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級刷臉帝 >第三十六章:植物人?

第三十六章:植物人? (1/1)

小說名稱《超級刷臉帝》 作者:夢魔俊俊  更新時間:2016-09-15 11:52  字數:2508

這些,店內正在吃飯的人們完全不知道。

一開始大家都還在吃飯有說有笑的,可過了十多分鐘,還不見楊佐回來。

方菲菲和王林兩人坐不住了,走去看看怎麼回事。

可就當他們看到地上躺著的楊佐,頓時大驚失色。

王林馬上用手放在楊佐鼻間探了探,當一股熱氣扑打到他手上的時候。

王林呼了口氣,好像是安撫方菲菲又好像是安慰著自己般的小聲道:「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

方菲菲聽到也是鬆了一口氣,當她緩過來之後,她抱著男友,仔仔細細的看著男友的身體各處有沒有受傷。

沒有一個地方受傷,怎麼會突然暈過去?方菲菲很是不解,男友身體一直很好,沒有什麼問題啊!怎麼突然間就暈倒了?

就在她不解的時候,吃飯的眾人不知何時已經走過來了。

眾人問清楚情況之後,其中一人最先想到打120,於是,這次的聚餐就在楊佐暈倒事件中而提前結束了。

醫院中,蔣琴不停的流著眼淚,雖然醫生已經跟他們說楊佐並沒有任何問題,昏迷可能是勞累過度,醒來的時間暫時不確定,可能是一兩天,可能是一兩個月,也有可能是一兩年雖然說到最後,醫生沒有繼續說下去,但在場的人都知道,那就是可能楊佐永遠也醒不過來

作為母親的蔣琴,看到病床上自己的兒子一動不動的躺著,那種撕心裂肺而又滿受煎熬,如刀割般心痛感,令她幾乎窒息。

正在抱著蔣琴不停安慰著的楊平武,雙眼通紅,臉上的淚痕清晰可見,可見這個鐵錚錚的漢子也是滿受煎熬,畢竟這是自己唯一的兒子,一個懂事爭氣,而又成熟穩重的乖兒子。即使小的時候調皮搗蛋,高中時也經常打架鬧事,但打高二以來,兒子就變的很是懂事,一點都不用兩人擔心什麼。

就在不久前,兒子還回到家告訴了他們一個好消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自己的兒子靠股票賺了錢,還拿錢跟小林子合夥開了個燒烤店,他也經常偷偷的看過左鄰燒烤的生意,好傢夥,那是不斷的有人到店裡吃燒烤,他從左鄰燒烤下午開門到晚上關門,一直在陰暗的角落裡站著看,幾乎沒有斷過,不停的有人進去出來。之後他又偷偷的在角落裡蹲了兩天,才徹底放下心來,兒子和小林子的經營能力不錯,還弄了個什麼詭故事競猜,會員卡制度什麼的,總之自己的兒子出息了,賺錢了。

可誰能想到,這才沒多久,那個前幾天還站著自己面前,笑著叫自己爸爸的兒子。此刻,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像個植物人一樣,一動也不會動。

病床邊,還有王建發,他雙眼也是通紅,儘管醫院再三保證楊佐身體上沒有任何問題,可楊佐一天沒有醒過來,那他們一天也不會放下心來。

王建發也通過秘書知道了自己兒子和二兒子楊佐兩人合夥開的生意很是紅火,心裡也很是滿意,當時給的三次幫忙的機會,他們也一直沒有用過,他也很是欣慰。

可是今天他突然接到了兒子的電話,本來還高興的王建發,在聽到兒子機械般的說著楊佐昏迷的事情。

頓時,手機掉落在地,身體僵硬。

今天,他推了很多重要的事來看楊佐,在省級領導面前好說歹說的才抽了半天的時間。

本來,王建發是等著四五天後,等事情都忙完了,就喊楊佐一家來自己家一起吃個團圓飯。上一次吃團圓飯的時候還是半年前,可沒想到

病床邊,正在死死的抓著楊佐右手的王林,雙眼全是死灰,猶如死人一般,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楊佐看。

他正在陷入回憶,那個只屬於他和楊佐的回憶,小時候的調皮搗蛋,村裡小賣部的歡樂,與楊佐分別來到黃海市,高中時楊佐來到黃海市跟他一起上學,兩人一起上大學等等。

王林的痛苦,絲毫不亞於蔣琴,他和楊佐,從小到大都在一起,那些過往的回憶,像是幻燈片一樣,在王林的腦海中不停的播放著不同的畫面。

病房內並沒有方菲菲的身影,由於男友家人都在,男友又因為兩人的家庭懸殊,一直隱瞞著二老。而現在,男友的家人無時無刻都陪伴在病房內,讓她無任何可趁之機。

宿舍中,方菲菲以淚洗面,男友的情況她也通過王林知道了。

躺在床上,她想起了他們兩在迎新晚會剛認識那天。

當楊佐走到自己身邊打招呼的時候,她看到了他那張帥氣的臉,最吸引他的是對方那憂鬱的氣質。

一瞬間,她那顆從未起任何波瀾的心,在撲通撲通的狂跳著。

對方就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兩人從未見過面,但又卻覺得自己與他的相遇,是宿命。

這種感覺,任何言語都無法表達。

「嗨,你好,我叫楊佐,很高興認識你!」

「你你好我叫方菲菲,也很高興認識你!」

「今晚月色很美,天氣不錯!」

「下著小雨天氣還不錯啊?」

「不錯不錯」

「你很緊張么?」

「沒有啊!」

「那你怎麼滿臉是汗!」

「哦,這個啊,天氣太熱了!」

「沒有啊,我穿著長袖都覺得有點冷,你穿的還是是短袖,怎麼會熱呢?」

「那個」

她還記得當初男友那笨拙的搭訕技巧,一點都不會撩妹。以前追自己的那些男生哪個不是能說會道的,各種花樣層出不窮。而他連泡妞寶鑒都沒看過就來學人勾搭妹紙。

想到這,方菲菲又破涕為笑,接著又笑著流下了眼淚,這模樣甚是詭異,就像一個

還好她們宿舍是兩個住的。

鄭菲羽睡的很熟,她今天不停的安慰著閨蜜,不是遞紙巾就是倒水,還說笑話逗方菲菲開心,又大半夜的去超市買了啤酒零食,陪著方菲菲一起喝酒一邊說著自己的囧事。十分鐘前,她才在方菲菲的保證下躺到了床上,現在還在打呼嚕呢。

翻了個身子,方菲菲又想起了自己和男友過去的種種。

他總是那麼的冷靜而又霸道,他還是一個不懂得浪漫和情調的男朋友。每次自己過生日只會送自己一個小娃娃,還是一個做工粗糙的娃娃。

方菲菲當然不知道娃娃是楊佐親手做的,而且楊佐還在每個娃娃裡面都留了一張紙。這些,方菲菲至今還被蒙在鼓裡。

想著想著,哭累的方菲菲進入了夢鄉。

進入了一個只屬於她和楊佐的專屬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