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20章 真跡

第20章 真跡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515

陶氏也罷,喬若婉也罷,欠她的都是要討回來的。

可她也知道活著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若素從不認為重活一世就一定要快意泯恩仇不可,況且她對喬若婉將她毒殺的事情一概不知。

只是這輩子,誰也別想再隨意欺負了她去。

人敬我一尺,我必敬人一丈!

巧雲挑了件雪青色綉纏枝紋的綜裙伺候若素穿上,自家小姐生的白嫩,就是體態太過清瘦了些,這些日子才剛開始長開,連癸水都還未至。

如果不去看她那雙靈動狡黠的眼睛,當真還只是個小姑娘呢。

巧燕為若素疏好了髮髻,笑著說道:「小姐,奴婢聽說您那個四表姐昨個兒在院里鬧了一宿呢,她房裡的丫鬟婆子都被她打怕了,這麼個彪悍的姐兒,真不知今後會禍害哪家的公子?」

說起喬若雲,若素不禁又想起了喬若婉。

這兩人的身份相貌可以算的上是平分秋色,可惜喬若雲的心機城府還遠遠比不過喬若婉。

喬家人都知道喬若雲心儀的男子是褚辰,而褚辰又是褚氏的嫡親侄兒,本是門當戶對的姻緣,可這喬若雲似乎不懂的怎麼去討好褚辰。

若素記得喬若婉在文家時,那叫一個溫柔體貼,善良嫻熟,甚至好幾次主動提到過替文天佑納妾。

雖然被文世子拒絕了,但她好歹也彰顯了作為正妻的大度和溫厚。

在外人眼裡,這二人一直是舉案齊眉,相敬如賓,若素經常會想,文天佑面對自己時,會不會覺得愧對於喬若婉。

上輩子,文天佑每隔幾日都會去她房裡,雷打不動,風雨無阻。

很多時候都是沉默相待,或是寫字,或是作畫。

直到她順利懷上孩子,他還是會如期而至,哪怕只是躺在貴妃椅上,他也能將就一夜。

若素看不透的人當中,除了褚辰之外,文天佑也算一個。

「還能禍害誰?當然是她的辰表哥了!」若素打趣道。

喬若雲上輩子沒少欺負自己,若是今生看著她嫁給了褚辰那個令人畏懼的世子爺,倒也未嘗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明眼人也看得出來,褚辰根本就沒把她放在眼裡。

話音一落,巧雲手裡拿的玉簪子突然掉落,幸而她手腳靈活,瞬間就接住了。

巧燕笑道:「你激動個什麼勁!小姐不就是說了句雲姑娘會嫁給褚世子么!,你就嚇成這樣?該不會是因為見了他幾面,就對他動心了吧。」

巧雲哪裡受得了這種誹謗,恨不得把巧燕摁在地上揍一頓。

林嬤嬤領著小廚房的丫頭進來,一見這場景就冷著臉斥責道:「好了,別鬧了,這裡是喬府,可比不上白家那般無拘無束,小姐如今身在外祖母家,有多少雙眼睛在看著,你們可千萬別給小姐惹麻煩,否則我就讓白大人把你們二人賣給人牙子!」

巧雲和巧燕當即收了手,互瞪了一眼,巧雲伺候自家小姐用早膳,巧雲去整理床鋪。

若素的貼身之物都是巧雲和巧燕二人打理,決不會讓旁人插手。

「小姐,這是今早剛送過來的羊奶,可養胃美肌,對您的身子骨大有好處了,老奴還添了些杏仁粉,您喝喝看,合不合胃口。」林嬤嬤從托盤上端下一個青瓷大口碗說道。

若素輕抿了口,入口極潤,還帶著堅果的香甜,十分的好喝。

這時,巧燕急匆匆的從內室走了出來,手裡還攥著東西,她看了林嬤嬤一眼,讓她屏退了小廚房的丫頭才說道:「小姐,您看?這不是您昨個兒寫的信箋么?奴婢明明記得巧雲送去表姑娘那兒去了,怎滴會在小姐床鋪上?」

若素聞言,玉蔥一般的手一頓,瓷勺『啪』的一聲掉落在地,有那麼一瞬,神經是緊繃的。

她接過紙條一看,確實是:「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這等淫-詩-艷-詞是她平日無論如何也不會寫的,她不過是想戲弄一下喬若雲,以解多年被她欺壓的心頭之恨。

下一刻,若素只覺手腳冰涼,或許巧雲和巧燕以為這真是她昨天寫的。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這不是她的字跡。

雖有七八分的相似,但也有差異之處。

臨摹的最高境界也不可能達到一模一樣。

筆鋒的拐角處,運筆的力道,以及收筆的速度都是不一樣的。

這個字跡,她認得,正是出自褚辰之手。

這封信箋竟是『真品』!

還出現在了自己的床鋪上!

若素想都不敢再想下去,她面色略顯憔悴的說道:「拿去燒了!」

巧雲咬了咬唇,當即接過紙條走到擺放著瑞獸香爐的案桌前,將紙條扔進了香爐里,很快白色升起,字跡化為灰燼。

若素臉色煞白,她以最快的速度就讓自己鎮定了下來。

人生在世,除了生死,再無大事。

她抬手晃悠悠了夾了塊果子糕吃了下去,隨即對林嬤嬤吩咐道:「嬤嬤,勞煩你去查查有誰進過我的屋子。」

雖說喬老太太指派了人過來伺候若素,可這幾個人加起來也不算多,沒一會功夫,林嬤嬤就前來稟告道:「小姐,老奴問過了,沒有人進來過您的閨房。」

巧雲立刻跪在了若素麵前,巧燕見勢也跪下:「小姐,奴婢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啊。」

若素自然不會懷疑到她們二人身上,自己人都信不過,還能信誰?

如若不是有人想害她,也就只剩下一種可能,那是褚辰本人留下的!

他這算是懲戒自己模仿了他的字跡么?

若素表面安靜寧和,實則卻艱難的吞下了吃食:「算了,這件事誰也不許再提。」

褚辰果然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物!

她上輩子聽說過褚辰的文韜武略,可從未想過他竟然能如若無人之境的進入她的閨房,還不被任何人發現!

不過,這也只是個猜測,究竟事實如何,還要等!

如果真有人想藉此害她,暗中那人還會再次出手的。

王璞正襟危坐,主子鮮少如此好心情,他站慣了,與主子平起平坐也著實變扭的很。

於是笑道:「世子爺,您有什麼吩咐儘管對屬下說。「主子還是陰著臉的時候,看上去正常的多。

桌案邊,褚辰撥弄著一方白玉雕翠竹的筆洗,頃刻間清水被黒墨浸染,只聞他風輕雲淡道:「巧雲這個丫頭還算激靈,你給我看緊些,別讓她亂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