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36章 親事

第36章 親事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621

三重暖閣修建在小山丘之上,風一起,有種居高臨下的魏然。

一隻雪白色的鴿子飛了進來,噗扇著翅膀,動作靈巧,像是經過特殊訓練過一般,它乖巧的停在了褚辰的肩上,點頭如搗蒜的啄著主人的肩膀。

褚辰修長的五指悠閑的解下了鴿子腳上的信箋,一眼瞄過,眉頭皺了皺。

褚北嚴以為是什麼天大的事,能讓喜怒不形於色的長子皺了眉,遂問道:「可是宮裡又出了什麼變故?」

褚辰掌心用力,信箋化作粉末從他的手中紛落,須臾才平淡道:「無事,朝中之事父親不必擔心。」

軍不問政這個道理誰都明白,只是歷代總有武將越矩,以至於朝堂上那位疑心太重,最後難免『杯酒釋兵權』。

而這輩子,他定會保住褚氏一門。

那鴿子嗖的飛了出去,自己鑽進了掛於屋檐之下的鳥籠里。

褚北嚴親手倒了一盞茶,粗略的品了品,想起了一件事,就隨口說道:「你姑母昨個兒回府上省親,她特意提到了你和雲姐兒的親事,我看你也不小了,不如找個日子就把事情定下來如何?你母親那裡應該也沒有意見。你姑母自小就把你當女婿看待,兩家又是姻親,你要是能娶了雲姐兒,就是親上加親了。」

還真是迫不及待!

褚辰彈了彈衣袍上並不存在的灰塵,眉宇極為平淡道:「兒子的婚事,兒子自有主張,就不勞父親費心了!」他抬眼看著院落中那株西府海棠,神情詭異的悠哉,又道:「前日雲表妹落水是四弟所救,我看姑母定是誤會那人是我,才出此主意,再者四弟一直愛慕雲表妹,父親還是不要棒打鴛鴦的好。」

聞此言,褚北嚴一愣。

他出生武將世家,凡事不夠細膩,卻對男女之事猶為保守,一生也只娶過侯夫人一人。

原本還以為長子和外甥女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下看來需要重新思量一下。

「真有此事!?我這個二妹真是糊塗,紀兒既然和雲姐兒有肌膚之親,那定是要早日成婚才妥當,不然讓旁人知曉了,還以為我褚家的子嗣不夠擔當!」褚北嚴粗大的手掌拍著膝蓋,頗為恍然大悟。

褚辰勾唇一笑:「父親說的極是,以兒子看,這婚事拖不得,我已著手讓人修葺院落,四弟的婚事不能太草率,該給喬家的尊榮一樣也少不得,不如讓邱夫人做媒可好?」

邱夫人是已故廉清王的妻室,是先帝御賜的一品誥命夫人,其胞妹更是當今皇上的生母,身份可想而知的尊貴。

褚北嚴再次一愣。

長子的辦事效率也未免太快了些,他這才知道四子對雲姐兒的心思,長子都已經開始操持婚事了!

他看著兒子的目光又多了一層『崇拜』,十分的滿意道:「好!好!如此甚好!只是你貴為嫡長子,婚事卻落在你四弟後面,這難免太委屈你了。」

褚辰挽袖替父親添了茶水,深不見底的眸中竟難掩喜色道:「四弟早日成親,我也早日安心!」

重活一世,泯恩仇是少不了的,可褚紀畢竟是至親,上輩子雖害過他,最後卻也為了救他而差點喪命。

這一世自己幫他得到他最想要的東西,他總該安分了吧!

如此一來也省得他親手決絕了這個四弟。

茶香清幽,騰起的薄薄水霧很快就籠上了褚辰俊美的側顏。都督大人已經離開半柱香的時間,他依舊在闔眸假寐。

王璞知道這是世子爺謀劃時的一貫神色,他佇立在一側,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直過了良久,褚辰才睜開眼,他目光深幽,看著隔扇外的遠景,低低道:「我百般想護著的人,竟讓人如此怠慢!」

把她一人放在喬家終究不是長久之事。

王璞這才明白過來,方才世子爺所看的信箋應該是從喬家寄出的。世子爺命巧雲將白小姐在喬家的一舉一動,事無巨細盡數稟報。

可這這未免也太細緻了些,她一個喪母的落魄人家的小姐,在喬家那樣一個百年世家的後院,哪能不受欺負?

後院的女子都是不可小覷的!

褚辰吩咐道:「白大人近況如何?」哪怕能讓他早一年回京也是好的。

外人都以為白啟山是被皇上貶官嶺南,唯他重活一世,才知道其中的緣由。

白啟山與他一樣,都是欽點的狀元,皆是皇上極為看重的人,若說是心腹也不為過為。

王璞將線人收集的消息一一稟報:「回世子爺,白大人已安全抵達嶺南,屬下已經暗中命人協助大人與當地一個叫白虎的地頭蛇結成聯盟,白虎是土生土長的嶺南人,叛軍被朝廷驅逐至嶺南那年,殺了不少當地百姓,白虎雖不是善類,卻也知鄉親之血不可白流,只要和白虎合作,白大人決絕叛軍一事便能事半功倍。」

褚辰眯了眯眼,帶著薄繭的指腹摩挲著杯-身的竹葉紋絡,唇角突然揚起:「嗯,我知道了。四弟的婚事就定在年底吧,母親吃了一個月的齋飯,如今也該回府了。」

王璞當即領悟了主子的意思,抱拳躬身道:「屬下這就安排人手去寺廟接夫人回來。」

這幾日,氣溫回暖,巧燕讓霓裳和霓月二人將厚厚的夾棉布簾換成了湘妃竹的帘子。

若素專註的看著矮几上的幾隻描金的小碟發獃,點心早就做好了,是送還是不送呢?

這些都是弟弟幼時愛吃的口味,雲子麻葉面果糕,蜜餞摻著玉米面做成的煎餅,還有一碟甘露餅,只是不知道他如今有沒有改了胃口?

早上去東院陪著外祖母禮佛時,從她老人家口中得知,喬魏遠後日就要去恆順胡同的林家族學了,這一別又得是一個月。

他在府上時,本就沒什麼機會接觸。

若素正思忖著,巧雲快步走了進來,神情有些驚愕:「小姐,奴婢剛才聽回事處的掌事說,府上這兩日失蹤了兩個丫頭,聽說還是二太太賞給三少爺的通房,說不見就不見了,連個影子都找不著。」

有關三少爺,若素突然坐直了身子,甚至連耳朵都快豎起來了,她問:「二舅母給遠表哥送了丫頭?什麼叫失蹤了?人找不到了么?」

她覺得有些不安,到底是哪裡不安,她也說不清楚。

昨日在小竹林看見他帶血的衣袍和刺目的被鮮血染紅的帕子

巧雲看出了自家小姐過於激動的反應,但想到小姐從小到大都是驚天動地的性子,也就沒當回事。

只不過小姐近日已經變得很乖巧了,怎滴一遇到喬家三公子的事,又返回原形了?

「那兩個丫頭已經一天一夜沒回院里了,而且衣裳包裹都還在府上,如果真的失蹤,那也只能是在喬家失蹤的!」巧雲補充道:「小姐,我看喬家也不太平,天黑之後,您可不能外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