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47章 謀官

第47章 謀官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58

魏茗香穿了一件水影紅密織金線合歡花長裙,布料猶是新的,卻是去年的款式。

再看她耳垂上所戴的金絲圈垂珠耳環,一看就不是今年新出的式樣。

這魏家的敗落可能比面上看上去的還要快。

「香妹妹可有進學?老祖宗每日讓我們幾個去聽女先生講學,香妹妹來了,正好湊個伴。」喬若嬌好像尋到了救命稻草。

她當真不願意和若素一道,這人一旦有了比較,也就顯出她的愚笨了。

魏茗香似乎有些難色,只是說道:「讀過三字經和女戒。」

當年名動南直隸的魏家再也沒有昔日的榮盛,魏家哪有多餘的精力給女子請西席。

這也是為何諸多世家都讓子嗣苦於耕讀的原因,但凡靠著祖上的恩蔭是無法長久的,也不可能林立與權力之巔。

非進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內閣。

沒了功名和實權,門庭衰落,分崩離析僅在幾夕之間。

「正好,香姐姐與我住一個院里,明早可一起去聽學。」若素適時的說了一句。

喬若嬌意料之內變的氣鼓鼓的,她就是這樣一個人,實在太容易對付,稍一刺激,就成了炸了毛的猴子。

喬老太太知道喬若嬌頑劣的本性,也懶得斥責她不好好聽學一事,反正女兒家也不用考功名過日子,她拍了拍若素的手道:「素姐兒說得對,茗香今後也住在我老太婆的院里,你們兩個啊,就陪著我老太婆過日子了。」

喬家女眷面面相覷。

魏老太太千里迢迢將孫女送到京城恐怕不是探親這麼簡單。

眼看魏茗香就要到及笄的年紀,敗落的侯府也難攀上高門,普通貴門也未必能入眼,魏家是為了給茗香找個能幫襯娘家的好婆家才行此舉。

褚氏向來自詡高人一等,連看著旁人的眼風都透著鄙夷,要不是看在喬老太太的面上,她才不會過來見什麼勞什子魏家小姐。

不過見面禮還是少不了的,褚氏讓丫鬟將托盤端了上來,笑的頗為熱情道:「我看魏家小姐生的白嫩,這副虎睛石銀線墜子最合適她不過了。」

褚氏非常知道在什麼樣的場合,彰顯她出自名門的氣度。

這份見面禮,一看就是好東西,單是那琥珀石就是晶瑩剔透的上品。

魏家老太太咽了咽喉嚨,忙示意魏茗香謝道:「這孩子,還不快感謝你表嬸嬸。」

茗香這才屈身去接禮:「表嬸的厚愛,茗香收下了。」

褚氏眯著眼,像是在等著看笑話,她微微一笑:「魏家小姐莫要客氣。」說話間,她又瞄了一眼陶氏。

陶氏最恨這個節骨眼,二房本就手頭緊,喬二爺的銀子連他自己的花銷都罩不住,二房的吃穿用度都是公賬上支出來的,哪有多餘的銀錢供她充闊綽。

今個出門前,她就備了一件喬若婉從文家帶來的吹花紅寶鈿,反正是死人用過的東西,她也不覺得心疼:「這是二表嬸的見面禮,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魏家姑娘要是不介意就收下吧。」

茗香同樣行禮,接了托盤交給了隨行的貼身丫鬟。

若素記性格外的好,一眼就認出了這枚吹花紅寶鈿的來歷,是她剛入文府那會,文天佑給她置辦的頭飾,她一直沒戴過。

沒想到,她死後,東西都被喬若婉拿回了喬家!

這叫什麼事!

陶氏已經窘迫到要靠著外嫁的女兒接濟了么?

思及此,若素好看的菱角唇勾了勾。

窘迫好啊,人一旦窘迫,弱點就多了,弱點一旦暴露,就很容易漏出馬腳。

褚氏沒想到陶氏還能拿出一兩件上得了檯面的東西,不由得用鼻音出了氣。

喬若雲人逢喜事精神爽,見誰都親切,她哪裡知道魏家如今的落魄,只當是為了討好喬老太太,拉著魏茗香的手,好一番熟絡。

「香妹妹先休息片刻,一會兒我領你去遊園,這個時候的海棠花開的最艷了。」

喬若嬌和喬若惜自然也圍了上去,幾個錦衣華服的小姐笑談風聲。

在一邊安靜坐著的若素就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她知道就算她也湊過去,喬家幾個姐兒也不會搭理她。

魏老太太似乎格外關心京城裡女子的習性,問了若素不少問題,像針黹女紅,琴棋書畫,女戒女訓恨不得找個書童給她備下各種細節。

褚氏越發的看不上這種妄圖尋個良婿改變家族命運之流,卻不知她自己也算是其中之一。

不過,她一心以為褚辰是真心要娶喬若雲,心情也同樣好得不得了。

褚氏離開老太太的莫雅居時,陶氏也走了出來,褚氏止了步笑道:「二弟妹手頭的頭面是在哪兒趕製的?我怎麼從未見過?」

陶氏一僵,面上卻笑道:「比不上大嫂的首飾,不值得一提。」她說完,提步就走。

褚氏落在後面,但笑不語,面色怪異。

三日後,魏老太太啟程回了淮安府,留下了一個粗使的婆子和兩個貼身丫鬟給魏茗香,至於衣裳首飾就少得可憐了。

像這種靠著萌蔽過活的侯府,到了落敗之日,也沒個能支應門庭的後生,大抵都是靠著變賣家產度日的。

夜幕降臨,西邊天際泛著淡橘色。

褚辰的暗嬌剛出宮門,就有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在四野響起,聽聲音是從東廠的方向傳來。

褚辰葳蕤的五官在黑暗裡格外深沉,他微微蹙眉,似乎沒什麼耐心。

少傾,褚紀的馬就與暗嬌並肩而行了,他面色紅潤,心情大好,湊過腦袋對著暗嬌說道:「大哥,這次四弟能謀上錦衣衛百戶一職,全靠大哥在皇上面前進諫。」

錦衣衛百戶一職是正六品的官職,褚辰上書皇上所諫言的是北鎮撫司一職,可見這朝堂之上還是有人忌憚褚家的。

褚辰始終沒有睜開眼,他摩挲著右手拇指上的黃玉扳指,聲音很低,嗓音卻無比醇厚道:「四弟既已得償所願,當要一心報效朝廷和聖上才是,至於喬家的親事,我已派人去提過親,你擇日親自去一趟吧。」

褚家的諸事都是要過褚辰的眼,侯夫人和鎮北侯幾乎不管事,褚紀笑的露出了一口的白牙,勒緊了韁繩道:「多謝大哥,四弟定不負大哥所望。」

褚紀騎著馬在悠長的街道上揚長而去,恨不得擇日就入了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