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41章 養胎

第41章 養胎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947

第二日一早,喬魏荀和喬魏遠便啟程去了恆順胡同。

至於小竹林里發生的一切,似乎還無人知曉,喬府上下如往日一樣,繁華且靜怡。

若素吩咐霓裳和霓月在院里的甬道兩側種上了幾棵合歡樹,到了夏末就能收集到合歡花做香囊了。

彼時,文府她所居的院里也有兩棵碗口粗的合歡樹,她最喜合歡清淡的味道,只是舊景猶在,故人卻改,彼時她實在沒那個心情採花怡情。

巧雲從外院輕步走了過來,湊到若素耳邊輕語道:「小姐,如你所料,小竹林那邊已經被人處理乾淨了。」

他還真的聽自己的勸了!

這是幫了他?還是助紂為虐?

「我知道了,羅姨娘那裡如今怎麼樣了?」羅姨娘被喬二爺斷定是殘害柳姨娘的兇手。

可是若素偏不信。

柳姨娘含恨九天已經十年有餘了,倘若真有公道,也該是時候讓真相大白了。

巧雲皺了皺眉,猜不透小姐究竟要做什麼,她如實道:「羅姨娘還瘋著呢,奴婢偷偷去看她的時候,還見她拿著發霉的窩頭當寶貝吃了。」

若素拿著小鏟,蹲下身挖了泥土親自蓋在了樹根上,只忙了一會兒工夫,鼻頭就出了細汗,瑩白的肌膚如玉一般通透中帶著紅潤。

巧雲暗暗驚嘆小姐的天人之姿,心道再過幾年,也不知道誰家的公子能配得上自家小姐。

「上次見王姨娘愛吃小廚房做的桂花酥,你去包一份讓小丫頭送過去。」若素繼續忙著培土,淡淡的開口。

巧雲抿了抿唇,實在是摸不著頭腦,白家再怎麼落魄,小姐也是正經人家的嫡小姐,怎麼能和一個妾室打的熱火朝天!

她遂問道:「小姐,奴婢不明白。」巧雲眼巴巴的看著若素。

「你要是能明白小姐的想法,那小姐還能是小姐?你還能是丫鬟么?」巧燕難得的精明了一次,她嘖了嘖舌,拿著錦帕給若素拭汗。

巧雲翻了個白眼:「你倒是明白,那你給我說說看啊!」,見巧燕也眨眼表示無語,她才順從的去了小廚房。

---------

丁香苑,一雍容華貴的美婦斜靠在貴妃椅上,面色光澤。

「被人惦記的滋味還真是好!」美滋滋的用完了一整碟子的桂花酥,王姨娘摩挲著描金的小蝶,滿足的總結了一下『吃』後感。

王姨娘這些年處事過於招搖慣了,品性實在不受旁人待見,受的冷眼多了,難免也就習以為常。

若素的『示好』令的她通心舒暢,趙媽媽撩開琉璃帘子走進了內室,恭敬道:「姨娘,胡掌柜那邊有消息了。」

王姨娘揮了揮手,示意屋裡頭伺候的幾個丫鬟下去,手上厚重金黃的鐲子『乒乓』作響。

「怎麼說?」她似乎來了精神,一雙桃花眼泛著與平日不一樣的光芒。

趙媽媽壓低了嗓音道:「朝廷這次查辦的zj布政使貪墨一案,許是和二爺逃不了干係。」她點到為止。

胡掌柜在王家做了幾十年的下人,如今已經是王家遍布各縣商運樞紐的總管事,特別是運河這一塊。他更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主,打聽這點消息著實算不上難事。

王姨娘並不覺得驚訝,倒是勾著紅顏的唇笑了笑,聲線慵懶緩慢:「二爺的為人,我再了解不過了,有便宜圖,他當然不會放過,重林派人送信說卷宗已經到了大理寺,戶部侍郎也被牽連鋃鐺入獄,二爺是他的左右臂膀,皇上至今沒有怪責,無非是看在淑妃的面子。」

趙媽媽心裡瞭然,王家出了王重林這樣心思縝密,善於謀劃的後生,姨娘在喬家出頭也是指日可待。

喬二爺想填補這次漏下的大窟窿,也只能靠著王家富可敵國的財富。

「姨娘,要不這次就與二爺提出那個條件?」趙媽媽早就盼著自家小姐抬為平妻了,小姐自小在徽州錦衣玉食,雖是商賈之女,卻從未遭人白眼。

在喬家的日子實在算不得尊榮!

王姨娘圓潤的手指轉了轉無名指上鑲嵌紅寶石的金戒指,挑著桃花眼道:「不急現在還不是時候,我要讓陶萱琴將正妻的位置拱手相送,這才叫痛快!」

張媽媽不再多問,隨口說道:「大公子已經來京多日,卻遲遲不來喬府,有事也只是拆人送信過來,可是神醫的事出了岔子?」她還是最關心王姨娘的子嗣問題。

「重林做事向來有分寸,他自然有他的道理,我靜等著就是了。」王姨娘有些乏了,連連打了幾個哈欠,還是先養足精神吧,今晚喬二爺估計是要過來的。

---------

小亭軒在石橋胡同里側,是喬家已故的老太爺置辦的專供喬二爺安心耕讀所用的小院,和喬家大院只有幾扇漏花窗之隔,其間還有一條長長的甬道相連。

因喬二爺已經多年未在這裡居住而顯得格外空寂。

喬老太太指派了兩個粗使的婆子和兩個三等小丫鬟暫時照料著夏荷的起居。

夜幕四合,喬二爺下了衙門,一頂暗轎徑直去了小亭軒。

夏荷的肚子已有五六個月份,她站在廡廊下,一看見喬二爺的轎子,就迎了上去。

喬二爺下轎,看見她穿了一件寶藍色團花紋比甲,黃色挑線裙,身形除了小腹拱起之外,還是羸弱的很。五官帶著柔和的美,在他面前又是唯唯諾諾的樣兒,叫人不得不戀愛。

「二爺,你回來啦。」夏荷聲音柔和的附了上去,喬二爺雖已中年,卻因身形高大,更顯的歲月洗禮之下的俊偉。

「你穿的太少了,可不能貪涼。」喬二爺拉著夏荷的手進了屋內。

每每看著她朝著自己走來,他彷彿回到了多年前,那人也會是這樣的喚他。

小丫鬟點了燭火,又端了晚膳上來,這幾日喬二爺都會往小亭軒來,明眼的奴才都看出了這位新來的『瘦馬』一旦生下子嗣,被抬為姨娘是遲早的事。

所以伺候的也算盡心。

夏荷服侍著喬二爺入座,她則站在他身側,親手為他布菜。

喬二爺深鎖的眉宇之下,一雙幽黑的眸子里有些落寞,粗大的手摩挲著案幾的邊緣,思緒縹緲。

那人十四歲就跟了自己,也是在這座小院里,他當初忙著春闈,她會陪著他坐到深夜,替他研磨,為他捶肩。

她的存在總是無聲無息的,從來不多說一句話,也不從武逆自己的意思。

很多時候,習慣是非常可怕的東西,某一日那人不在了,他才突然發現有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消失不見了。

可笑的是,他一直不敢承認,她不過是一個妾室,死了也就死了。

只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那人有多少次出現在了他的夢裡。

「二爺?二爺在想什麼呢?可是今日的飯菜不合口味?」夏荷輕輕搖了搖喬二爺的臂膀問道。

喬二爺回過神,抬眸看著身側嬌美的女子,目光深深淺淺的落在了她拱起的小腹上,他嘆道:「這次你私自找到老太太的事,我就不與你計較了,從今往後你安心養胎,待生下孩兒,我定不會虧待於你。」

一生漂泊無依,夏荷太需要這樣的承諾了,她低下頭,含羞帶怯的應了聲:「奴家省得了,二爺放心就是,奴家今後一定安安分分在後院待著,絕不給二爺惹麻煩。」

喬二爺用過晚膳,並沒有留在小亭軒,而是去了王姨娘的丁香苑。

夏荷摸著小腹,倚在廡廊下的圓柱上,看著他遠去的背影莫名感懷。

這是她的男人,卻也是別人的

昏黃的燈火將男人的身影拖得老長,她咬了咬牙,站了良久才回了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