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6章 閨房

第6章 閨房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15

「小姐,老祖宗讓你住在她的院里,這是真心疼惜你。扒、書』小『說『網』」由喬老太太養大的女孩兒,今後嫁入高門就容易的多。

喬老太太這一舉也是用心良苦。

林嬤嬤將若素領到喬老太太的莫雅居的西廂院。

這個地方,若素前一世也來過,院里修葺的雅緻古樸,有一種禮佛人看淡俗塵的洗盡鉛華之感,不過用料極為講究,單是堆砌假山的石頭都是專門從太湖運過來加以錘鍊而成。

甬道兩側種著常青竹和墨蘭,月光灼影下,別有風情。

若素進了屋,借著羊角琉璃燈的光線,看清了屋內的陳設。

朱漆雕花的窗扇,臨窗的大炕的小几上擺著青瓷纏枝紋的瓷罐,入眼是由白玉和翠玉嵌成的百鳥錦屏,華麗精緻,邁過屏風可見雕玉蘭麒麟祥雲的紅木千工床,掛著纏枝蓮紋的綢帳。

瑞獸香爐點著曼陀羅香,青煙裊裊,香氣宜人。

巧燕嘆道:「小姐,您的外祖母家可真氣派。」單單是給自家小姐暫住的屋子都布置的如此奢華,可見喬府家底殷實程度。

若素淡淡的笑著,對巧燕的話置若罔聞。

再奢華,終究不是自己的!

喬家歸喬家,她若素僅僅是她自己,上輩子如此,這一世同樣如此。

以白家今時今日的地位,她在喬家也堪是如履薄冰。

除了外祖母之外,還有誰待見她?

若素突然想起巧雲說過的話,就隨口問了句:「褚世子當真說父親還會調回來?」

京官外調本就屬情況特殊,以父親曾今的官職,是要內閣審議之後才做決定,可見白啟山這次真的得罪人了。扒、書』小『說『網』

哪能那麼容易回來?

巧雲笑道:「小姐,褚世子千真萬確是這麼說的,以褚世子的為人,他是不會誆騙小姐的。」

又是褚世子!

若素前一世就聽聞過此人,他是大房褚氏的侄兒,文武雙全,名動京城乃至整個北直隸。

因為褚氏的緣故,褚辰來過喬府幾次,只不過自己前一世是個見不得人的庶女,也因恪守本分,從未抬頭看過褚辰,所以若素對這個世子爺著實沒什麼印象。

現在細細一想,這具身體的原主定和褚辰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自己今後的行事一定要謹慎小心才對,千萬不能讓人看出了破綻來。

好在她一個內院女子,能見到堂堂鎮北侯家的世子的機會也是少之又少。

林嬤嬤讓身後的小丫鬟將今日收到的見面禮統統放進了屋,巧雲忍不住再次咋舌。

黑漆翻盤上放著赤金松鶴長簪,碩大五鳳金錢玉步搖,吹花紅寶鈿,飛燕重珠耳墜,海水玉綴珠明凰,尤其醒目的是雕鏤海東青的金圓,以綠松石串成項鏈,十分别致奪目。

若素由巧燕扶著坐在了熱炕上,搖頭失笑,王姨娘一如既往的『雷厲風行』,今天陶氏定是被氣的睡不著覺了。

不過她知道如今的表小姐也叫若素,不知回去之後作何感想?!

若素冷笑,昏黃的燭火下,一雙盈盈水眸綻放出璀璨的異彩來,柳氏的仇,自己的仇,遠哥兒的前程,她都要仔細謀划起來了。

巧雲咬著唇,看著自家小姐幾眼,又迅速撇開了去,若素前一世的卑微練就了她察言觀色的本事,當即是問:「巧雲,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如今父親不在京城,我們主僕四人算是『相依為命』,在我面前不必有所隱瞞。」

畢竟自己不是真的白家小姐,經過一個月的相處,若素髮現這兩個丫頭,外加林嬤嬤都是靠得住的人,所以不如把話挑明了。

巧燕知道瞞不住了,在巧雲開口之前說到:「小姐,其實您身上那塊玉佩是褚世子的,在您風寒期間,他來過白府,特地將這塊玉佩送給了大人,說是開過光的,可以驅魔辟邪,大人這才將玉佩又給了您。」

若素不禁凜然!

褚世子怎會好端端的送玉佩給父親?而父親竟然還收下了!

他定是知道褚世子的用意吧!

若素摩挲著腰間的玉件皺了皺眉頭,索性將它取了下來,反正女子有沒有腰間佩戴玉佩的習慣,父親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可不是真的十二歲涉世未深的白家千金,若素上一世只活到十八歲,可身為庶女,她每一天都過的比別人艱辛,看的也比旁人遠。

褚世子的用心,她也猜出了七八分。

只是,她不是白若素,也沒有攀附高門的心思。

就算她想通了願意攀高枝,以白家在官場的地位,褚家也不會給她正室之位,這輩子她誓不為妾!她的孩子也絕不會為庶出!

手裡的玉佩襯得手腕更為柔白,她如今的這張臉蛋比前一世還要好看。

柳氏在世時,常對她說:紅顏薄命。

事實證明柳氏和她都是命薄之人。

若素對漂亮的顏色並不是很歡喜。

她才不要薄命,這一世定要將上輩子未曾活得日子補回來。

思及此,若素對巧雲吩咐道:「父親給我準備的湯藥煮好了么?」

巧雲很快就從小廚房把葯端了過來。

這是白啟山托世外高人得來的方子,是調理身子的良方。

只是若素不知,這也是褚辰的手筆!

林嬤嬤服侍小姐喝了葯,給她端了清茶漱口,之後方才說道:「小姐,老祖宗給您分配了兩個一等丫頭,四個粗實的丫頭和兩個婆子,您要不要見見她們?」

說到這裡,林嬤嬤又從黃花梨木的案几上的托盤裡拿過一串鑰匙:「老祖宗給您歸置了一個庫房,老奴想著今後的東西肯定不少,就一併放入庫房,老奴明日就整理了冊子給小姐過目。」

若素淡淡抬眸,含了顆蜜餞在嘴裡,外祖母待她是沒話說的,她此舉無疑是告訴喬家所有人,若素是她的親外孫女,容不得旁人欺壓。

她對林嬤嬤吩咐道:「丫頭安置在屋外,幾個婆子就在小廚房吧。」

夜深了,涼風從窗欞的縫隙吹了進來,巧燕服侍小姐洗漱更衣,她比起巧雲來,要活潑善談的多,心眼卻不足,她問若素:「小姐,既然褚世子對您有意,您為何要避諱他?」

若素並不想過多解釋,語調已經有些冷了:「這等話,以後休要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