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13章 筆跡

第13章 筆跡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560

喬若雲最喜家中舉辦各種雅集,這一日無疑是她向眾勛貴小姐們展示喬家嫡小姐的尊貴好的好時機。

她今日穿著蝶戲水仙衫,粉色綉著牡丹紋的月華裙,淡妝濃抹總相宜,當真是折纖腰以微步,呈皓腕於輕紗。

在場閨門千金中,也只有禮部尚書家的王小姐可與之分庭抗禮,論家世,論姿色都是不分上下。

王玲月是王尚書的嫡親孫女,自小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她一眼就看到了墨竹盆景邊,悠然自得的若素,便走到喬若雲跟前問道:「那位是誰家的小姐?怎滴之前從未見過?」

喬若雲沒想到母親還真的遞了帖子給自己這個表妹,當著眾多世家小姐的面,她也不好擺臉色,再者她今日也算是出了風頭,於是便帶著王玲月向著若素走了過去。

若素五覺靈敏,朝著兩人頻頻一笑道:「兩位姐姐好。」

王玲月性子溫和,不似一般權貴之女那般嬌慣,又見若素十分面善,就拉著她的手,一番打量:「這位妹妹是?」

喬若雲極不喜歡別的人分了她的尊榮和注意力,甚至是主動權也不可以,就搶先道:「王小姐,這位是我二姑母的遺女,也就是喬家的表小姐。」

喬家表小姐?

而非自己的表妹?

喬若雲真夠排斥自己的。

若素前世一直以為是因為庶出的身份,導致喬家姐妹都不喜她,可如今自己已經換了身份,卻還是不受待見。

許不是所謂的嫡庶尊卑的緣故,而是喬家幾個小姐天生所受的尊貴教養,令的她們自小便目中無人。

若素看著王玲月,目光真誠:「姐姐,叫我若素就行,不知姐姐怎麼稱呼?」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好。

王玲月聽聞過喬家二姑奶奶的事,也從父親和祖父那裡偶聞白啟山貶官之事,看著若素的眼中多了幾分同情之色。

二人相熟了片刻,王玲月明顯不在狀態,目光四盼之餘,嬌羞之中帶著期待。

這毫無疑問,她是在期待某個人了。

王玲月年芳十六,正是談婚論嫁的時候,而男席的雅集是布置在小青山東面的,她這是在期待某個男子沒錯了。

若素對褚氏邀請的貴家公子並不是很了解,鬼使神差之下,那張風光霽月的臉突然在腦中浮現,想來能讓閣老的孫女看上的男子,也只有那種仙風道骨般的人物了吧。

不過,前一世若素就知道喬若雲的心思,她也是喜歡褚辰的,更何況這二人還有這表兄妹這一層關係。

若素正梳理著旁人的兒女情長,喬若嬌身著絳紅色綉菱花紋的襖裙,輕步走了過來,笑的格外友善。

以若素對她的了解,定是要出幺蛾子了。

只聞她笑道:「王小姐,我能都和素表姐單獨說幾句話?」

她對王玲月的這個要求實在是無理,再怎麼說人家也是褚氏請來的賓客,怎麼能讓她迴避?王玲月並不在意,示意身邊的丫鬟跟著自己離開。

喬若雲和喬若嬌互看了一眼,似乎是交換了眼神。喬若雲很快就去招待其他閨門小姐去了。

若素心中瞭然,回了喬若嬌一個笑臉,問道:「嬌表姐找我可是有事?」

喬若嬌漆黑的眸子四處看了看,故作緊張樣,走近若素,拉起她的手,塞了一張紙條過去,附耳輕聲道:「素表妹,這是我辰表哥讓我給你的。」

褚辰?

自己方才遇到了他,若是真有東西給自己,豈會等到此刻?還讓自己表妹代勞?

若素麵上乖巧的笑了笑,順道含羞帶怯了一下,既然她們想演,那自己就奉陪吧,「多謝嬌表姐,那我先過去看看。」

既然是情信,肯定不能當著旁人的面看的。

喬若嬌看著若素玲瓏如皎月的背影步步遠去,笑的燦若嬌花,她暗罵道:死了一個叫若素的三姐兒,這個若素也活不長!真是笨到家了,憑她還敢肖想辰表哥!真是不知好歹。

若素緩步至水榭,張開掌心的紙條看了看,不由得目光一凜。

她有一項過人之處,那就是過目不忘,這個字跡一眼就看出來並非是出自褚辰,而是另一個褚家公子,褚紀。

上一世無意之間看見褚紀給喬若雲的丫鬟遞過信件,可那丫鬟似乎是聽了誰的命令,將信件撕了扔進了草叢裡,若素當初為了保住柳氏的性命,恨不得抓住褚氏的把柄,有她護著的話,陶氏想下手也未必能成功。

只可惜,信件實在拼湊不起來,她只是看清了字跡,卻看不出究竟寫了什麼。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若素看著手中熟悉的紙條,粉色的菱角唇微微上揚。

這句情詩,應該是褚紀寫給喬若雲的吧!

以喬若雲的驕傲,自然不會放棄褚家狀元嫡長子,而選擇還在衛所歷練的褚四公子。

她是想利用此事,好讓自己誤會褚辰是對自己有意,然後她再出來解圍,於是就能褚辰面前演一出睿智高雅之態。

看似天衣無縫的計謀,一來向褚紀表明她是心悅褚辰的,二來,更能當著今日這群勛貴小姐的面宣示主權。

喬若雲到底有多自信,才會走一步棋?

若素沒有逗留,而是回了莫雅居的西廂院,過目不忘的本事令得她可以臨摹大多數自己見過的筆跡,甚至包括褚辰的。

白啟山猶愛書法,記得在父親的書房裡,就掛著一幅褚辰的字,狀元郎親筆執墨,那是一片赤壁賦,字跡蒼勁有力,如脫了韁的野馬,飛馳狂野。

「巧雲,替我布紙。」

巧雲不知自家小姐為何一回來就要筆墨伺候,眼下也不多問,當即照做。

玉蔥一樣的手,輕握著毛筆,片刻,腦中熟悉的筆跡就躍然紙上。

沒有十分也有八分像。

「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想了想,她又在詩句下方寫下了兩個字:宋之。

宋之是褚辰的字,想必喬若雲是知道的。

巧雲看著小姐輕易就寫出一句情詩來,臉上倏然之間紅了:「小--小姐,您這是」

若素見了她的反應,覺得好笑,她不疾不徐的說:「放心,你們小姐我這句詩不是寫給男子的。」

不是男子,難不成是寫給女子的?

巧雲嘴角抽了抽,遂問道:「小姐,您」

若素擺了擺手指,示意她別說話,而後在她耳邊低語了一句:「去把這張紙條悄悄送到雲表姐的丫鬟手上,記住不要讓任何人看見你做過這件事。」

巧雲自小跟著師父學過武藝,行動靈活輕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