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48章 登門

第48章 登門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96

春光炫燦,院里的鳥兒在枝頭『咿呀』作響。

若素一夜無夢,醒來時已有陽光透過斜開的窗欞照在了百鳥朝鳳的紫檀木屏風上。

她睜開眼,可以看見舞動的塵埃,嗅到盈盈花香。

「小姐,五小姐和魏家姑娘在花廳等著呢,奴婢伺候您洗漱吧。」巧雲召喚霓裳和霓月端了銅盆和清水進來。

若素垂眸想了想,問道:「今日女先生休假不用進學,她們二人來做什麼?」

魏茗香雖也住在莫雅居,卻和若素的西廂院還有半盞茶的距離,而喬若嬌幾乎從未踏足過她的地方,這兩人能一道等著她,著實說不通。

巧雲拿著白色錦帕給若素擦了手,說道:「褚家今日來府上正式說親,聽說都督大人和侯夫人都來了,五小姐想拉著魏家姑娘去前院看看褚世子的風範,這不愣是要把小姐您也一併帶上。」

閨閣里的女孩子家躲在屏風後面偷看男子是常有的事。

喬若嬌大概是想讓魏茗香看看她未來姐夫的曠世姿顏吧!

不過,拉著自己做什麼?

若素並不認為喬若嬌拿她當自己人了。

喬若嬌蠻橫慣了,結實過的世家小姐不在少數,唯獨像若素這樣精通史學,又博學多才的女子實在少見。這幾日進學下來,她簡直覺得若素就是無事不曉的神童。

於是乎,對她的態度稍微改善了些。

剛一洗漱穿戴完畢,喬若嬌不耐煩的聲音就傳了過來,緊接著若素看見她那張不太情願和自己打招呼的臉。

「素表妹,祖母念你身體孱弱,免了你晨昏定省的規矩,你也不能天天睡到太陽曬屁股吧!這都什麼時辰了?」喬若嬌睜大了鳳眸道,嗓門也張的很大。

她身後緊跟著的魏茗香訕訕的笑了笑,並不多言,心裡中卻道:有個寵她的祖母可真好,要是自己在魏家那會也睡到這個時候,恐怕要被祖母罰抄經書了。

若素任由巧雲在妝奩里挑了兩朵琥珀製成的淡黃色絹花插在雙丫髻上,小臉暈紅:「嬌表姐教訓的是,我記下了。」

而後,慢條斯理的吃了幾口點心,姿態端莊,不露齒不發聲,連最後漱口的樣子都格外的優雅。

魏茗香瞄了一眼坐在錦杌上早就失了耐心的喬若嬌,發現年僅十二歲的白若素比她更有大家閨秀的樣子。

一舉一動之間,處處皆是風情,卻又恰到好處的溫婉可愛。

她抿了抿唇,思緒有些混亂,像她自己這樣落魄人家的女孩兒,想嫁入高門還是要靠機緣的,單憑本事和容貌,她自問比不上喬若嬌和若素。

喬若嬌這個喬家五小姐雖只識得幾個大字,卻是個四通八達的人,這京城裡的事,就沒有她不知道的。

而白若素小小年紀卻通曉古今,十分受女先生的喜歡。

可她自己呢?

魏茗香保持著不太自然的笑容,將心事收了收。

一行人徑直去了大房所在宅院的前廳,都督大人和侯夫人親自登門,喬老太太自然也是要去見見的。

喬若嬌揮退了旁邊的丫鬟,輕車熟路的趴在了屏風之後,當年文天佑上門求親那會,她也是這般躲在後面偷看的。

「這樣真的好么?萬一被發現了怎麼辦?」魏茗香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在喬家的處事比若素還要謹慎。

喬若嬌翻了個白眼,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她一眼,壓低了聲音道:「放心吧,不會有人知道的,這裡的丫鬟都被我買通了。」她繼而冷哼了一聲,又道:「就算被是我父親母親抓到了又怎樣!」

她這種恃寵而驕的隨性令得魏茗香羨慕不已。

若素站在一角,安靜的朝屏風外望了過去,她對褚辰和喬若雲的婚事一點也不關心,要不是喬若嬌胡攪難纏,她才懶得過來。

隔著數十丈的距離,三人無法聽清那邊的動靜。

不過,可以看到喬老太太,都督大人,侯夫人,還有喬二爺和褚氏的臉色都不太對。

褚紀一襲石青色杭綢直裰,面如冠玉,身姿挺拔,他站在都督大人身側,面露難色。

魏茗香從未來過京城,更未見過那樣如切如琢的男子,不由得脫口問了句:「那位就是褚世子?當真是玉樹臨風。」

喬若嬌對褚紀嗤之以鼻,看著那邊的情況也覺得不太對勁:「他哪裡是辰表哥!辰表哥可比他英俊多了。」

比那人還好看?那得長成什麼樣啊!

也不知道為什麼,魏茗香臉上有些燙,又問道:「他不是世子爺,那又是誰?」

喬若嬌愛理不理的回道:「褚紀,褚家四公子,世子爺的胞弟。」

魏茗香心中納罕,褚家的公子是一個比一個出色,要是能嫁給這樣的四公子,也是不錯的。

若素目光所及,是褚紀難堪的臉色,以及喬大爺和褚氏的不可思議,似乎一切突然之間一目了然。

她幾不可聞的笑了笑,果不其然,褚辰是不會娶喬若雲的。

不過,這件事與她依舊沒有絲毫關係。

另一頭,喬老太太布滿青筋和褶子的手緊握著東坡椅上的扶手,加重了語氣確認道:「要娶雲姐兒的是褚四公子,不是褚世子?」語罷,她回看了褚氏一眼,這種事也能弄錯,也不怕讓人看了笑話。

侯夫人常年吃齋,她今天穿了一件褐色綉蓮瓣纏枝紋的遍地金湘裙,頭上簡單的插了一根鎏金梅花簪子,容貌相當的素雅,卻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

她淡淡的笑道:「確實是四兒要娶雲姐兒,上回邱夫人許是沒把話說清楚,我在這裡向老祖宗陪個不是了。」

鎮北侯都督大人,也不管喬大爺和自己二妹到底是怎麼想的,直截了當道:「我聽聞雲姐兒落水那日,被我四兒給救了,兩人既有肌膚之親,談婚論嫁也是常理,二妹夫和二妹難道還有其他想法不成!」

這句話堵的喬大爺和褚氏如鯁在喉。

事情鬧成了這樣,石橋胡同幾家大戶都知道喬若雲與褚家公子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這要是真拒絕了褚紀,喬若雲的名聲就難保了。

喬大爺氣不打一處來,都督大人權傾朝野,他實在不敢發作,只能幹瞪了褚氏一眼。說好的是褚世子,怎麼又變成了褚紀!

喬老太太的反應倒沒有他們夫妻二人強烈,嘆了口氣道:「事已至此,婚事就這麼定下來吧。」

褚紀聞言,眉心倏然舒展,躬身朝著喬老太太再次行了大禮:「多謝老祖宗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