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儒武爭鋒 >第一千七百零九節:大概是你笨吧!

第一千七百零九節:大概是你笨吧! (1/2)

小說名稱《儒武爭鋒》 作者:情殤孤月  更新時間:2018-05-17 01:24  字數:3748

「咳咳,老牛吃嫩草嗎?」

「想不到聖子殿下居然也好這一口啊!」

聽的這話,秦楓也是微微一窘。

不過轉念一想倒也是……

如今徐語嫣是在儒道小世界重生後的軀體,倒的確是自己的學生。

不過師生戀就師生戀好了,吃嫩草就吃嫩草好了……

嚴格算起來,秦楓與姜雨柔都還是師生戀呢!

然而就在這時,玄月宗聖女卻是淡淡說到:「我們修仙者,從來都只有道侶的說法,哪裡有什麼夫妻之說……」

「壽元動輒萬年千年,哪裡是像不能修鍊的凡人那般,只有百年壽數。」

她淡淡嗤笑,似是一眼看出徐語嫣體質虛弱,應該是不能修鍊,便含沙射影道:「修士能可能千年萬年只守著一個人,真是愚昧。」

徐語嫣哪裡想到夕月居然會這樣譏誚自己,登時俏臉通紅,一時不知該如何反駁她才好。

雖然徐語嫣在中土世界時,一直蒙受大家的照顧,百年時光過得都與大澤神朝的公主無異。

但此時此刻,她已身在了散仙界,也就是一個無權無勢,甚至連元神都很難凝成的弱女子。

如何能與這玄月宗的聖女爭風頭?

然而就在這時……

秦楓驀地拉了拉身邊的徐語嫣,將她護在了身後,轉而看向夕月淡淡說道。

「叫夫妻也不一定就不能相守萬年……」

「叫道侶也未必就一定能相伴終生,不離不棄!」

秦楓的話,綿里藏針,卻分明是護著徐語嫣,而且……

「如人飲水,冷暖只有自己知道……」

「鞋子合不合腳,從來也只有腳自己知道……不勞聖女殿下費心了!」

夕月聽得這話,登時隔著百步遠,臉就拉下來了。

但秦楓卻似是根本沒有考慮她的臉色,依舊與身邊的寒冰門弟子談笑風聲。

或者說,就算看到夕月拉下了臉,秦楓也並不在乎。

且不說夕月挖苦諷刺徐語嫣在先,是碰了秦楓的逆鱗,單說以秦楓的地位身份,又怎麼會在乎一個二流宗門聖女的臉色?

看到秦楓這樣的態度,夕月只覺得心裡一股無名火就竄了上來。

只聽得她旁邊立著的侍女,低聲撇嘴道。

「殿下幫了他這麼大的忙,他倒好,居然為了一個不能修鍊的凡夫村婦這樣落殿下的面子!」

「真是——不知好歹!」

那侍女也許本來存的是討好自己家聖女的念頭,哪裡知道……

「閉嘴!這裡哪有你這個小妮子說話的地方?」

被夕月一呵斥,侍女趕緊噤聲,連正眼都不敢抬起來看她一眼。

卻見著玄月宗的聖女夕月,盯著秦楓立在尚玄的飛劍上,遠遠而去的背影,若有深意地說道。

「本宮倒,你對這不能修鍊的村婦,有多痴心……」

「枉本宮從劍城起就如此護著你……」

「遲早要叫你跪在我的石榴裙下!」

……

秦楓與寒冰門眾人來的時候,坐的是楊雄的飛劍,緩慢無比。

回去時,坐的是尚玄的皓月飛劍,自是快了許多。

三天多的路程,返程時間算上天鶴宗來截殺的時間,也不過才剛剛兩天到晚而已。

秦楓也留了一個心眼,沒有讓尚玄和夕月以及玄月宗眾人送到寒冰門的山門下,只是在山門下就分別了。

尚玄倒也知道進退,沒有提要送進山門去的話。

反倒是夕月一直說要送進山門裡,秦楓當即就說道:「恐怕宗門長老有嫌隙,到時候就有更多話說了……」

「秦某可不想不明不白地背一個內通別宗的罪名!」

說完,秦楓自己就從飛劍上跳了下來,對著百名寒冰門弟子說道:「我們走山路上山,不勞煩玄月宗的道友了!」

雖然寒冰門眾人都覺得坐飛劍舒服,但秦楓執意要走山路,他們也只有從命。

畢竟時至今日,秦楓已經在百名寒冰門弟子當中擁有了絕對的權威。

可是當秦楓一行人,當真回到寒冰門的時候,麻煩卻才剛剛開始而已。

「秦楓那個廢物聖子居然回來了?」

守門值勤的弟子登時就驚住了。

「等等,楊雄師兄怎麼會……怎麼會被捆著啊?」

「還被斬斷了一條右臂?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登時,就有弟子驚慌失措,拚命朝著內殿跑去通報了。

「不得了,不得了了!」

「各位長老出事了,出大事了!」

待到秦楓一行人跨入大門時,一人已是帶著上千名寒冰門弟子徑直圍了上來。

不是旁人,正是寒冰門二長老林南天的孫子——林劍。

這面癱臉的傢伙,身後帶著千名弟子竟是如臨大敵一般將秦楓以及他從天鶴宗帶回來的圍在中間。

刀劍出鞘,竟是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模樣。

秦楓倒還安之若素,李蒙等等在天鶴宗九死一生回來的寒冰門弟子們頓時就忍不住了。

「你們就是這樣的態度對我們?」

李蒙大聲喊道:「聖子大人在天鶴宗據理力爭,九死一生,外斗天鶴宗奸賊,內鬥叛徒楊雄,好不容易才將婚約給解除了……」

「你們就是這樣歡迎聖子殿下的?」

聽得李蒙的話,圍困住這百人的寒冰門眾弟子,皆是面面相覷。

「天鶴宗放棄跟我們寒冰門的婚約了?」

「我們寒冰門被天鶴宗吞併的危機,居然解除了嗎?」

「這個廢物聖子做到的?這怎麼可能!」

林劍聽得周圍的弟子人心動搖,當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