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28章 掌摑

第28章 掌摑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346

這是褚辰肖想了兩輩子的味道。

若素的鎮定超出了他的想像,讓他越發的想去靠近她,了解她,熟絡她。

褚辰漫不經心的把玩著腰間的玉佩,說道:「那要看是誰的命了!」

若素透亮的眸子一凜,那玉佩?不是和自己身上的那塊一模一樣的么!

從巧雲嘴裡得知,自己手裡的那塊也是褚辰之物?

就在這時,褚辰對遠處喝了一聲:「躲了這麼久了,還不快出來!」

他話音剛落,一個墨藍色的身影快速跑了過來,褚紀似乎驚魂未定,他看著褚辰,咬了咬牙,一下就跳進了水裡。

若素看著水潭對面邪魅一笑的褚辰,再看看潭水中的景象,突然明白了什麼。

喬若雲這次是真的載在褚辰手裡了。

喬府恐怕很快就要操辦婚事了吧。

可隨意一想,褚紀也是鎮北侯左軍都督大人的嫡子,雖無功名傍身,今後靠著祖上的萌蔽,討個閑職也非難事。

喬若雲嫁給褚紀也談不上太大的委屈。

只不過褚氏策劃的一手好牌怕是不能實現了。

要知道褚家唯一能繼承爵位的人非褚辰莫屬!

褚紀怎麼能比得上褚辰呢!

若素前一世見過心狠的角色,對褚辰的見死不救也是見怪不怪,更何況她並不認為這件事是個偶然,褚紀的今日的出現也絕非意外。

倏然之間,她打了一個寒顫,春風佛面,卻讓她倍感驚悚。

少傾,褚紀就抱著渾身**的喬若雲上了岸,兩人看上去都凍的不輕。

這件事像長了翅膀一樣,以最快的消息傳到了廟裡的褚氏耳里。

「你---你說什麼!?」褚氏正跪在綉金攢枝的蒲團上,手中還握著點燃的檀香。

喬老太太是見慣了事面的人,當即察覺到了事態的嚴峻,遂問褚氏身側的老嬤嬤道:「出什麼事了?這樣大驚小怪?」

那老嬤嬤也是一臉驚愕,方才也顧不得多想,當即就將事情說給了褚氏聽。

喬老太太這樣一問,喬若雲落水一事,也是紙包不住火了,於是顫顫巍巍的回道:「老祖宗,不好了,四小姐她---她落水了!被---被褚四公子給救了!」

褚氏被『褚四公子』幾個字再一次驚的一時失語!

怎麼會是老四?而不是世子爺!

並非褚氏偏袒大侄兒,而小看了四公子,只是褚紀渾身上下實在找不出一絲優點來。

喬若雲生的貌美,又精通才藝,她本是大房的希望,嫁入侯府也是指日可待。

如今出了這麼一茬子的事,褚氏只覺被涼水從頭到腳澆了個遍。

陶氏一向被大房打壓的厲害,這會子心裡別提多舒暢,喬若雲今後嫁給褚紀,身份自然和如今身為文府世子夫人的喬若婉沒法比的。

她皮笑肉不笑的寬慰道:「大嫂,事到如今,你可要看開點,幸得雲姐兒這會沒什麼大礙。」

褚氏恨不得把陶氏給生吞活剝了,礙於喬老太太在場,她也不好發作,只得吩咐陪嫁的嬤嬤道:「雲姐兒現在在哪兒?領我去看看!」

王姨娘最愛看熱鬧,她拉著喬老太太想跟著去了寺廟的客房處,卻被老太太一口喝住:「夠了!你嫌事情不夠多麼!回去給我好好反省一月!」

王姨娘那個冤枉吶!她不過是想湊個熱鬧而已。

一旁的陶氏卻是思緒千轉。

老太太這個態度明明是有心護著大房的意思。她老人家不去管喬若雲的事,是打算讓褚氏全權處理了,然而以褚氏的為人,又豈會輕易讓喬若雲嫁給褚紀?

雖說喬家本為一體,一榮俱榮,一損皆損。

可這些年褚氏對二房的打壓,令得陶氏實在看不慣大房的做派,就連當初喬若婉成親的嫁妝,大房也想著法子苛刻。

思及此,陶氏試探的說道:「老祖宗,雲姐兒這事恐怕讓不少人都瞧見了,她眼看下月就要及笄,您看要不要和鎮北侯府商量商量-----」她點到為止,不再多說。

喬老太太闔眸靜思,半晌才道:「老大媳婦一門心思想讓雲姐兒成為世子夫人,這會讓她同意褚四公子,恐怕她是不願的。」

-------

褚氏在路上詢問起了事情的起因經過,老嬤嬤如實道:「回夫人,老奴也不太清楚,是四小姐貼身的丫鬟來稟報的,說是小姐好端端的就突然落水了,褚世子見死不救,直過了好一會四公子才出現跳進了水水潭裡,那丫頭隔得遠也沒看清楚大概。」

老嬤嬤話到此處,一雙布滿褶子的老眼盯著地面的碎石又道:「不過,素姐兒也在場。」

褚氏聞言,腳步一頓,憤憤道:「又是她!怎麼哪兒都有她!」頓了片刻,她提步繼續走,嘴裡吩咐了一句:「四小姐身邊的那丫鬟不能再留了,打一頓發賣了吧!」

此事興許還有迴轉的餘地,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至於白若素,不過是個寄居喬府的表小姐,奈她也翻不起什麼大浪!到時候隨便給她指戶人家嫁了就是了!

褚氏趕到客房時,喬若雲已經被安頓在臨窗的大炕上,整個人被一條棉被裹得嚴嚴實實,只露出蒼白的小臉在外面。

她還昏迷著。

褚紀凍的唇角發白,一見到褚氏,就顫抖道:「姑母!」

下一刻,臉頰火辣的觸感襲來,褚紀料到這一出,卻沒想到會來的如此激烈,他極力控制住情緒,跪下道:「姑母,我從小就喜歡雲表妹,這次---這次也是情急之下才救了她,還望姑母成全,將表妹許配給我。」

褚氏氣的有些語調不穩,一是氣喬若雲如此大意,二是氣褚辰見死不救,卻讓褚紀鑽了空子:「我寧願她淹死!」她冷聲道!

褚紀聞言,愕然抬頭,心中難免失落,可他也非輕易放棄之人,繼而又道:「姑母,我方才抱過表妹的身-子,她必須嫁我!」他同樣目光陰冷的看著褚氏。

所有人都看重大哥,而輕視他。

父親如此,母親如此,表妹如此,姑母也是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