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級刷臉帝 >第三十一章:王林戀愛了?

第三十一章:王林戀愛了? (1/1)

小說名稱《超級刷臉帝》 作者:夢魔俊俊  更新時間:2016-09-15 11:52  字數:2387

楊佐回道,「你先出題吧。」

「好,那你就背出荀子的勸學。」

王道對自己出的這個題目很是自信,這麼冷門的文言文,學校的老師連提都沒提到過。

楊佐在得到記憶人格的時候,每天都花一個小時的時間記一些東西,這勸學他當然也記憶過。

當下,楊佐就直接背了起來,「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木直中繩,輮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故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聞先王之遺言,不知學問之大也。干、越、夷、貉之子,生而同聲,長而異俗,教使之然也」

十分鐘後,楊佐全部背完。

那些正在看勸學的人,瞬間在黃海風雲直播間刷了一連竄的禮物。

當然楊佐是看不到的。

王道也是驚訝,沒想到這個他都能背出來?高中是有這篇文言文,但是一般老師都不會提到的。

沒讓他多想,楊佐的聲音就響起,「好了,輪到你了,你就背《世說新語》里的任誕篇的前一千字。」

聽到對方讓自己背的是這個,王道先是狂喜,接著又想了會,自己以前是背過這篇文章的,但是中間有點忘了,還好對方讓自己背的是前一千字。

搖了搖頭,王道開始背,「陳留阮籍,譙國嵇康,河內山濤,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亞之。預此契者:沛國劉伶,陳留阮咸,河內向秀,琅邪王戎。七人常集於竹林之下,肆意酣暢,故世謂竹林七賢。阮籍遭母喪,在晉文王坐進酒肉。司隸何曾亦在坐,曰:明公方以孝治天下,而阮籍以重喪,顯於公坐飲酒食肉,宜流之海外,以正風教。文王曰:嗣宗毀頓如此,君不能共憂之,何謂?且有疾而飲酒食肉,固喪禮也」

等到背完之後,王道心裡也就緊張,想摘下眼睛上的布看公屏上的粉絲們的討論,但這是規則,沒有辦法,不能摘下,所以他還不知道自己背的到底對不對。

他的擔心是沒必要的,因為公屏上一群人給他刷著禮物,還滾動著一連竄的666。

楊佐聽完也是點點頭,看來對方還是有點料的,不然憑他那長相也不可能會做上主播。

「那現在開始第三個回合吧,我先背。」

說完,楊佐開始背了起來,「也全其貴子君,光其見地,明其見天。人成謂之是夫,應能定能。應能後然定能,定能後然操德。操德謂之是夫,是由乎死」

二十分鐘後,全部背完。

公屏上一片寂靜。

幾秒後,公屏上瘋狂的滾動著禮物和稱讚的文字。

而王道,他背都濕了,實在是這個楊佐太吊了,說倒背還真能倒背出來,自己可背不出來,這倒背他真沒那本事。

「好了,輪到你了。」

楊佐摘下了眼罩,適應了下光線。

他已經背完了,而且還全是對的,當然可以摘下眼罩。

此刻他點了根煙,平靜的看著畫面中的王道。

王道這哪會背啊,打死他也背不出來啊。

過了三分鐘,他在很是不甘,自己背不出來會受到很多粉絲的鄙視不算,還要叫對方三聲爺爺,給對方刷五百架的飛機,到時候自己哪還有臉做主播。

突然他靈光一閃,摘下了眼罩,對著鏡頭惡狠狠地說道,「哼,小白臉,你肯定是作弊了。」

楊佐也是一愣,旋即就哈哈大笑,「你真是搞笑了,我蒙著眼睛雙手抱頭,怎麼能作弊?」

王道早就料到對方會這麼說,繼續說道,「你肯定是提前跟別人語音,讓別人給你報出來的。」

楊佐回擊道,「我語速應該不慢吧?別人報出來,我要是聽別人報我才說出來,能那麼快說出來么?而且我麥序上就我一個人,語音是開著的,別人說話,直播間的人會聽不到么?」

接著又冷冷道,「呵呵,你不就是背不出來,輸不起么,這樣好了,一千架飛機不用刷了,你叫我三聲爺爺就行了。」

王道一張臉漲的通紅,慌亂道,「你一定是作弊了,肯定是,我不服,有本事再比。」

楊佐搖了搖頭,「垃圾一個,還記憶王,丟不丟人,沒那本事就別做那大頭,你這種渣渣還做主播,滾吧,老子關連線了,看你那***老子就噁心。」

此時,王道直播間的粉絲們。

「呵呵,我真是瞎了眼,一直支持這種垃圾主播。」

「哎,輸就輸,沒什麼大不了,竟然耍賴,還用那麼荒唐的理由來誣陷別人。」

「垃圾一個,退關注吧。」

「我們黃海市的都跟我去黃海風雲直播間吧,看看人家楊佐的氣量和能力,再看看這種人,我就呵呵。」

「對,黃海市的都去楊佐那。」

「這個廢物我早就不爽了,我現在就去發帖,讓大家看看這種垃圾的真面目。」

王道看著公屏上粉絲們的漫罵,惱羞成怒,直接在自己的直播間破口大罵。

本來還有些對這個直播間有感情的粉絲們還在猶豫,現在看到自己一直支持的主播這樣子。想也不想,直接就退了關注離開了直播間。

黃海風雲直播間。

楊佐看到直播間的人數從八百直接到了六千多,心裡也是樂開了花。

「歡迎新來的朋友們來到我的直播間,下面我為大家演唱一首《天使》,大家把禮物刷起來。」

經過了一個多星期的直播,楊佐也漸漸喜歡上了這種感覺。

時間到了中午十二點鐘,肚子餓的咕咕叫了,王林還沒有回來。

楊佐打了幾個電話給對方,可一直無人接聽,「王林這小子幹什麼呢!」

又打電話給了鄭菲羽。

「喂,是小羽么?」

「怎麼了?」

「王林跟你在一塊么?」

「沒沒有啊,你怎麼會想到我跟他在一塊的啊。」鄭菲羽說話支支吾吾的。

此時餓的前胸貼後背的楊佐,絲毫沒有注意到鄭菲羽的異常,只是匆匆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