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宗明天下 >第1312章 船與人到京

第1312章 船與人到京 (1/2)

小說名稱《宗明天下》 作者:七帥  更新時間:2018-09-15 00:33  字數:3513

張輔招待父親與兩個弟弟在酒樓大吃了一頓,一直吃到申時初。張玉在越藩待了四年,雖然當初打過去的時候撈了一筆,張輔也給了不少錢,但總想著為兩個兒子積攢娶老婆的錢,畢竟張輔遠在京城,這個年代也沒電報,有事指望不上;後來兩個兒子成婚了,他又想著攢錢買地蓋大房子,所以他一直很節儉,不要說去城裡的大酒樓吃飯,就連村子裡過年的時候集資請戲班子來唱戲的錢都不願意給。

好不容易從邸報中看到張輔在伊吾再立大功、加封世襲伯爵的消息,張玉又天天等著允許他們回中原的消息,也沒心思去城裡大吃大喝。一直到又過了一年多被允許離開越藩返回中原,他才在臨走前請全村的人吃了三天的流水席,算是闊綽了一把。

但安南的廚子,還不是河內城裡邊大酒樓的廚師,如何能夠與大明京城的大廚相提並論?即使他原本在朱棣麾下時也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所以這次他一嘗到這麼美味的飯菜,差點兒將舌頭都吞進去,一點兒也不願浪費,都要吃進肚子。還是張輔勸道:「爹,兒子現在也是個伯爵了,您以後也在京城常住,還有的是機會享用美食,不必今日都非要吃個遍。」之後張玉才停下。

又在包廂里待了一會兒,張輔讓兩個弟弟扶著父親回家,自己去結賬。店鋪的掌柜的見到他雖然態度仍然十分恭敬,但他也能感受到一絲若有若無的抵觸之意。這當然很正常,誰家的酒樓平白無故兩個客人打了一架,不僅沒賺到錢反而向里搭錢能高興得起來?

張輔自己當然也能理解。所以他給了兩倍的錢,還對掌柜的說了幾句和軟話。張輔畢竟是伯爵,屈尊降貴和他這個掌柜的說和軟話,掌柜的怨氣頓時就散去了。

將這個小尾巴解決後,張輔就要離開這家酒樓。但他還沒走到門口,忽然面前閃出一人,這人出現的極為突然,要不是他反應快,就要撞上了。

「對不住」,那人匆匆說了一句,隨即走到大廳內一張桌子前,大聲對另外兩人說道:「你們知道了嗎?又有船隻從漢洲大陸返回京城了!」

「真的?」幾聲呼喊響起,不僅是他認識的這兩個朋友,還有另外幾桌的人。

「當然是真的,現在整個碼頭都在忙著卸貨,在碼頭做工的苦力都忙不過來了。」

「德林,建生,咱們趕快拿著錢去碼頭,看看有沒有什麼發財的機會。上一次從漢洲返回的船上買了作物種子或者其他什麼的都發財了,咱們可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趕快拿錢去碼頭!」其中一人馬上激動的喊了起來。但另外一人問道:「紹禮,這麼好的事情,你怎麼不獨吞,還來告訴我們?」

「我才有多少身家,能獨吞這個?而且剛才我在碼頭上也沒帶多少錢,回來取錢來了。正好路過這裡,你們又正好坐在窗戶邊上被我瞧見了,就告訴你們一聲,賺了錢也念我點兒好。不多說了,我也從家裡把錢取回來了,咱們趕快去碼頭!」說完這句話,他就拉著這兩個人以最快的速度結賬,然後好像逃單似的跑了。

受這幾個人影響,也或許只是去看熱鬧,酒樓內又有十來個人結賬走了。

「又有從漢洲大陸返回的船了?那國庫又要充盈起來了。」張輔嘀咕一句。漢洲大陸遍布金山他當然是不信的,但有很多金子、銀子肯定是真的。漢洲大陸什麼都沒有,幾位封到漢洲的王爺留著金銀用處也不大,多半會送回京城,一方面是進貢,另一方面是買很多東西回去。

張輔也挺高興。作為與國同休的世襲勛貴,當然願意大明國庫越充盈越好。不僅能夠保證他們的俸祿不拖欠,還能保證軍費不拖欠。

但這與他關係也不大,至少他此時認為關係不大,嘀咕幾句也就不再關心,走出酒樓上了自家的馬車。

馬車上,張玉正躺著休息。張玉畢竟年紀大了,雖然仍舊練武不綴,但身子骨也比不上年輕人了,剛才又吃的太多,身體受不住。但他精神頭還好,見張輔上了車,對他說道:「結賬怎麼不讓你的下人去?還親自跑去?有失身份。」

「是,爹,下次不會了。」張輔答應道。他平時當然也不會自己結賬,今日是因為特殊情況,但這就沒有必要向父親解釋了。

「文弼,你二弟、三弟年紀也不小了,都成親了,三弟也有孩子了,瓜州伯的世爵也是你自己掙得,讓他們住在府邸里也不合適。你在京城裡面找個地方,給你二弟、三弟蓋幾間房子住。」張玉又道。

聽到這話,張輗和張軏臉上頓時顯現出錯愕之色,同時也帶著一絲不情願;張輔剎那間也十分驚訝,但隨即明白了他的用意。

張輔與妻子李氏自從十年前他入京開始就夫妻二人一起住,早就習慣了這種生活,現下卻突然多出來一個老父親與兩個已經成年的弟弟,生活習慣也差距很大——張輔在京城一直跟從皇帝引領起來的潮流,兩個弟弟從前日子太苦時養成的壞習慣一時也改不掉——雖然才在一起住沒幾天,李氏已經私下裡與他抱怨過一次了。

張輗和張軏對此一無所覺,但張玉卻看在眼裡。他今年這麼大了還能有幾年好活?若是讓長子與二子、三子關係變壞,二子、三子以後可就徹底沒了前途了。不如趁著還有情分的時候分開。

他這也不全是自己琢磨的。從前朱贊儀在桂林當一個不管政事只管著三衛兵馬的藩王的時候,他的親兄弟除了逢年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