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39章 雪球

第39章 雪球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712

若素是在一陣濕-癢中醒來的。

她與褚辰一樣,都是五覺極為敏銳之人,只因為每晚睡前一碗湯藥的緣故,她每日都是一夜好夢。

加之喬老太太的吩咐,旁人在她醒來之前都不得靠近西廂院。不過,喬府里的貴人們也不屑於來她這個小院。

這一睜開眼,又是日晒三杠。

本還想眯一會,只可惜,王姨娘向來不是循規蹈矩的主,她屢次去找喬二爺碰壁,如今就想著把心思轉移到了孤身一人在喬府的表姑娘身上。

前一刻,嬌滴滴,糯生生的小人兒還睡的小臉粉白,精緻且可愛,王姨娘多年想要孩子未果,此刻突然想伸出手掐掐她細嫩的小臉。

她看若素已經醒來,就趕緊收回了手,有些肉-白的手腕上戴著兩隻明晃晃的鏤雕金手鐲,她一動作,就哐啷作響。

王姨娘笑著見眉不見眼的道:「素姐兒可算是醒了,我都逗你好半天了,也不見你有反應,你過一會再沒動靜,我都快以為你沒氣了呢呵呵呵」

一連串頗有一股子紅塵氣息的笑聲在內室回蕩。

巧雲和巧燕臉色極為難看。

這要是放在其他世家,一個貴妾也敢這樣說府里的表小姐?!

簡直是翻了天了!

這不是咒自家小姐早點死嗎!

方才她們就想擋著王姨娘,不讓她進來的,可這徽州首富王家的嫡女果真不是一般小女人可比的,單是力氣和勢頭就是女子中豪傑的存在。

她今日穿了一件煙霞錦緞褙子,綉鶴望蘭大紅色湘裙,頭上只戴了一隻鳳銜珠步搖,整個人看上去『金碧輝煌』。

「旺旺!旺旺!」

若素的注意力被王姨娘手裡的白色球兒給吸引了,它就是把自己吵醒的罪魁禍首吧?

巧雲連忙扶著若素坐起,用熱帕子給她擦了擦臉,小姐自幼就愛乾淨,怎能被一隻小狗給添了?

要是白大人未被貶官嶺南,她立馬就把王姨娘,連人帶狗給轟出去。

林嬤嬤給巧雲使了眼色,如今寄人屋檐之下,凡事都要看著旁人的臉色過活,王姨娘雖只是個貴妾,可好歹也得看著喬二爺的臉面。

連陶氏都拿王姨娘沒轍,又何況是她們?

擦過臉,若素對著王姨娘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懷裡圓滾滾的雪團兒,觸手毛髮柔軟溫熱,小傢伙『嗷嗷』幾聲,細小又溫順,看上去才幾個月大的奶狗。

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的,竟長的這樣可愛。

巧雲和巧燕見小姐沒太大抵觸,也就放鬆了警惕,二人備好衣物首飾和小姐近日自製的香露膏,等著給她穿戴洗漱。

「姨娘怎麼有空來我這裡?昨夜睡得太沉,招待不周的地方還望姨娘莫怪。」

前一世,若素有一日在老太太屋裡聽見喬二爺提議要將王姨娘抬為平妻,若不是喬老太太極力阻攔,哪裡還有陶氏如今的尊榮?

不過,這王家的勢力日漸壯大,聽聞在京城裡好些個商鋪背後的掌舵人都是王家,萬一王姨娘他日真能生下個孩子,升為平妻的可能性極大。

若素覺得,很有必要抱緊這隻大腿,畢竟她現在的力量太過薄弱。

且重點是,她們二人有著共同想對付的人!

王姨娘自感多年來,備受喬家幾個大小姐的『蔑視』,尤其是喬若婉和喬若惜從來不給她好臉色。

這會兒,若素待她這般『客氣』,倒是令得她更喜歡面前這個粉雕玉琢的小丫頭了。

忙拉著她軟弱無骨的小手道:「哎呀!素姐兒還跟我客氣個什麼勁呀!它叫雪球,是我讓人從城郊一家鄉紳手裡買來的,你是不是也覺的這小東西很可人?反正也不貴,才四百兩銀子,你就收下當作小玩意解解悶吧。」

四百兩!

就為一條小奶狗?

巧雲和巧燕嘴角不約而同的抽了抽,二人不太服氣的心想,她們的賣-身-價竟被這小團-白-肉甩出了幾條大街!

真是人比『狗』氣死人!

若素一愣,眨了眨大眼笑了笑:「那我就不客氣了,多謝姨娘,若素這裡也沒什麼好東西,倒是小廚房每早都會做些小點心,姨娘不介意就留下一道吃些吧。」

王姨娘在喬家是眾所周知的愛吃,而且從來不挑食。

凡是能吃的,她都是來之不拒。

加之喬二爺故意的冷漠,王姨娘更是有化悲憤為食量的衝動,當下就應下了:「素姐兒真懂事,我今早還沒用飯呢呵呵呵」

那股紅塵氣息的笑聲再次回蕩,伴著雪球『旺旺』的叫喚,在西廂院里喧囂個不停。

兩世為人的若素,習慣了安靜,這一下真是讓她有些頭疼。

好不容易把王姨娘哄走後,已經是艷陽高照,巧燕走過來接過若素手裡的雪球,不解的問:「小姐,這王姨娘又是唱哪一出啊?二夫人暗地裡與她水火不容,她這般親近小姐,不是明擺著讓小姐在二夫人面前不好過嘛!」

若素用花露漱了漱口,看著矮几上所剩無幾的糕點,冷笑了一聲:「王姨娘不和我熟絡,二舅母也不會讓我太好過。」

連喬二爺都不看重她這個嫡親外甥女,陶氏更不會理會了。

林嬤嬤和巧燕並不知道若素的真正心思,倒是巧雲心思縝密,她猜測道:「小姐可是覺得王姨娘這人能靠得住?」

若素只笑不語,手不由得摸了摸小腹,在王姨娘的『逼迫』之下,她也吃多了,她吩咐巧燕道:「外祖母這會恐怕已經禮完佛了,你去把川貝雪梨汁端來,隨我一道過去給她老人家請安。」

天漸暖,若素身子骨也越發的好,稍微走動就難免會發汗,她特意穿了件青蓮色綉雲水紋的月華裙,清淺的顏色恰好能把那股子愈發明顯的嬌媚遮掩幾分。

穿過甬道,行至小竹林時,懷裡的雪球突然變得有些焦躁,他『嗷嗷』幾聲,又開始肆意的『旺旺』叫了起來。

「小姐,這奶狗許是餓了,奴婢讓霓裳把它抱回去吧。」

巧燕話音剛落,那白色的球兒噌的一下從若素懷裡跳了下來,溫順的毛髮似乎也束了起來,像是受了驚嚇,片刻就跑的沒影了。

小傢伙『人生地不熟』,萬一被護院逮住很有可能會被處死,若素忙道:「快去看看,它跑哪兒去了?」

巧燕和巧雲追了上去,若素等了片刻沒見動靜,也跟了上去。

跑進小竹林,看見巧雲突然折返,兩手伸開擋住了若素的去路,她神色慌張道:「小小姐,您千萬別過去!」

「怎麼了?」若素眉頭一皺,在巧燕抱著雪球回來時,她看到在不遠處,手指一樣的東西,或深或淺的塵土之上似乎有淡淡的痕迹

巧燕几乎控制不住的道:「小姐,我們快走吧,這裡有死人!」她也才十五,被賣進白家之後就沒見過這般血腥,愣是被嚇的不輕。

若素一凜,腦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喬魏遠那日也是從這個地方出來的,手裡拿著帶著血的帕子,方才看見的手指一切似乎突然連貫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