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7章 長姐

第7章 長姐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40

巧雲服侍著若素躺下,給她掖好了被子,才立春的夜晚還是寒氣十足的。扒、書』小『說『網』

屋內的燭火盡數熄滅,獨留千工床內燈廚里的小油燈還燃著微弱的光,若素的睡眠一向不好,可不知怎的自從喝了父親為他求得藥方,須臾間,長長的睫羽就搭下來了。

一夜好覺,再次醒來已然看見晨曦透過窗欞灑了進來。

巧燕端著銅盆進屋,笑眯眯的說道:「小姐,您今個兒起的可真早,奴婢服侍您凈臉吧,今天可免不了打扮一番了。」

巧雲已經從碧紗櫥里挑出了幾件喬老太太為若素準備的衣裙。

若素被巧燕扶著坐起身:「今日府上可是有什麼事情?」不然怎需特意打扮。

「小姐您還不知道吧,喬家大小姐,文世子的夫人,也就是您的大表姐今日回來省親,奴婢聽府里的其他丫頭說好像她是特意回府見您的。」巧燕口無遮攔,事無巨細的將打聽來的事一一彙報。

若素將敷在臉上的熱帕子拿開,嘴角盪出一抹冷然的笑意來。

喬若婉真是夠了!

這又是要表現出她一番疼惜表妹的偽善來!

白若素只不過是她已故二姑母所生的女孩兒,還比她小好幾歲,她竟然親自跑一趟來看自己!

當真是叫聞著敬佩,聽著感動吶。

林嬤嬤一早就將若素的私庫整理了出來,見小姐起床了,就捧著小冊子進了屋:「姑娘,您過目,大人臨走之前留下的東西外加昨個兒太太夫人們送的見面禮都在裡面了。」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若素對著林嬤嬤笑了笑:「嬤嬤先替我管著就是,你是母親的奶娘,我豈有不信任你的道理,再者今後我若出嫁,這些東西還是得由嬤嬤幫襯著管才行。扒、書』小『說『網』」

林嬤嬤老眼濕潤,暗暗發誓定要全力護著小小姐。

其實若素知道父親此次遠調是抱著什麼樣的心境,否則他也不會將白府所有家當都放在自己身邊,他這是為了自己的女孩兒謀了後路了。

就算喬家人靠不住,有了錢財伴身也是有利無弊的。

巧雲拿了一條茜紅色月季花樣的月華裙:「小姐,奴婢伺候您穿衣。」

若素覺得顏色太艷,加上她這張臉實在是招搖的很,穿的過於艷麗,未免在喬家眾姐兒當中有了喧賓奪主之意。

有些麻煩還是能免則免。

若素輕嘆了口氣對巧雲吩咐道:「換件素凈些的衣裳,我如今是寄人籬下,你平日的聰明勁哪裡去了!」

巧雲比若素大三歲,她猶記得第一次見到白家小姐的情形,小丫頭粉雕玉琢,十分可人,她這輩子就沒見過這般好顏色的女孩兒,她打心裡喜歡,伺候起來也格外用心。

「奴婢省得了,小姐說的是,剛才是奴婢失誤了,本想著不能浪費小姐的容色,卻忘了小姐如今的處境。」巧雲轉身去了碧紗櫥。

片刻,她給若素挑了淡粉白底的褙子,雪白的挑線裙和墨綠腰帶。

這裝扮在世勛閨閣女子中算是素凈到了極致了。

巧燕和巧雲同歲,只是性子要幼稚了些,倒是梳的一手好頭。沒幾下功夫,就給若素梳了乾淨的髮髻,而後給她戴了一對綠水晶墜兒。

若素順手拿起大紅填漆的妝盒裡的玉葫蘆簪子插在髮髻上,這等幾兩銀子的貨色,既然陶氏能送的出手,自己當然要戴的出門。

否則怎能彰顯後輩對長輩的敬愛!

喬老太太給若素指派的兩個一等丫頭,一個叫霓裳,一個叫霓月,年紀和巧雲差不多大,長的還算周正。

霓裳拎著六攢食盒走了進來,喬老太太特意吩咐讓她好生伺候著表小姐,她一點也不敢怠慢:「表小姐,老祖宗讓我給您帶了點心,您早些用了,隨奴婢去南院,大小姐今日回府省親已經到了老祖宗那兒了。」

長信侯大將軍府離石橋胡同起碼半個時辰的車程,她喬若婉當真是事事上心,一點也不含糊,見個家境落魄的表妹而已,她也如此謹慎!

若素有時候不得不佩服喬若婉的為人處世。

稍微吃了幾口,若素就出門了。她總不能讓喬家大小姐久等了去。

莫雅居的南院和西廂院隔著一座假山和一片小竹林,穿過抄手游廊再走幾步甬道就是了。

跨入外祖母所居的南院,款步入廳堂,一眼就看見穿著華貴的世子夫人,喬若婉。

喬若婉長的貌美,雖和喬家已逝的三小姐比起來,要平凡了些,可這等容貌放在京城的貴女圈裡也是上等的。

如今喬若婉二十有三,還是未有所出,若素心裡冷笑,不知她這次又選中誰去生文世子的孩子!

「外祖母,若素來晚了。」若素走到橋老天太身邊,乖巧的坐在她身側,又對喬若婉笑道:「這位應該就是婉表姐了吧,我一看就認出來了。」

喬老太太喜歡極了她這般可人樣,拉著她的小手慈愛的笑道:「素姐兒可吃了早飯?小廚房的點心可還合胃口?」

若素眨巴著艷麗的眸子說道:「可喜歡了!外祖母待若素真好。」

又是一陣寒暄,一旁的褚氏見她身上沒有了那塊玉佩,心裡總覺得乖乖的,像是被貓抓了一樣,奇癢難受。

喬若婉眼睛犀利,一眼就看在若素頭上的玉簪子,那眸底閃現的疼惜和戀愛,當真是叫人無法忽視。

只聞她宛如黃鶯出谷的聲音響起:「素姐兒生的俊俏,這樣打扮真是浪費了姿色,你髮髻上的簪子就賞給下人吧,表姐回頭給你備幾分品色上佳的。」

多精妙的說辭!

既順勢貶低了若素的卑微清貧,又向外人表露自己對待表妹的愛護。

若素溫婉的笑了笑,垂下了眸子,掩去了目中的譏諷,她有些為難的說:「婉表姐,這---這是二舅母的一番心意,我豈能辜負?父親常年教我禮輕人意重,簪子再不值錢,也是二舅母送的,我實在捨不得賞給下人。」

十二歲的女孩兒說起話來,嬌滴滴,柔糯糯的,叫人聽了不忍責備。

喬老太太冷瞥了陶氏一眼,轉爾對容嬤嬤說道:「去開了我的庫房,挑幾件上乘的玉品送素姐兒屋裡去!」

若素知道外祖母是做戲打壓陶氏,她最好乖乖配合,當然也不能道謝的太乾脆,於是朝著喬老太太躬身道:「外祖母,若素不喜這些奢華之物,普通的玉簪只要耐用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