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儒道尋仙 >第十五章 風劍

第十五章 風劍 (1/2)

小說名稱《儒道尋仙》 作者:書見恩仇  更新時間:2017-01-01 09:04  字數:3831

「冰姐姐,就是這個人,他要把我抓回人類宗門裡,還要做我的主人……」

見靠山來此,霜焰靈狐一改之前的漠然,轉而變得極為委屈,似是一個孩子再向大人訴苦一般,不過想來也是,以小靈狐的修為境界,在高手輩出的靈獸一族,真的只算是個孩子罷了。

被其稱謂冰姐姐的清麗女子愛憐的看了眼滿臉委屈的小靈狐,轉而偏過頭,目光陡然冰冷下來,「他說的可是真的?」

「哼」回應她的,是周鵬一聲極為不屑的輕哼之聲。

「既然如此,你就要做好承受我霜焰靈狐一族,甚至整個靈獸部族的怒火」

聽聞這話,周鵬表情微不可查的一變,眼眸深處略過一絲慌張,但很快便被其掩蓋住,臉色愈發猙獰起來「這般看來,就只有將你們盡數殺了,放才能放下心啊」

話音剛落,周鵬長劍一抖,披散出漫天劍光,整個人化為一道虛影,朝著清麗女子爆射而去,眸中的殺意絲毫不減,尚還漸漸加深。

「殺了我?憑你也配?真真是好大的口氣」

女子一聲嬌喝,素手輕揚,濃郁的冰藍色光芒在指尖繚繞不斷,倏爾化為一柄滿是冰晶的長劍,竟也是揉身而上,瞬息功夫,便與那周鵬戰在一處。

隨著連綿不絕的金鐵交加之聲響徹,場中起勁翻滾,熾熱和冰寒交加,極為激烈。

突然,隨著一聲轟鳴,場中戰局立時分開,周鵬與清麗女子分列兩邊,視線竟不約而同的望向了另一端的戰局。

原本清麗女子除了小靈狐,誰都不會假以辭色,更別說注意兩個人類修士的戰鬥,但是此番,場中激蕩而起的強烈氣勢卻由不得他不去關注。

視線所至,楊軒渾身幾乎處處帶傷,鮮血早已染紅了青色長衫,我這奔雷劍的手不住的顫抖著,滿臉萎靡之色的緊盯著對面被厚重的銀色甲胄包裹的身影。

李霸刀已經很久都沒有這麼爽快了,不是只棋逢對手的爽快,而是虐人的爽快,祭出神通之力後,楊軒已經完全不能對其造成任何傷害,接連出了幾劍,甚至連天罡刀甲的防禦都破之不開,有何談能傷人?

反觀自己,速度和力量已經暴增到了一個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議的程度,隨隨便便的一揮手一抬腳,都威力無匹,不知道是自己心境的原因,因為內心那股變態的爽快感覺作祟,還是真實如此,李霸刀只覺得自己的神通之力威能無比強悍。

總而言之,這場戰鬥讓李霸刀心頭升起了難以言語的快感,楊軒身上大大小小不下數百道傷痕就是最好的證明。

「哈哈哈哈,小畜生,心性倒是尤為堅韌,也好,你殺我霸刀門下一名弟子,我便砍你一刀,而今才不過幾百刀,還差得遠呢,可千萬別這麼就死了啊」

李霸刀隱藏在甲胄之下的臉色無比猙獰,仗著天罡刀甲的防禦,若是楊軒並沒有什麼後手,可以說他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而今所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讓自己舒爽的將之虐殺。

楊軒臉色慘白的可怕,身體大量的失血已經讓其視線都微微模糊了起來,提著奔雷劍的手似是使不上力一般。

腦中對於疼痛的感知也已經麻木,無暇顧及,拚命的思索著破局之法,似還在猶豫著是否使用哪個傷敵一千如今的狀態自損可能達到一千二的仁道之劍。

他有信心,用出那一招之後,自己必勝,但是卻不能保證失去反抗能力的自己究竟會是何種下場。

此刻又聽到了李霸刀說的話,雙眼瞬間一眯,心中有了決斷。

「李老狗,你是不是覺得你很強?穿著一身烏龜殼便自詡無敵?」

聽著楊軒無疑算是賭氣成分多一些的話,李霸刀笑的更開心了,猖狂的笑聲透過厚重的甲胄傳出來,透著一股壓抑和沉悶。

「我今天就破給你看」話音剛落,顧不得李霸刀彷彿要笑死般的難聽聲音,奔雷劍一抖,渾身的氣勢一瞬間再度迸發,全身上下的傷口受此一激立時又有鮮血迸濺而出。

楊軒只覺得腦袋一陣眩暈,但卻咬破了舌尖強撐著。

下一刻,淡淡的風勢瞬間升騰而起,隨之而來的,是一股無比莊重的大勢,比之神通的玄奧,隱隱更上了一個層次。

「君子之風」一股浩然之氣繚繞不絕。

「萬民之風」而後便是形形色色的各式氣息,盤踞在奔雷劍身側,一如市井街邊的每個說生還熟的面孔,所體現的不一樣的氣勢和威壓。

「家國之風」空間之中瀰漫而出的大勢,莊重而典雅,楊軒彷彿置身於其中的人間帝王,受萬民朝拜,受天地敬仰,浩然而威的狂猛氣勢盡皆蘊於劍身之中。

「看我風劍,如何破了你這烏龜殼」愴然一聲大喝,揚劍劈斬,天地間只剩下那無比莊嚴肅穆的一劍,與之相比,天上的曜日都黯然失色。

李霸刀唯一露出一對眼眸滿是驚駭之色,這種威勢,自他修行以來,從未感受過,自凡體二重天,達至現在的二劫神通之境,其間少說也經歷過大大小小不下數千場的戰鬥,遇見過數以萬計的敵人,但卻從未領悟過這般莊重恐怖的存在。

「這、這究竟是什麼……」

滿心的疑惑得不到解答,眼見著璀璨的劍芒升騰而起,李霸刀知道,再不做出些反應,這一劍足以要了自己的命。

愴然一聲大喝,無窮的鋒芒之意自身上涌動,包裹其全身的天罡刀甲似是瞬間有了生命一般,不住的激蕩著凌厲的銳意,肉眼可見的,一道道尺長的短刀瞬間自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