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18章 警告

第18章 警告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677

春光斜斜的灑在少女的臉上,襯托出她肌若凝脂氣若幽蘭,眉眼之間嬌媚無骨入艷三分,臉頰上還有些稚嫩的孩子氣。

褚辰強行移開了視線,伸出修長白玉似的五指彈了彈衣襟上並不存在的灰塵,抬眸間再次對上了若素帶著幾分祈求的眼神,他忽然笑道:「素素叫我世子爺?」

都叫了這麼多遍了?

不叫世子爺,還能叫什麼?

喬若雲瞪著若素皺了皺眉:「素表妹,依著我的輩份,你該喚表哥才是。」

若素豈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只不過,與狼共舞從來都不是她的作為。

這時,一個做隨從穿扮的男子走到了花廳之外,站在了抄手游廊下,因內院有女眷,他不得靠近。

巧雲一眼就認出了來人正是王璞,褚辰的貼身護衛。她俯身在若素耳邊低語了幾句。

若素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褚辰:「世子爺,難不成對女子的首飾很在行?」

王璞上次送來的玉簪子品質上佳,簪子上皆刻有微小的竹葉紋絡,若素派林嬤嬤出去打聽了才知道,這些玉簪都是出自玉竹軒。

玉竹軒是三年前才在京城開業,首飾玉質純凈,做工精細,件件價值百兩,備受京城貴圈的婦人和千金小姐們追捧。

喬若雲有些怒其不爭的道:「素表妹,你怎麼和表哥說話的!表哥文韜武略,豈會在意這些個東西!」

在喬若雲眼裡,全天下的男子加起來也不及褚辰分毫。

褚辰微微勾唇:「我還有事先回府了。」他施施然起身,風隨影動,連春光也被他黯淡了去。

喬若雲沒有從褚辰身上得到任何回應,哪裡肯罷休,她連忙起身跟在他身後追了上去:「表哥,你的心意我都明白的,我-----表哥!」

褚辰步履生風,須臾之間就消失在了迴廊盡頭,獨留喬若雲一人在後。

喬若雲站在原地氣的跺了跺腳,回頭髮現若素也已經不見了,她只得回到了自己的院里。

屋裡的丫鬟早就哭著跪在了地上。

「怎麼回事?」

丫鬟抽泣道:「小姐,您讓奴婢送去給老爺的荷包在半路上被人搶了。」

喬若雲驀的瞪大了眼,那荷包里放著的正是那張信箋,她本想著將東西交於父親,如此一來就有了她和褚辰私相授受的證據,就算褚辰一時還不想娶她,有了這張寫有情詩的信箋,褚辰是非娶她不可了。

本是天衣無縫,無可挑剔的計謀!

喬若雲上前扇了丫鬟一巴掌,打的她趴在了青磚上不停的求饒:「小姐饒命,奴婢真的很小心了,那人身手極好,奴婢----奴婢還沒看清他的臉就被他打暈了。」

喬若雲的院里通往喬大爺所在的前院,有兩條路,其中一條幽深的甬道,兩旁種著墨竹林和蘭花,因為年久失修的緣故,平日鮮少有人走動。

以防事情不成而掩人耳目,喬若雲故讓丫鬟從甬道經過,誰會料到大白天會在喬府被人算計?!

丫鬟剛跪直了身子,她再次打下了手:「沒用的廢物!」喬若雲氣的直哆嗦,潛意識裡總覺得今日諸事不順,可到底是哪裡出了岔子,她又想不出來:「今後你就不用伺候我了,去廚房待著吧!」

很快,有婆子上來把那丫鬟拖了下去。

喬若雲心想,除了褚紀之外還有誰會惦記著她和褚辰之間的事?!

至於白若素?再美艷也不過是蒲柳之姿,以她的家世能嫁個功勛之家的公子就已經不錯了,量她也不敢肖想褚辰!

--------

晚間,若素陪著喬老太太用了晚膳。

老太太喜靜,就免去了晨昏定省的規矩,只有每逢初一十五,又或者特殊的日子,大房和二房的女眷才會來請安。

莫雅居老太太所住的東院里,常年檀香裊裊,有著禮佛人獨有的靜怡翩然。

待久了,連心也跟著靜了。

老太太看著若素的眉眼,越發覺得有幾分像喬莫寧,老人家拉著小小的手兒都捨不得放開,又讓丫頭端了吃食上來:「素姐兒這身子骨太羸弱,一定要好生補回來,今後外祖母若是不在了,你可怎麼辦?」

喬老太太眉目慈愛,半開玩笑,半嚴肅的說話。

若素鼻頭泛酸:「外祖母,您說的哪裡話!您是天上的壽星,定能洪福齊天。」

老太太的陪嫁容嬤嬤微微動容,她陪著小姐大半輩子,算是一起度過了風風雨雨,這世上最令人痛心的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

二女兒喬莫寧十二年前走了,三孫女喬若素上個月也走了。

容嬤嬤接過丫鬟手上的美人捶,替老太太捶了捶發酸的小腿,說道:「老祖宗可不是有福的人嘛!如今有素姐兒在身邊盡孝,您就放寬了心吧。」

喬老太太嘆了口氣,捏著若素的柔弱無骨的手,愈發的疼愛。

丫鬟撩了帘子進來,不到片刻,臨窗大炕上的矮几上就擺著各色點心,有牛乳粥,雲子麻葉果糕,香榧,馬鮫魚脯、酥蜜餅還有一小碟子冬棗。

個頭很大,圓潤飽滿。

這個時節的冬棗都是前一年藏在地窖里保存下來的,簡直甘甜的不像話。

若素吃了幾顆,小腹實在有些撐了才罷休。她摸了摸愈發鼓鼓的小臉,對喬老太太打趣道:「外祖母,您看我都快被您養胖了。」

喬老太太憐愛的揉了揉她的小臉,笑呵呵的說:「養胖了好啊,今後若是嫁不出去,我老婆子就養你一輩子。」

明知這是玩笑話,若素還是很感激,兩世為人,這位老者都待她極好的。

「嗯,那就這麼說定了!」若素幾乎是貪婪的享受著為數不多的親情。

從老太太的東院出來,已經星光微露。

巧燕早就熬好了湯藥,小姐一回來就服侍著她飲下,若素本還想看會書練練的字的,可這葯一喝,整個人就開始犯困,沒一會功夫就睡著了。

就連鞋襪也是巧燕和巧雲伺候著換下的。

她睡的很沉,彷彿夢裡是另一個人間,皆是一片悄無聲息。

不知為何,她感覺身子有些熱,想動卻又動不了。

耳邊傳來低醇磁性的嗓音:「下次不準這般調皮。」

這個聲音太熟悉了,她好像在哪裡聽到過。

若素想睜開眼,偏生渾身無力,身上的壓迫感越來越強烈,像是有人摁住了她的手腳,有股子溫熱撲在了脖頸處,痒痒的,麻麻的,帶著令人顫慄的觸感。

「嗯?聽懂了么?素素!」那聲音在耳邊忽遠忽近的響起。

她分不清是在夢裡還是醒著。

若素心裡驚懼,前一世為人的經歷令得她十分抵觸男子的靠近,她拼了命的想去睜開眼。

如果是個夢,醒來了也就會好的。

可饒是她再怎麼使勁,都是徒勞,那股子淡淡的龍涎香似有若無的傳入鼻端,一絲一縷的侵-占她每一處感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