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37章 鳥語

第37章 鳥語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79

若素拎著紅漆攢盒的手僵住了。

各種臆想和猜測在腦中迴旋,令得她坐立不安。

「喬家以往可有類似丫鬟失蹤的事發生?」她死後到重生又回到喬家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她不記得有人失蹤過。

那會子,喬魏遠從不去她住的院子,陶氏也從不允許姐弟二人私底下見面,每逢兩位公子回府,她不是被圈著學規矩,就是硬生生和弟弟回府的日子錯開。

記得有一年喬老太太七十歲的生辰,府裡頭上下來了不少賓客,陶氏許是怕若素暗中見了喬魏遠,悄悄在他耳邊說些什麼,就隨便編了一個守孝的名由,讓她去喬家祖廟吃了半月之久的齋飯。

印象中好像還偶遇了兩個受傷乞討的高個少年。

巧燕生性活潑,尤其喜歡打聽小道消息,她神秘兮兮的道:「這倒沒聽說,不過上個月大房的一個粗實婆子無意間摔下假山,護院找到屍首的時候已經面目全非了。」

林嬤嬤皺著眉,一臉嫌棄的瞪了巧燕一眼:「你和小姐說這些做什麼!小姐年紀稍小,哪裡聽得這些個血腥場面,還不快去小廚房看看葯膳做好了沒?!」

死過一次的人哪裡還害怕這些事,若素真正害怕的是此事萬一和喬魏遠有關該怎麼辦?

弟弟自小沒了生母,胞姐也不在身邊,喬二爺更不是一個疼惜子女的主。

嘆了口氣,若素吩咐巧雲將文火慢炖的川貝梨汁裝進了攢盒裡,喬老太太因為喬若雲落水,加之喬二爺在外養瘦馬一事,鬧得嘮嗑的老毛病也犯了。

聽莫雅居的幾個粗使的老媽子說,老太太猶是念叨著三姑娘炖的川貝梨汁。

這是若素前世最拿手的手藝。

這一世自然要為外祖母盡孝的,只是她在梨汁里悄悄動了手腳,加了一些去年風乾的桂花,這樣一來,口味就與以前不同了。

喬若素是喬若素,白若素是白若素,她不能讓任何人看出任何的端倪出來。

到了老太太住的東院,進屋的湘妃竹帘子是拉上的,門外守了兩個二等丫頭,其中一個五官長的很精緻,她看見若素立馬迎了上來恭敬笑道:「表姑娘來啦!老祖宗正和大太太有事商議,表姑娘先隨奴婢去花廳稍等片刻吧。」

若素記得她叫秦香,雖是二等丫頭,實則很受老太太看重。

秦香將若素領到花廳,又讓小丫頭端了茶點和果子上來:「表姑娘要是有什麼吩咐就喚奴婢,奴婢就在外頭候著。」

「多謝姐姐,我知道了。」

秦香已經及笄,又是北方人的體格,若素在她面前就是一個粉嘟嘟的女娃兒,再者上輩子秦香時常受老太太的囑咐,對自己格外關照,甚至在若素被抬入文家時,她還捨不得哭紅了眼。

「這可使不得!表小姐真是折煞奴婢了,奴婢哪裡敢自稱表小姐的姐姐!這要是讓老祖宗知道了定會責罰奴婢的。」秦香顯得有些受寵若驚。

若素沉默著笑了笑,示意她可以下去了。

親姐姐也抵不上一個丫鬟待她真心!

老太太屋裡的茶點都很精緻,若素閑來無事就吃了兩塊芝麻果子,這時隱約有聲音透過隔扇傳來進來。

「一個個不成器的東西!魏荀那點破事連素姐兒也知道,更何況是京城裡其他人家的姑娘!我倒要看看你今後給他找一個什麼樣的媳婦」老太太斷斷續續的咳了起來。

聲音拖得很長,像是一口氣喘不上去的痛苦。

繼而聽到她略顯疲憊的聲音又道:「雲姐兒的事不能再拖了,既然你已經說了有把握和鎮北侯府結親,那就趁早定下來。不過要注意分寸,咱們喬家再怎麼也是正經的簪纓世家,絕對不能上著杆子嫁女孩兒!那褚世子若是看不上雲姐兒褚四公子也是一表人才」

又是一陣悶著嗓音的咳嗽。

這時,又聽到褚氏似乎帶著委屈的說辭:「母親!雲姐兒對褚世子一往情深,我我也實在狠不下心讓她所託非人啊!」

砰!

瓷器摔落在地的聲音打斷了褚氏的話。

喬老太太氣結,容嬤嬤立馬幫她拍著後背,頓了片刻,她憤憤道:「究竟是為了雲姐兒還是你自己?你比誰都清楚!這褚家世子爺是誰想嫁就能嫁的么?你雖是他姑母,也決定不了他的婚事,這件事你不用再管了,雲姐兒眼看就快及笄,若是褚家的親事成不了,我看順天府府尹家的侄兒也不錯!」

褚氏一凜,眼角的紋絡都突顯了,只聞她驚愕道:「那怎麼能行!順天府府尹的那庶弟就是一界商賈之流,更何況是他那個名不見經傳的兒子!」

士農工商!

老太太並非真的想讓喬若雲嫁給商賈之子,只不過想藉此告誡褚氏,她在喬家並不能隻手遮天。

若素沒有聽牆角的習慣,她吃了幾片果子覺得口渴,又喝了一盞杏仁茶,小腹撐得飽飽的,竟有些困意。

父親替她尋來調理身子的補藥確實很有益處。

整個人如今就是吃嘛嘛香。

要不是因為這具身體原主自幼體弱,她如今恐怕就要歸入胖美人一列了。

好在這陣子光長個子,並沒怎麼長肉。

「表妹吃的很歡稍啊!」清冽的男音突現,若素心頭咯噔了一下,旋即用一種討好的眼神看著來人。

只見喬魏遠已經不知何時悄然走到了她跟前,門外的丫鬟竟也沒有通報,想必是他故意這麼做的!

少年眉宇巍峨,濃眉星目,他手裡拎著一個鳥籠子,笑的極為邪魅。

有那麼一瞬,若素以為自己中邪了。

她竟然越發的覺得這個弟弟很恐怖。

可這是她親弟弟啊!

她從杌子上站起,眼巴巴的仰視著他,極力鎮定道:「表哥也是來找外祖母的吧,大舅母正和她談事,表哥不嫌棄的話就先坐下,喝點茶如何?」

「我介意!」喬魏遠想都沒想,脫口而出,語速是不容懷疑的堅定!

他介意!

介意和自己一道吃茶點?還是介意她這個人?

若素正雲里霧裡,喬魏遠逗了逗手中拎著的七彩鳥兒,又道:「再亂叫!小心我扒光你的毛。」

他說著話的時候,目光是直視著若素的,這讓她有一種喬魏遠是對自己說話的錯覺。

若素嘴角抽了抽,許是因為上輩子是他胞姐的緣故,她此刻很想揪著他的耳朵,狠狠教訓他一頓。

然而這也是臆想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