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10章 平妻

第10章 平妻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294

文大將軍的結髮妻子早於十幾年前就過世,文天佑是嫡長子,下面還有一個同胞妹妹早就出嫁,文天漠雖是文家三公子,可畢竟是庶出,又戰死了沙場,其母又是個不頂用的姨太太。

喬若婉如今是文家當之無愧的主母。

她也想看住文天佑的人,更想抓住他的心,猶記得第一次見到這個令她心笙搖曳的男子是在及笄之前,當初喬大爺是文天佑的殿師。

她那日去大房給褚氏請安,少女心思奇異。因為好奇就走進了花廳,看見藍色雲紋團花湖綢直裰的年輕男子坐在圓凳上,姿態端秀,眉宇間有股渾然天成的倨傲,俊美卻又不失剛強。

喬若婉從未見過這樣好看的男子。

「你是誰?」文天佑見到她皺了皺眉,看她的打扮又不像是丫頭,可如果是閨閣女兒家又豈會隨便進出有男賓客在的地方。

喬若婉嬌羞至極,騙他說:「我是喬家的三小姐,喬若素!」

文天佑對她的印象極為不好,倒是中元節見到真正的若素時,眼裡驚艷了,喬若婉也在場,生怕自己誤闖花廳穿了幫,就搶言道:「這是我嫡長姐,喬若婉。」

至此,文天佑記下了這個名字,第二年就讓來提親了,他滿懷歡喜期待成親,殊不知掀開鎏金紅蓋頭那一刻,真相才浮出水面。

喬若婉不知道的是,其實早在中元節之前,文天佑就見過若素,只不過不知道她是哪家的姑娘。

一直以來,她都認為是三妹搶了本屬於自己的一切。

對於陶氏的指責,她實在覺得委屈:「母親,你有所不知,就在那賤人發作後,世子他他竟然和大將軍提議要將她抬為平妻,這樣一來,我還有什麼資格過繼她的孩子」

陶氏猛地一凜,遂坐直了身子,恨得咬牙道:「他真這麼說!」頓了頓,拉住女兒手:「哎--事到如今,你也只能弄死她,賤蹄子要是抬了平妻,又生下了文家唯一的血肉,你在文家還是有什麼地位可言!」

剛立春的不久的時節,猶是乍冷,屋內還點著檀香,絲絲縷縷的讓人覺得心安。

春日的陽光透過窗欞斜斜的灑了進來,照在了喬若婉悄然無色的臉龐上。

陶氏想了想,囑咐道:「我看碧玉那丫頭還算機靈,不如就抬了她做姨娘吧,時間拖久了,世子爺保不住會娶世家女子為妾,到時候有你的苦受了。」

王姨娘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要不是王家的錢財深得喬二爺的心,她豈會這般恃寵而驕,簡直都快騎到她這個正室頭上了。

徐媽媽是看著喬若婉長大的,對大小姐的心性還是頗有了解,如今被逼到這個境地也是有苦衷,她低聲道:「老奴前些日子從丁香苑打聽來的消息,說是王姨娘的娘家在南直隸尋了個神醫,可治不孕之症,等消息確實了,老奴就去把人給找過來給小姐仔細瞧瞧。」

陶氏嘆道:「嗯,就這麼辦,過繼的怎麼也不如自己生的貼己。」她想到了喬魏遠對她的冷淡,對喬若婉的處境感同身受:「你要多和世子相處,這男人吶,也是要哄的,你把他哄開心,讓他多往你房裡走,懷上孩子也是遲早的事,況且現在文府就你一人,你還不加把勁!」

喬若婉臉色倏然之間燒到了耳根子,她和文天佑之間的夫妻之事實在少的可憐,每次也都是匆匆了事,過程從來都是沉默無語,更別提訴說思君心切的機會了。

「母親,我」她欲言又止,這種事自然不能當著陶氏的面說出來。

父親這些年雖獨寵王姨娘,可還是隔三差五就往母親房裡走,哪像文天佑壓根就是被文大將軍逼著才願意和她同房。

又或者只是為了讓自己不為難三妹,他才願意看自己一眼。

喬若婉絕對不蠢,文天佑如何待她,她比誰都清楚,可她又豈能心甘?

所有的積怨盡數澆灌在了庶妹的身上,毒死她是早晚的事,只是這次自己確實衝動了。

反正如今喬若素已經死了,長此以往,他的心總會回來的。

喬若婉道:「我--我知道了,母親。」

陶氏擺了擺手:「你的事,你自己看著辦,好在你妹妹就快進宮了,她要是能得到皇上的寵愛,你在文家的地位也會水漲船高,到時候就算世子爺不心悅於你,大將軍也會護著你這個兒媳婦。」

徐媽媽有種與有榮焉之感,喬老太太的四女兒喬莫儀是當今聖上的蕭淑妃,喬家也因此成了皇親國戚,蕭淑妃入宮不久就生下了九皇子,至此更是母憑子貴,連喬大爺在朝野也是平步青雲。

「咱們惜姐兒是有福之人。」徐媽媽笑道,拿著美人捶給陶氏捶腿。

陶氏臉上總算是有了點笑意,那抹恨不得將所有不喜之人踩在腳底的蔑視就在潮水一樣鋪天蓋地的襲來。

她對喬若婉說:「哼!到時候,別說是文世子,你算是你祖母,也會對二房另眼相待。你且回去好好看住你那丈夫的人,那賤蹄子死也死了,我就不信他還能念她一輩子不成,柳氏死那會,你父親也就消沉了半月之久。」

黃昏近,紅日漸漸落了西山。

若素正趴在臨窗大炕的小几上瞄著花樣,是大鵬展翅,浮雲萬里的底子。眼看天氣漸暖,她打算做雙鞋靴給父親寄過去。

巧雲抱著錦盒走了進來,回頭給霓裳和霓月使了眼色:「你們先出去。」

待這兩人一離開,巧雲快步走至若素跟前,說道:「小姐,那個褚世子讓王璞給您送了東西,我原先是幫您拒收來著,可王璞說要是我不接下,他就親自送過來。」

王璞是褚辰的貼身侍衛,身份遠比護院要高得多,他也只聽命於褚辰一人。

巧雲性子比巧燕沉穩,可這會卻被氣的有些激動:「那王璞還說務必要讓小姐您見到這個錦盒,他說這是他家主子的心意,小姐,褚世子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他這樣不清不楚的糾纏,會害了小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