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空間炮灰生存 >第802章 深情告別

第802章 深情告別 (1/2)

小說名稱《空間炮灰生存》 作者:幽幽弱水  更新時間:昨日02:17更新  字數:3566

最後幾粒米送進嘴裡時,咖啡來了。

何凝煙喝了一口後,悠悠地問:「博士,有沒有想過,我根本就不能抵抗病毒?」

克萊舒曼就這樣看著她,騙鬼去呀,所有人都看著她身邊的人,一下全倒下了,就她沒死。

「病毒是什麼類型的?」她又問:「雖然我不是很懂,但我會去盡量理解,麻煩說得簡單點,畢竟我不是博士,也沒拿過什麼學位證書。」

不光是沒學歷,就連個人資料在檔案庫里都沒有。指紋、面部掃描,所有的一切,都對不上檔案庫里的任何一個人。

克萊舒曼想了想:「這是一種之前從未發現過的病毒,當光球爆炸後,產生了地震效應,也將病毒擴散出去。病毒會侵入血液內的每個細胞,細胞跟隨病毒一起死亡,讓血液凝固化。」

何凝煙微微皺眉,靠在椅子上:「就跟凝固型蛇毒一樣?」

有些蛇毒在血液里,不出一會兒,血液就會凝固,就跟果凍一樣。

克萊舒曼承認:「有點象!」當然不完全是,促凝型蛇毒是因為凝血激酶樣活性,籠統的來說含有第x因子的激活質,能激活第Ⅴ因子、凝血酶原或有凝血酶樣活性。而病毒更加複雜,但大致死亡情況是差不多的。

何凝煙回憶著:「那麼那些和我接觸的人,他們還活著嗎?」

「還活著。」

又問:「病毒不是到時跟著血細胞全部死亡,哪裡來的病毒**?」

「病毒會在高溫情況下存活,我們在鍊鋼廠還燃燒的鍋爐里,發現了存活的病毒。」克萊舒曼也感覺到了不可思議:「按照正常情況,這種極端高溫只會殺死病毒,」

結合種種,何凝煙沉思了一會兒,抬起了頭看著對方:「博士,我之所以沒死,是因為我二次爆炸時,都沒在城裡。這種病毒我估計是有失效性,當發生爆炸時,它會隨著爆炸侵入人體,過了一段時間,所有在空氣中的病毒全部消失,而這種病毒不具有傳染性。」

她深深地看著博士:「如果爆炸時,我在現場,我也會死。」

克萊舒曼微微側頭,隨後眉頭微鎖。。。說得很有道理,是有這個可能。

「能不能聊聊,那光球是怎麼回事?」何凝煙端起咖啡:「為了不被你們又扔進城裡,我很想證明一下,我還是有點用的,麻煩了。」

克萊舒曼站了起來:「抱歉,失陪一下。」

還沒說光球是怎麼回事,就先要走了?看來這件事,他做不了主。畢竟他只是個博士,為某方服務,或許在實驗室,是把目標**解剖了,還是切成片,是由他決定,但其他事情,也需要向上彙報。

何凝煙沒有說話,拿著咖啡慢慢地品。

過了會兒,工作人員過來,請她去更換衣服。她趕緊地將杯子里的咖啡全都喝了。

原來的加油站工作服已經被處理掉了,所以給了一套也不知道是誰的深藍色工作衣。這衣服可真難看,應該是機修工的吧。

穿好衣服,光著腳剛走出更衣間,立即就有二個兵走上來,給她雙手反剪到背後,上手銬。

而克萊舒曼博士走了過來,沒有說話。

但何凝煙敏銳地看到他的嘴唇微微動了一下,或許這代表則。。。欲說還休。

她笑了:「謝謝你來送我。」

克萊舒曼帶著淡淡的歉意:「對不起。」

「不用,這不能怪你。」她試探地問:「我會被送到哪裡?」

克萊舒曼沒有回答。

時間不多了,她直接問:「是不是下一個可能被攻擊的城市?」

克萊舒曼不經意呼吸加重了點。。。好吧,她又一次的猜對了。其實剛才她故意說送回到城裡去,就是要讓可能監控的人留下一個選擇。是**實驗這個沒用的人呢,還是送回到城裡,實地檢驗。

如果沒有剛才那句話,她現在極有可能上的不是手銬,而是直接扔進實驗室,再放上一點病毒給她吸吸。

而克萊舒曼真的也幫了點忙,大約不想親手殺了她。否則選擇在這裡實驗的話,她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到了城裡,或許還有活命機會,只要在病毒投向城市前離開就行。

她想了想:「能不能解開手銬,只需要幾秒。」

看著四周人保持平靜的臉,緩緩對著克萊舒曼說:「我想擁抱你一下,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這下二個大兵要發愣了,這可是要殺她的人,她卻臨死之前想要擁抱!

克萊舒曼一直看著她:「打開手銬。」

「博士!」

「聽到沒有?打開手銬。」

在克萊舒曼的命令下,士兵還是打開手銬。

手銬打開了,她抹了抹雙腕,隨後走到克萊舒曼面前。

只要見到過金的人,從此後世界無其他美男。這個博士長得還算馬虎,中年到了、加上原本智商高,智商高往往額頭比較寬廣,讓他的髮際線略高。整個臉型看上去就是智慧型的,身材也保養得不錯,看來他實驗之外、定期健身的。

在實驗室里男多女少,就算有女的,如果看到處理的這些事物,早就嚇跑了。外加上高於人類的智商,和fǎn射huì的思想,單身和孤獨是必然的。

所以她要賭,賭活命的機會。這個博士或許是她唯一的機會了!

抬起頭,看著高出她半個頭的博士,按照歐美人的身材,勉強算是及格了。這把年齡,再帥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歲月在他的臉上毫不留情留下了皺紋。

何凝煙一隻手輕輕地扶上了博士還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