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23章 斥責

第23章 斥責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92

碧玉說不上是怎樣的心境,她扶起喬若婉寬慰道:「小姐且安心就是,那件事處理的天衣無縫,別說是世子爺,就算是神醫在世,也看不出喬姨娘的死因,再者人都已經入土了,世子爺總不能挖出來再查下去。」

彼時,給喬若素下的毒是西域獨門蠱毒,雖說是毒物,卻是一種微不可見的小蟲兒,**死去,蟲兒在半柱香內就會化作濃水,消失不見。死者是看不出任何中毒的跡象的。

喬若婉咽了咽喉,幾滴眼淚自美麗的眸子盈溢而出。

方才,她當真是以為文天佑回心轉意了,明明當初到喬家提親的人就是他呀。

那日,她聽母親說:「文世子指明非你不娶,聘禮單子都寫好了,你看人家多用心。」

後來,喬若婉才知道文天佑真正想娶的是她的庶妹,一開始就是自己騙了他,說她才是喬若婉的!

都是她!

都是喬若素!

沒有她的話,文天佑愛的一定會是自己!

這一刻,喬若婉突然覺得毒死庶妹是這輩子做過的最正確的一件事。

夜深人靜,春寒襲人,喬若婉將自己收拾了一番,又是一派千金小姐的模樣,她就像一尊蠟像,時時刻刻保持著她完美的外表。

哪怕內心已經巧穿百孔,醜陋不堪。

她對碧玉吩咐道:「讓小廚房給世子爺炖了一碗銀耳小米粥,他操勞政務實在是累得很,剛才失態定是因煩心事所致。」

喬若婉盯著碧玉看了一眼,繼而又道:「去吧,我這裡不用你服侍,能不能爬上世子爺的床,全靠你自己的本事了。」

碧玉自然明白小姐話里的意思,剛剛平復下的心情再次涌動,她顫顫巍巍的跪下道:「奴婢省得了。」

與此同時,在喬老太太那裡用過晚膳,褚氏領著喬若雲和喬若嬌回到祥和居,喬魏荀本想溜之大吉,轉身之際,便被褚氏喝止住:「逆子,你給我站住!」

一個世家子弟被外界以『花心腸子』所揚名,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以喬魏荀如今的形象和品性,想娶個一個名門大戶的千金來支應門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高不成低不就令得他至今沒有成親。

褚氏由丫鬟婆子扶著靠在了大迎枕上,依舊細白的手揉了揉太陽穴道:「你那素表妹所言屬實,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每天都幹了什麼!九年了,整整九年了!你倒是學學你大哥,考個進士給我看看!」

喬若雲也不待見自己的二哥,坐在褚氏跟前的杌子上,添油加醋道:「二哥,不是我們說你,就連那個遠哥兒也知道禮義廉恥,你一個堂堂長房嫡子就不能掙點氣么!」

她向來不把大自己幾歲的喬魏荀放在眼裡,當然了,喬魏遠是柳姨娘所出,雖然已經過繼給了陶氏,可三弟在她眼裡也等同於庶子,和她的兩個哥哥是沒法相提並論的。

喬若嬌自是插不上話,平日里也喜歡和二哥打鬧,這時候只是坐的筆直的,低頭把玩著腰間的七彩纓穗。

這時,褚氏突然站起身,指尖在喬若嬌的額頭狠狠戳了一下,同樣訓斥道:「還有你個不爭氣的東西,惜姐兒早晚是要進宮的,你和誰頂嘴不好,你專挑她的刺頭?這萬一她今後得了聖寵,再生個一兒半女,掙來的榮耀還不是喬家的!」

褚氏重重吐了口氣,越發想念遠在gx的長子喬魏孟,她繼而又道:「你若是把惜姐兒惹火了,小心她日後暗中陰了你的親事!」她這是估計威脅喬若嬌。

喬若雲瞪了五妹一眼,笑著對褚氏說:「母親別動怒了,二哥和五妹知錯了。」

褚氏看著大女兒還算貼心,品性禮數也是頂尖的,心下又想起了褚辰以及他待若素的與眾不同,倏然之間將今日所受的怨氣都撒在了若素身上。

她看著喬魏荀,細細想了想就問道:「你年紀也不小了,也該娶個妻,抬個妾了。」

喬魏荀房裡早年就收了兩個通房,都是相貌極佳的丫頭,因為忙於耕讀科舉,他待這兩個通房早沒了當初的熱情,這幾次回府甚至連碰都沒碰她們一下。

喬若雲聽出了褚氏的玄外之意,母親不僅僅提到了娶妻?還有納妾!

喬家子弟的正妻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找個女子充數的,可是妾就不一樣了,她二哥如今的年紀,是該納個妾了。

「母親,我看素姐兒生的貌美,又是溫吞柔順的性子,她和二哥還是表兄妹,她若為妾,定是極好的。」喬若雲絲毫沒有抬舉若素的意思,心想以白家今日今日的地位,白若素能嫁給她二哥為妾,壓根就沒有委屈了她。

褚氏眯了眯眼,塗著艷紅色的口脂的唇角勾了勾。

喬若嬌猛地抬起頭,滿臉的不可思議,她不如褚氏精明,更沒有喬若雲的聰慧,只顧著自己不喜歡若素,又怎願意讓她成為二哥的妾室?

「母親,四姐,你們怎麼會看上素姐兒那丫頭,我看她也就一張臉長的好看了些,身子骨就跟病秧子似的,反正我不喜歡她!」

喬魏荀漫不經心的站起了身,朝著褚氏屈身,轉爾對喬若雲和喬若嬌道:「你們兩個還是未出閣的姑娘家,這樣討論我內院之事,是不是太欠教養?依我看素表妹可比你二人強多了。」

一語畢,沒有給兩個妹妹搭話的機會,他又對褚氏道:「母親,我對素表妹實在沒有什麼男女之情,再者兒子雖愛美-色,可還沒到貪戀幼童的地步!」

言外之意,若素還太小了!褚氏用心不良!

喬魏荀說完,又屈身一禮,而後轉身就走。

喬若雲和喬若嬌一時語塞,半晌才聽到喬若嬌紅著臉道:「母親,二哥二哥他這是在說我和四姐沒有禮數呢!」

褚氏皺了皺眉:「你二哥沒有說錯,這件事你們是不該插嘴。」

喬若雲明白褚氏的用意,她說:「母親,辰表哥待素表妹異於常人,也絕非是心悅於她,您也不必非要讓二哥納她為妾,祖母斷是不會同意的。」喬若雲總歸還是過於自負的認為褚辰最後只會選擇自己。

褚氏也想到了這一層,可眼下明眼人都看出了老太太的心思,她這是明著想讓白若素嫁進喬家!

而喬家也只有三個公子,她是斷然不能讓若素成為她的兩個兒子的正妻!

「這件事要需從長計議。」褚氏嘆了口氣,目光犀利的看著臨窗而立的一隻青釉藍底琺琅的梅瓶,心想是該找個時間與大哥好好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