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34章 血帕

第34章 血帕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643

喬魏遠看出了面前女孩兒的驚慌失措,卻又故作鎮定的樣子。

因為驚恐,她瑩白的小臉愈顯蒼白,風吹過,稍顯單薄,也含有一絲悲涼。

他俊美的側臉微微抽動,唇角似有若無的笑了笑。

似乎旁人的恐懼總能激起他無邊的興奮。

他從懷中抽出帕子來回擦拭著手心,若素看著那條白色的錦帕被染成了刺目的紅,才驚呼道:「你--你受傷了?」

關心則亂,連『表哥』都沒叫出口。

喬魏遠背著陽光,小徑兩側墨竹隨風而動,有光影打在他的身上,那股子陰冷的笑意愈演愈烈。

他笑的時候太過邪魅,看人的表情像是在看一隻等待宰割的畜生。

巧雲下意識的往前面挪了挪,試圖站在自家小姐身前。

這時,喬魏遠漫不經心的說道:「我有句話想奉勸表妹,這個地方清冷的很,平日里沒其他的事,不要亂走動,否則----遇了危險也不會有人知道。」

他的聲音輕飄飄的,像來自極寒之地的風聲,掃進了若素的心裡,有種莫名的凄涼和恐懼。

她看著喬魏遠風輕雲淡的表情,猜測應該不是他的血漬,她記得他小時候最怕疼了,摔上一跤也要哄半天才能止哭。

「小姐,我們快回去吧。」巧雲猶記得褚世子的吩咐,更忌憚喬家這個陰晴不定的三少爺,她小聲的說道。

未及若素答覆,喬魏遠長袍輕動,身形縹緲的從她身側走過,血腥味和陰寒之氣撲鼻而來,只聞他淡淡的帶著鄙夷的輕笑了一聲:「哼---還真是個衷心的奴才!」

若素突然想伸手去抓住他,她想問個清楚:「你到底是怎麼了?」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她有什麼資格管束他呢?

喬魏遠清瘦的身軀如俊松般挺拔,手中的血帕在光影重疊下是那般觸目驚心。

看著他遠去消失的背影良久,若素才開始折返。

上輩子在喬家,她只聽聞三公子性情孤僻,不喜與人來往,可也不至於像如今這樣詭異莫測。

她不知道這些年陶氏到底是怎麼養大遠哥兒的。

怎麼好端端一個孩子養成了今日這種境地?

思及此,若素突然下了一個決心,她一定要找出陶氏禍害柳姨娘的證據,讓她在喬家再無立足之地,如此一來,她就沒有資格管束遠哥兒了。

只要沒了陶氏,再想辦法糾正遠哥兒的習性,想必還是來得及的。

喬魏遠走出小竹林,福林備著濕巾在一旁候著,見主子出來,他說道:「公子,屬下方才看見表姑娘進去了,她---可看見了?」

福林對自家主子的習性也才剛剛適應不久,好在幼時見慣了此等血腥之事,依舊衷心待主。

可那白家小姐怎麼說也是喬老太太的外孫女,萬一傷了哪裡,事情一旦鬧大,對主子百害而無一利。

喬魏遠接過濕巾再度擦過手,又將血帕隨手丟進了早就枯敗的荷花池裡,血色瞬間暈染,旋即在清水中漸漸化開,很快消失不見,他表情淡淡:「算她運氣好,這次命不該絕。」

福林鬆了口氣,但旋即又覺得頭皮發麻。

主子這意思是說,要是表姑娘真的看到什麼,他會殺了她?!

「公子,二爺已經將那女子安置在了西苑裡,您看還要不要去老太太那裡提提意見?」福林對後院之事實在沒什麼把握,只不過主子的吩咐他不得不從。

喬魏遠很快就要十五了,身高卻比出生武將的福林還要高出半個頭,天生俊美的五官也越發的深邃,尤其是如刀斧雕刻而成的鼻樑,英挺巍峨。

就連禮部尚書王大人初次見過他之後,也讚不絕口:「當真是後生可畏啊。」

要不是孫女王玲月心悅褚辰,他早就讓人操辦兩家的聯姻了。

「此事不必再理會,自然有人已經急不可耐的開始謀划了,我又何必多此一舉。」喬魏遠冷笑。

福林低頭思忖,暗地裡極為佩服主子的城府。彷彿他面前的不是一個十四歲的孩子,而是久經殺戮的謀士。

-------

若素剛回到小院,喬若惜就帶著兩個丫鬟在花廳等著了。

她上輩子就是個無事不登三寶殿,從不會做無意義的事,對待一切又都是聽從陶氏的話。

「惜表姐找我有事?」若素上前,溫和的笑著。

方才喬魏遠的陰霾還在她腦中揮之不去,她倒是期待著陶氏來找麻煩,如此,她也知道該從哪裡下手。

喬若惜見了她嬌嬌弱弱的樣子,又相信了陶氏的話:「素姐兒也不是個善茬。」

她在心裡冷笑:「善者?善者通常都沒有好下場!」

「表妹還不知道吧?雲姐姐今日受了驚嚇,母親讓我帶著補品去大房看望她,我就想著順道帶上你一道去了。」喬若惜似乎是在試探。

她從來就沒有自己的主見,但凡有點心機也是陶氏在背後指使。

若素做驚訝狀道:「我從普陀山回來就聽聞了一些,原來是真的!惜姐姐稍等,待我從庫中取些東西就隨你去。」

喬若惜細細觀察著這個嬌生生的女孩兒,分明是花一樣的人兒,哪裡像母親說的那般可憎?

林嬤嬤拿著鑰匙去自家小姐的私庫里取了一對野山人蔘出來。

早年白若素體弱,這些都是白啟山命人在外尋的鮮少玩意兒。

巧燕見了難免心疼,小聲嘀咕道:「小姐也太大方了,她自己都不怎麼吃呢?怎滴就這麼便宜喬家小姐了?」

林嬤嬤皺了皺眉,瞪了她一眼:「小姐這樣吩咐自然有她的主意,你這丫頭休要再亂嚼舌根子。今日花神廟一事保不成會連累到小姐,大人又不在京上,真要有什麼事,小姐她該怎麼辦?老祖宗再怎麼憐惜小姐,也不會不顧她的親孫女。」

被訓斥一番,巧燕不禁咋舌,她總算明白這其中的厲害。

若素和喬若惜來到大房的祥和居時,發現婆子丫鬟臉上皆是或青或紅的掌印。

褚氏真不愧是出自武將之家,凡事都是簡單粗暴,直接有效。

相信如此一來,府中上下就無人敢再提及喬若雲落水一事了。

恐怕褚紀這會子又要失望了。

二人進了裡屋,喬若雲已經清醒了,只不過整個人都不怎麼精神,被厚厚的被褥裹著,臉色煞白,眼眶紅腫,明顯有哭過的痕迹。

也不知道是受了風寒,還是受了驚嚇,又或者是傷了心了。

心儀的表哥見死不救也就算了,還讓他四弟來救。

這是有多摒棄她呀。

「給惜姐兒端個錦杌。」褚氏吩咐丫鬟道。

屋裡頭的丫鬟愣了愣才照做,大夫人只是說給二小姐看座,故而她僅搬了一個杌子過來。

若素心中瞭然,褚氏是在故意給她難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