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27章 落水

第27章 落水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931

褚辰長著一雙鷹眸,目光所及,是橫掃天下的冷然。

可這個時候,再看他的眼睛時,竟平添了些許暖意。

喬魏荀雖是紈絝子弟,可看人的本事也不差,他坐在馬背上悠閑的若有所思起來

喬若雲的馬車就在若素所乘馬車的前面,馬車外的動靜,她聽得一清二楚。

不由得一陣憋屈,她聽褚氏提過,褚辰幼承庭訓,為人處事從不會留下任何瑕疵。

可他這會兒對白若素又是怎麼回事?

喬若雲從小就堅定了自己會嫁給褚辰的念頭,以至於在她的內心深處,已經自詡是世子夫人了。

信箋一事莫名其妙的就告一段落,她連找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她要是一口咬定褚辰曾寫過情信給她,又有誰會信?畢竟本來鐵證如山的事實都那麼被人給搶了。

喬若雲自小就關注褚辰的一切,自然識得他的筆跡,還有他的表字!

可那日褚辰竟然沒有要承認的意思!

喬若雲越想越鬱結,染著鳳仙花汁的指甲緊緊的掐著帕子,她咬了咬唇撩開帘子,看著她心儀已久的男子說道:「表哥,你今日也是要去花神廟么?你往年可都不曾去過的。」

清脆的嗓音因為故意壓制,變得格外的甜膩。

向來喜好女色的喬魏荀聽了妹妹這個聲音,斜飛入鬢的濃眉抖了幾下,配合著她說道:「四妹對錶哥還真是夠了解。」

在旁人眼裡,褚辰和喬若雲堪稱天造地設,那麼女方對世子爺很了解也是理所當然。

喬魏荀這話明顯是說給馬車裡的若素聽的。

若素不想考究這些人的心思,倒是喬若雲的插話,令得她陡然輕鬆了不少。

如此一來,她就可以安安靜靜的獨處了。

誰料,下一刻,褚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輕吐了句:「往年的今日都是與白大人對弈,今年他不在京城,我只好『另闢蹊徑』自己找樂子了。」

若素不禁駭然,父親和褚辰之間的交情真的到了這種地步?

她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難怪褚辰百般接近她,為的就是這具身子的原主吧!

喬若雲的如意算盤落空,氣的臉色發青,今日一早精心打扮的妝容也似乎顯得沒有那麼嬌美了。

車隊陷入了一陣沉默,唯有車輪和青石地面摩擦而出的聲響。

春日裡的風總是來得快,去的也快。

又是一陣風拂過,明明是那麼厚實的車帘子,卻總是無聲無息的被撩開,褚辰英姿颯爽的身影又不經意的撞進若素的眼裡,撩的她心跳都變得不規律了。

她畢竟不是真的十二歲,且來自這具身體原主的意識似乎也在暗中某處操控著她此刻的心緒。

「呵呵」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好像聽到褚辰在笑。

可是透過帘子的縫隙往外一瞄,看到的卻是褚辰冷峻的側臉和葳蕤挺拔的身姿。

她甚至懷疑褚辰是有意為之。

當然這也只是懷疑,她可不信天底下有人存著這種本事。

約莫大半個時辰之後,車隊緩緩停在了山腳下的驛館外,巧燕撩開帘子扶著若素下了馬車。

喬老太太,褚氏,陶氏也相續聚在了一塊。大房的妾室從未拋頭露面的出現在這種日子裡,倒是王姨娘以她獨有的浮誇,赫然醒目的出現在眾人視野當中。

陶氏眼睛都快被王姨娘的首飾閃瞎了,她嘀咕了一句:「不愧是商賈之女,一身的銅臭味!」

喬老太太明白喬二爺的心思,王家與他而言就是一個金庫,老太太勸過兒子多次,要是被言官參上一本,寵妾滅妻的罪名也能斷了他在戶部的仕途。

可惜喬二爺性子激烈,但凡是自己認定的事情,旁人是很難改變的。

連當年柳姨娘的死,他斷定是羅姨娘下的毒手,當場就把人給打瘋了。

羅姨娘是喬二爺的第三任妾室,如今正關在喬家後院的後罩房裡。

喬老太太冷瞥了陶氏一眼:「行了,有事回去再說,都是喬家的人,丟臉也是丟的喬家的臉,你一個正經主母連這點忍耐心都沒有么?」

陶氏因為家族勢力減弱,在喬家越發的忍氣吞聲,遂應道:「母親,兒媳知道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去了半山腰,古剎外有一株千年的常青樹,樹蔭匝地,葉茂枝壯。

巧雲將事先備好的無色彩紙遞到了若素麵前:「小姐,奴婢聽聞這『賞紅』還可許願,您不妨試試,看看來年能不能實現?」

若素接過彩紙,目光在人來人往的人群中搜索到了喬魏遠的身影。

她想了想,不再猶豫的將五色彩紙貼在了兩人粗的枝幹上。

「表哥,你幫我一下吧,我夠不著。」喬若雲清甜的嗓音在褚辰身側響起:「我想貼高一些,這樣就更靈驗了。」

若素聞聲,趕緊不動聲色的遠離了兩人。

她輕步至一處天然的水潭處,極目所望是千萬丈的綠景,山腰下有幾處散戶,裊裊的白色炊煙肆意,在半空中漸漸消散。

花似乎在一夜之間盡數開了。

「表哥,你怎麼沒有準備五色彩紙?我這還有幾張,你要麼?」喬若雲的聲音再次響起。

若素不禁覺得頭疼,光聽這話,這兩人應該都向自己靠近了。

褚辰步履生風,長袍隨風而動,在這世外之地,儼然一個謫仙一般的人物。

喬若雲緊跟其後,她給身後的丫鬟使了眼色,讓其避開。

若素見狀,想都懶得想,立刻領著巧雲和巧燕躲在了巨石之後。

喬若雲這是要會心上人了,她可不願礙了兩人的好事。

褚辰被纏的有些煩不勝煩,要是換做旁人就直接暗地裡處置了算了,可惜喬若雲是他的姑母之女,他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只不過方才那抹倩影消失的夠快,他差點就真的以為她走開了。

褚辰看了一眼掛在岩壁之外的粉色衣角,薄涼的唇角勾了勾。

喬若雲見周邊無人,知道今日是自己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她躊躇了片刻。

當看著褚辰俊美的令人忘了呼吸的側顏時,少女心一動,鼓足了勇氣伸手想去抓取褚辰的手臂。

褚辰本是習武之人,五覺更是異於常人,只是微微一閃,便躲開了喬若雲的碰觸。

可正是這短短一瞬,喬若雲身形不穩,身子往前一傾,眨眼間就『噗通』落入水潭之中。

春水乍涼,湖底是冰澈蝕骨的嚴寒。喬若雲還沒折騰幾下,眼看就往下沉去。

若素聽到了動靜,覺得不太對勁,露出小臉看了一眼,這一看當真是把她給嚇到了。

她驚愕的同時,水潭對面而立的褚辰正不明其意的看著她。

「救救命救命啊!」喬若雲的聲音破散開來,聽起來凄慘至極。

若素眨了眨眼,知道躲也躲不了了,她十分鎮定的從巨石後面走出,與褚辰對視道:「世子爺不打算救人?」

褚辰目光突然變得溫和:「我為何要救她?」

男女授受不親,更別提在水中了,褚辰若是救了她,那必定是要娶她了。

若素不可置信的看著褚辰:「人命自然更重要!」

不遠處女孩兒清麗若素的容顏越發的清晰,不得不承認,她的一舉一動愈發的令得他好奇!

細細一算,前世今生加起來,他也有數十載沒見過她了。

最後一次還是將她送上花轎的時候,那日,她蓋著綃金的紅蓋頭,他看不見她的臉,卻能聞到她身上的楚楚女兒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