家已經應下,如今說什麼也沒有再回絕的餘地。

不過,終究不是喬若雲心甘情願的,男兒的自尊多少令得他心中不快。

這時,躲在屏風之後的喬若嬌冒冒失失的小跑了出來,離著褚紀還有幾十步之遙,就張口吼道:「怎麼會是你?辰表哥呢!」

褚紀立在花廳的迴廊下思忖著,被喬若嬌這麼一鬧,當即轉過身,斂了眉眼似疑惑了片刻,便笑道:「怎麼不能是我?從今往後我就是你嫡親的姐夫了。」褚紀仰著胸,那種得到夢寐以求的東西的喜悅難以掩蓋。

其實,剛才喬若嬌已經猜了七八分,聽了褚紀這樣的話,她還是差點腳步不穩,幸得巧雲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喬若嬌覺得失了顏面,又不好對巧雲動粗,就對著緊追上來的葉青喝道:「沒用的奴才,本小姐差點摔倒,還用得著別人的丫頭來扶,看我不把你賣給人牙子!」

這個暴脾氣!

葉青嚇得顫顫驚驚,連偷瞄褚紀的眼風也收了起來。

「表妹何須動怒,你不是沒摔著么!」褚紀有兩個嫡親的胞姐,雖都是出聲武家,可沒也像這般蠻橫無理。他甚至慶幸自己所中意的喬若雲不是這樣潑辣的性子。

喬若嬌這會更火大了,褚世子當姐夫可比褚紀強太多了,她氣急了,開始吐詞不清:「褚紀!我姐姐是何等的人物,你又是什麼貨色,咱們都心知肚明!你憑什麼娶我姐姐!」

褚紀壓制了脾氣,一隻拳藏在身後握的死緊,另一隻手放在腹部,修長白皙的指尖輕叩著腰間的玉佩,他嘴角一抽道:「表妹,我暫且不想與你爭論,如今事實已經擺在眼前,老祖宗也親口答應了這門親事,就連邱夫人上次進宮還與淑妃娘娘提及了此事,這要是再反悔,可就是對皇家不敬了。」

喬若嬌再天真無知,也明白皇家是天底下最不能得罪的主。

她氣的乾脆兩手叉腰直跺腳,哪裡還有大家閨秀的影子。

若素和魏茗香這才『姍姍來遲』,二人一前一後,款步而至。

若素是因為實在不削於理會這些個兒女情長的糾葛,可是方才已經被褚紀看到了,她只得走了出來,而魏茗香是想上前,卻又不敢上前,這才與若素一般慢慢走了過來。

「嬌姐姐,你可摔到了,無事吧?」魏茗香微微垂首,拉著喬若嬌的衣襟,試圖讓她鎮定下來。

她站在喬若嬌身側,可以看見褚紀那隻骨節分明的手,還有他傾長的下半身。

若素心思細膩,察覺到了魏茗香泛著粉紅的臉頰,她對著褚紀淡淡道:「喬家景園正是遊玩的好時節,四公子何不去與我大舅多溝通交流?嬌表姐許是閃了腰,我們便不奉陪了。」

十二歲的女孩兒還未長開,嫩生生的像個初夏的桃子,說話的時候卻讓人有種無法輕視的卓然。

褚紀也不願和喬若嬌過多爭執,畢竟是自己今後的小姨子,他緊抿的唇倏然之間蕩漾開來,笑道:「白姑娘說得有理,那...在下就先行告辭了!」

語罷,褚紀提步而走,風影隨動,少年衣擺飄逸,與魏茗香擦身而過時,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兩人皆是互視了一眼,旋即又當做什麼也沒看見,徑直而去。

「我什麼時候扭到腰了?白若素,你胳膊往外拐是吧!我們喬家待你恩重如山,我姐姐要是嫁給了褚紀,對你有什麼好處?」喬若嬌把矛頭指向了若素。

魏茗香夾在中間,當即失了分寸:「若嬌姐姐,你還是不要和素妹妹吵了吧,被旁人看到了就不好了。」

喬若嬌哪裡能有這個覺悟?

該怎麼橫,還是怎麼橫!

巧雲已經有點蓄勢待發的勢頭,連看著葉青的眼神都帶著不善,這要是真打起來,她肯定不能對喬若嬌怎麼樣,可欺壓她身邊的丫鬟還是可以的。

然後,巧雲並沒有這個衷心報主的機會,只聞自家小姐銀鈴般的嗓音徐徐道:「嬌表姐,我這也是為了你好,更是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