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26章 又遇

第26章 又遇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36

二月十五,花朝節。

當朝民俗大抵都是結伴去城郊遊覽賞花,故而又稱之為「踏青」,姑娘們剪五色彩紙粘在花枝上,稱為「賞紅」。

之後還要到花神廟去燒香,以祈求花神降福,保佑花木茂盛。

喬大爺和喬二爺今日沐休,喬家從祖輩傳下來的規矩,每逢花朝節,家中老少皆要去普陀山踏青。

普陀山位於京城西面,高聳入雲,半山腰上,千年古剎巍峨而立,此處正是京城名門世家常去的花神廟。

若素走出垂花門時,影壁已經停了好幾輛馬車,晨曦照在麒麟捧月的石雕上,肅重而宏偉,這是一派簪纓貴胄之家的象徵。

而她一個寄人籬下的表姑娘,事事都不能出岔子,比方說今早她就提前到了影壁,也好免於旁人詬病。

「表妹來的正是時候,我這裡備了酥油茶煮的烏雞蛋,你要不要嘗一嘗?」

說話的人真是喬魏荀,若素側過身朝著他行了一禮,上輩子這位二哥待自己不冷不熱,算不上惡,也談不上好。

若素莞爾一笑:「多謝表哥,我不餓。」她徑直往自己的馬車所在地走去,巧燕已經守在一匹黑色鬃毛的馬兒旁,想必那就是自己的馬車了。

對於『惡名』遠揚的喬魏荀,若素儘可能的離他遠些。

喬魏荀似乎很遺憾的嘆了句,繼而一躍上馬,不過差點沒坐穩,好在身後小廝及時扶住,保住了他即將墜落在地的臀-部。

若素上了馬車,撂下帘子,忍不住捂唇笑了起來。

喬家二公子還是一如既往的扶不上牆!

過了一會,才聽見喬家幾個小姐的嗓音,喬老太太,大房和二房的女眷也相應上了馬車。

少傾,馬車緩緩動了起來,樺木鑲著鐵圈的車輪在巨石甬道上咯吱作響,有風微微吹起車廂上的帘子,若素看清了喬府外的景象。

高門宏宇,大街小巷,都是似曾相識的繁花似錦。

女兒家一輩子,都是圈在那頭頂的四方天里,從娘家到婆家,都逃不了這無形的枷鎖和高聳的牢籠。

若素在想,她這一世難道還無法逃脫這三綱五常的囚禁么?

嫁進高門,掙得富貴萬千又怎樣?

一生最美不過守一世泰然,賞四季花開。

思及此,她突然下定了某個主意。

以她如今的身份,想嫁個好人家是不太可能了,若是為妾,那還不如一生不嫁,一個人活得逍遙自在才是正理。

況且,那人已經不在了-----

透過厚厚的絨布帘子,能聽見外面的熙熙攘攘的人群聲。

當朝民風不算開化,平日里姑娘家是不敢這般出行的。而今日不同,姑娘家本就喜好花兒,草兒,花朝節是一年一度最受追捧的日子。

若素掀開帘子的一角,目光在喬家車隊里搜羅了一番,直到看見一匹高頭大馬之上的喬魏遠。

少年穿著白色長袍,墨發僅用一根玉簪子固定,腰間的玉墜兒隨著馬蹄的顛簸搖搖綴綴。

有膽大的姑娘家朝著他打量,滿眼的愛慕。

此時此刻,若素竟有種與有榮焉之感,她的弟弟長大了,還生的如此出眾,若是今後再中個舉人,進士,勢必能徹底改變庶出的命運。

不用像她前世一樣,無法決定自己的一生。

這時,本就人群攢動的街道又迎來一陣騷動,若素聞聲望去,一匹白色千里馬正啼鳴賓士而來。

她一眼就認出了騎在馬上的人,男子穿著月白色銀絲暗紋團花長袍,黑髮披肩,葳蕤的五官因為年紀的沉澱顯得格外的立挺深刻。

褚辰明明離車隊還有一段距離,可若素清晰的感覺到了他的目光,當即十分沒出息的又縮進了馬車。

不知為何,她一見到褚辰,整個人都是不受控制的,帶著顫慄的恐懼感。

喬魏荀拉了韁繩調轉了馬頭等著褚辰,少傾他就看見褚辰到了他跟前:「辰表哥,多日未見,你的騎術又長進了啊。」

陽光照進了褚辰的眼裡,眸底的目光帶著金色的光芒,叫人看不清他的思緒。

喬魏荀這輩子自認是比不上褚辰和他大哥喬魏孟了,於是乾脆放低身份,拍響了馬屁,今後也少不了他的好處,未及褚辰開口,他又道:「我說辰表哥,你這匹馬是從哪來的?一看就是好貨-色。」

褚辰拉直韁繩,磁性的嗓音輕輕『吁----』了一聲,白馬兒就停了下來,兩人並排而行,喬魏遠在兩人前面,一直未曾回頭,好似一切皆與他無關。

若素在馬車內可以將二人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褚辰的嗓音十分的好聽,彷彿再普通不過的名字從他嘴裡說出也像沾了蜜一樣。

他連瞟都沒瞟喬魏荀一眼,側過臉對著雲錦紋絡的馬車帘子說道:「素素既然已經看到我了,怎麼還躲著不見?還因我上次沒有告之白大人的行程而生氣?」

若素被他叫的頭皮發麻。

這又是哪兒跟哪兒?

她的確是問過褚辰關於父親的情況,那日因為喬若雲在場的緣故,她也不便追問到底。

可今日褚辰當眾問及自己是否動怒又是存的什麼心意?

前一世,若素只是在喬府隔著遠遠距離看過褚辰幾眼,對他實在談不上熟知,更不知他的秉性。

她微不可聞的清了清嗓子,說道:「世子爺多慮了,父親想必還在上任的路上,世子爺上回才遞信箋與我談及了父親的安穩,我又豈會真的惱怒了世子爺。」

褚辰眸光清冷,卻在一瞬間淬了一層溫和的薄光。

這其間的事情,兩人都是心知肚明,小姑娘竟然還理所當然的拿信箋出來說事了。

「那就好,白大人與我私交甚篤,素素若是知道什麼,可儘管來找我。」褚辰語調不疾不徐,明明是嚴肅至極的表情,可說出這句話時,怎麼聽怎麼覺得別有味道。

若素是個極為聰明的人,她的聰慧程度甚至不亞於褚辰。

只是前世善於藏拙,她將自己硬生生活成了毫無用處的世家庶女。

這一世不妨來個扮豬吃虎。

她依舊隔著帘子回道:「勞煩世子爺掛心了,我與父親有書信來往,只不過近日父親諸事未定,才沒有及時與我聯絡。」言下之意,今後還是不用世子爺操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