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25章 畫卷

第25章 畫卷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56

白若素!

燭火燒到了底部,光線忽的暗了下來,喬魏遠背光而立,墨跡還未乾的畫卷上,清麗的女孩兒莞爾一笑,似有風拂起她的鬢髮,絲絲縷縷的貼著瑩白的臉頰,溫婉動人。

喬魏遠眸底的陰霾隱約可見,在寂寥的夜裡顯得格外猙獰恐怖,這是一種視萬物如螻蟻的藐視。

她也叫『若素』?她也配!

白凈修長的手輕輕捲起畫冊,在抬眸一瞬,長袖一揮,將其丟盡了火盆里,喬魏遠親自吹了火摺子,再一次重複著一件事。

燒了它。

須臾間,火焰騰起,畫中的女孩兒隨著煙火消失殆盡。

喬魏遠看著火盆恢復死寂,長嘆了一口氣,喚進了福林,吩咐道:「我讓你查的事情,查清楚了么?」

福林全當是主子心系胞姐,遂回稟道:「公子,奴才還未查清,文家將這件事封鎖的很緊,不過喬姨娘哦不,公子您的三姐臨走之前的一個月,身子突然每況愈下,聽文府下人說確實是死於血崩。」

臨走之前的一個月!

喬魏遠負手而立,掌心在背後握成了拳,一股子危險陰冷的氣息從他漆黑的眸底溢出。

半晌,才響起他冷漠的嗓音:「知道了,從今往後不用再查下去,文天佑眼線遍地都是,一不留心就成了他的瓮中之鱉。」

福林心道,主子總算是開竅了,文世子可是權傾朝野的錦衣衛指揮使,在他的眼皮底下調查他後院的妾室之死,這不是明擺著找茬么!

文家和喬家更有姻親之誼,主子今後的仕途指不定還要靠文家多加提點。

若素從喬老太太的東院回到她的西廂院後,心緒一直處在亢奮狀態。

她終於見到弟弟了,還是在自己重生之後!

多年闊別,他都已經長成蘭芝玉樹的公子哥了,眉眼有幾分像柳姨娘,生的玉樹臨風,卓然超群,是她兩世為人見過的最好看的男子,只是性子孤僻了些。

這可是她的至親吶,上一世僅存的想護著的人了。

雖已開春,夜間還是涼意十足,屋裡還燒著地龍,巧燕替若素解開了雪白的滾著兔毛邊的披風,打趣道:「小姐,您都看著三公子送的錦盒好些時候了,是不是該放手了?」

若素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她這具身子雖才十二,可喬魏遠如今畢竟是她的表哥,兩人年紀又相仿,最易惹出事來。

「不許胡說!」她喝道,嬌好的容顏顯出了少有的嚴肅。

巧燕嘟了嘟嘴,拿了一根銀簪子挑了挑酥油燈的燈芯:「時候不早了,小姐喝了葯就早些休息吧。」

提起湯藥,若素不由得想起了褚辰的字跡和昨夜的夢境,心裡像被堵了棉花一般,找不到發-泄-口。

「這葯喝了實在困得緊,今晚就不用了。」若素將手中錦盒小心的裝進了大紅填漆的妝盒裡,繼而躺在了貴妃椅上,隨便拉了薄衾蓋上,閉眸眼神。

實在沒什麼睡意。

自己如今又回到了喬家,和弟弟接觸的機會還多的是,可如何尋找契機是一個問題。

他都十四了,聽外祖母說今年是要參加秋闈的,若是能高中就好了。再過幾年就要說親事了,也不知道會相中哪家的姑娘?

若素就這樣思忖著,直到月上柳梢,還是睡意全無,最後不得已才吩咐巧燕道:「把湯藥給我端過來吧。」

因為若素身子骨嬌弱,喬老太太特意下了命令,西廂院里的小廚房都是日夜供著熱水和湯藥的,以便不時之需。

人都是如此,自己的女兒死得早,她總是後怕同樣的事情會發生在外孫女身上,於是對待若素是百般照拂,生怕哪裡不如意傷了外孫女的身子。

若素睡下後,巧雲在院里凍的捂著手跺著腳,猶豫了良久才將一張紙條綁在鴿子的腳上放了出去

翌日一早,若素重新睜開眼時,又是旭日高升。

巧燕聽到了動靜,忙走進內室撩開了祥雲紋絡的帷幔,嬉笑道:「小姐,您又睡過頭了,好在老祖宗知道您平日喝葯的緣故,不曾怪罪。」

若素用胳膊肘支起身子,一夜無夢,總算是稍稍安了心:「表哥們可還在府上?」她問道。

巧燕眨巴著杏眼,笑的不懷好意。直到若素瞪了她一眼,才老實道:「明個兒是花朝節,老祖宗特意留了您的兩位表哥在家多住幾日,想必這時候正在東院里請安呢。」

花朝節!

若素想了想,用過早膳就去了喬老太太的東院。

路過彎彎曲曲的青石小徑,在通往東院的石橋下,她突然止了步子。

若素看見喬魏遠穿了一件墨竹文的直裰,陽光下,玉面風流,他腰間帶著佩玉,身形高大,只是骨骼還是有些消瘦。

若素見了這光景,又是欣喜,又是心酸。

也不知道他這些年過得好不好?陶氏有沒有苛責他?學問研究的如何了?

喬魏遠似乎察覺到了她的存在,只是微微側身,目光落在她身上時,竟有一種鄙夷的漠然。

若素心裡頭咯噔一下,昨天在外祖母屋裡,她就覺得弟弟不怎麼待見自己。

此刻更是有這種體會!

她收回了那股子熱切的目光,輕聲喚了句:「遠表哥也要去外祖母那裡么?」

常年沒見過弟弟,她都不知道如何與他相處,更何況她如今的身份也已經不是他的三姐了。

喬魏遠目光狠厲,也不知道究竟是像誰。他筆挺而立時,渾身上下皆是一種傲視一切的味道,只聞他淡淡啟口:「我已經去過了。」

語罷,他轉身離開,沒有絲毫的停留。

若素站在原地,愣了許久。

滿腦子都是喬魏遠幼時纏著自己的模樣,他那會肉嘟嘟的,長的十分的可愛,還總是吵著鬧著要吃糖人。

這孩子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年紀輕輕怎會如此漠然!

「小姐!小姐?」巧雲在若素耳邊輕喚道。

小姐這是怎麼了?褚世子清風霽月般的人物,她都看不上,怎麼就對喬家的三公子這般在意?

難不成真是因為年紀相仿的緣故!

若素回過神,當即就猜到了巧雲在想什麼,如果連身邊的人都輕易看出了什麼,其他人更是比比皆然了。

看來,今後她要離弟弟遠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