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46章 來客

第46章 來客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62

若素被王姨娘逼著喝了兩碗鴿子湯。

巧雲站在一旁伺候著,心情複雜。總覺得這隻鴿子命不該絕。

世子爺若知它是被小姐所吃,應該不會怪罪吧……

「味道如何?我這小廚房的廚娘還是當年從徽州帶來的,素姐兒若是覺得口味還不錯,就把人領你院里去伺候幾日。」

王家原是販賣藥材出生,到了王老太爺才算真正的崛起,王家嫡出唯有王家大爺和王姨娘兩人,禮節規矩並不太看重,王家宴席間恨不得歌舞昇平。

哪裡有食不言,寢不語的道理?

王姨娘收好了信封,笑道:「聽說素姐兒針黹不錯?喜歡蜀綉還是湘繡?」

若素被她問的雲里霧裡,這話題轉的也太快,她本想問問神醫的事,要是羅姨娘的瘋病能醫好,指不定能指認陶氏。

她用帕子拭了拭唇道:「談不上喜歡,倒是略懂一些,蜀綉自然是最好的。」

王姨娘對女兒家的閨閣女紅才沒什麼興趣,不過是拋磚引玉罷了。

於是她笑眯了桃花眼道:「我在京城置了兩間鋪子,做的就是刺繡的買賣,素姐兒要是喜歡,哪日-我領你去瞧瞧,看上哪件就要哪件。」

王姨娘在京城豈止這兩間鋪子,若素眨巴的大眼,因為喝了熱湯,小而翹的筆尖出了細細的汗,嬌小的人兒白裡透紅格外的好看。

王姨娘越看越歡喜,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臉,肌膚和想像的一樣滑膩。

若素一凜,面上乖巧的笑了笑,還真拿她當孩子了呢。

「這孩子,怎麼一下又不會說話了?」王姨娘見若素只會眨巴著大眼,就打趣道。

這時,若素眼風瞄了巧雲一眼,巧雲會意,當即屈身道:「姨娘有所不知,小姐她昨個兒受了驚訝,時不時就游神,幸得老太太叫人送了壓驚湯過來,今早上有些頭疼呢。」

王姨娘像是聽到了不得了的事,咋呼道:「受了驚嚇!可要緊?我說怎麼早上瞧你蔫巴的小樣兒,是不是碰到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商賈之戶大抵都十分迷信,有些人家每日開鋪都會燒香拜佛的。

若素:「……我也不知,就是昨個下午去景園撲蝶,轉了幾圈就迷了路,走到一處荒院,聽見有的女子的聲音,她……她一直在喊『不是我乾的,不是我乾的』。」

正說著,若素的手被人抓住,王姨娘這下更激進了:「可是二爺那院的後罩房裡發出的聲音?」

若素如今是白家小姐,她當然要裝作不知道喬二爺的院子在哪兒,遂十分迷糊道:「這……這我實在不清楚,姨娘可知那裡住的是何人?」

巧雲不得不佩服自家小姐的演技,她實在搞不懂小姐為何兜了這麼大一個圈子,就為撒這個謊。

王姨娘的表情變化的相當精彩,看著若素的眼睛都放著光:「素姐兒回去之後要好生養著,姨娘這裡的定驚丸可不比老祖宗的差,一會我讓人給你送份過去。」

所謂的定驚丸,若素前世也見識過,是王姨娘用南海珍珠磨成粉,又添加香料所制,珍珠粉本有定驚,養顏的功效,加上花粉,花汁的融合更是駐顏的佳品。

若素前腳剛出月門,趙媽媽就壓低了聲音道:「姨娘是不是懷疑那羅姨娘沒徹底瘋?」

王姨娘接過丫鬟遞上來的花瓣泡的水,簌了口才頗有意味的道:「瘋子說的話無人信,我治好她不就行了。重林不日就會來府上,到時候我再與他商議神醫的事,羅姨娘說瘋話的事先不要伸張,免的打草驚蛇。」

趙媽媽應下,又去庫里取了定驚珍珠丸,讓丁香苑信的過的丫鬟送去了若素的院里。

「老奴覺得表小姐也不簡單,這還是個孩子就能把大房太太氣個半死,這要是長大了,也是個狠角。」

趙媽媽把褚氏被若素氣怒的事說了一遍,王姨娘笑得聲音一層又一層的在花廳盪開:「呵呵……我王鳳的義女就是不一樣!」

王鳳是王姨娘的閨名。

趙媽媽嘴角抽了抽,暗道:八字還沒一撇呢,老祖宗多半不會答應!

……

若素回到莫雅居,喬老太太身邊的容嬤嬤早就在院里侯著了,她是老太太的陪仆,在喬家待了半輩子,是個德高萬眾的人,就連喬二爺和喬大爺都對她禮待三分。

「嬤嬤怎麼站在這裡,快進屋坐吧。」若素嗓音清脆道。

容嬤嬤得知表小姐在學堂甚是討女先生誇讚,不禁想起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喬莫寧,她滿意的笑道:「表小姐,魏家的表姑娘今日來了府上,老祖宗讓老奴領你過去認認臉。」

魏家是喬老太太的娘家,曾因與皇家的姻親被封了爵位,只是與戰功顯赫的侯門有所不同,魏家的爵位三代而終。

如今正是第三代。

「有勞嬤嬤了。」若素點點頭。

容嬤嬤心道:表小姐倒是比府上幾個姐兒懂事多了,只可惜……

若素到了老太太的東院時,喬若雲,喬若嬌,喬若惜連同褚氏和陶氏都已經在場了。

入目有幾張陌生的面孔,一個穿著萬字不斷頭的錦衣禙子的老者,滿頭銀髮的頭上還帶著鑲嵌藍寶石的眉勒。

她一眼瞧見若素就道:「這就是素姐兒了吧,大嫂子說的沒錯,當真是俏生生的女娃兒。」

若素這才猜測老者應該是喬老太太娘家的弟媳。

若素走到她跟前,屈身行了一禮。

抬頭間,只見魏老太太身邊坐著個十四五歲的少女,柳眉杏眼,五官端正,皮膚白凈,算的上中上等的容貌。

她上下打量若素一通,笑聲細語道:「素妹妹好,我叫魏茗香,你叫我香香就行。」

魏家遠在南直隸的淮安府,若素上輩子就沒聽說過魏家女眷來京做客的消息,對魏茗香也從未聽聞。

她回了一笑,道:「香香姐也好。」

喬老太太招了招手,若素無視喬家幾個小姐記恨的目光,乖巧的走到老太太跟前,與老太太坐在了一起。

「你香香姐今後要在府上常住,你可有伴啦!」喬老太太溫和的說道。

「外祖母的意思是指香香姐她也住咱們院里?那就太好了,若素還嫌一人去學堂太孤單呢!」

坐在下手開外的喬若嬌臉都綠了,這是拿她不存在了是吧!

褚氏倒是心中瞭然,白若素這是在報那日-自己無視她的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