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級刷臉帝 >第十六章:羅信的戰帖

第十六章:羅信的戰帖 (1/2)

小說名稱《超級刷臉帝》 作者:夢魔俊俊  更新時間:2016-09-15 11:52  字數:3590

楊佐看著離開的四人,心中悄然升起了一個計劃。

「佐佐木,接下來該怎麼辦?」

王林看楊佐愣在原地,開口提醒著。

「不急,先探探底,了解清楚了再說,我們先把對么那三胖燒烤店的事給搞定了。」

楊佐眯著眼睛,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行,有計劃了么?」

王林一看楊佐這表情,就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恩,差不多了,先把會員卡的事情給辦了。」

王林點點頭,兩人開始討論會員卡的制度。

一個小時後,兩人達成共識。

辦理會員卡的價格為五十元,可享受九折優惠,顧客在結算前出示會員卡,一次性現金消費滿一百元積一分,滿兩百元積兩分,依此類推消費越多積分越多,零頭不累積,一個積分可以抵用一元現金。

另外,顧客充值一百元送二十元,充值兩百元送四十元,依此類推。

討論完之後,兩人就去廣告公司訂做會員卡。

辦完之後,已經接近三點。

兩人又回到店裡,開始熟悉起店裡東西存放的位置和一些重要的東西。

時間到了四點,左鄰燒烤開門,員工們都分別到自己的崗位上。

緊接著大家就開始忙了起來。

一直忙到凌晨兩點,才在客人們的抱怨下關了門。

沒辦法,有些客人還想再點吃的,但是店的營業時間是到凌晨兩點,總不能因為幾個客人就破了規定。

關了門,兩人清點了下營業額,有一萬二,可以說相當不錯。

一切都弄好後,兩人就鎖了店門,翻牆回了宿舍。

......

第二天,兩人還是被女友和鄭菲羽的敲門聲給吵醒的。

楊佐一看時間已經中午12點了,趕緊拉著王林洗漱穿戴好,才開了門。

「我說你們兩個,跟個豬一樣的?睡這麼久。」

門一開,鄭菲羽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楊佐看王林又要張嘴互掐,連忙搶先道,「沒辦法,店要2點才關門,睡得晚。」

「佐佐,今天下午有籃球比賽,我們歷史系和外語系的。」

方菲菲也連忙轉移話題。

「對啊對啊,之前校草排行榜輸給你的外語系羅信還對你發下戰書,說你是個小白臉。」

鄭菲羽一聽到今天的籃球賽,雙眼冒光。她平時最愛八卦什麼的了,校草評選還是她在方菲菲的手機上偷了楊佐的照片給傳上去的。

楊佐搖了搖頭,面無表情的說道,「沒什麼興趣。」

「你確定?」

鄭菲羽一臉壞笑的看著楊佐,等你看到學校論壇上他們說的話,我看你還忍不忍的了。

「恩,不去,我做人一向低調。」

楊佐開了個讓大家都忍俊不禁的冷笑話。

「哼哼,我先給你看個帖子,你在考慮要不要繼續低調下去。」

鄭菲羽拿出手機,點了幾下,遞給了楊佐。

帖子是昨天發的,只見上面寫著:

戰帖

歷史系的垃圾們,你們整日吹著楊佐籃球有多牛比,自稱校園無敵手。經一致決定,我外語系想來討教討教,時間定在明日下午一點,地點體育場。請小白臉楊佐帶好你的家屬們,接受洗禮。

————外語系羅信爺爺。

下面則是一些近期的留言。

「然而一天過去了,小白臉楊佐還沒應戰,原來是個吹牛比大王。」

「小白臉楊佐不敢應戰,以後你們歷史系的垃圾見到我們要叫爺爺。」

「跪下磕頭,就放過你們歷史系,還有那渣渣楊佐。」

「一個靠女人吃軟飯的垃圾而已,不必理會。」

「整天帶著一個那叫什麼J,B王林的跟班,到處轉悠瞎嘚瑟,早想教訓他了。」

「那什麼王林嘴臭的很,孫子一個,不就仗著有個當官的爹么,看他那鳥樣就知道他爹什麼德行,肯定是個貪官。」

......

首先看到戰帖的時候,楊佐冷笑一聲,「真能瞎說。」

在往下看,當看到那些說自己兄弟和王建發的時候,楊佐一張臉陰沉的可怕,前面說的那些他都可以無視掉,一些跳樑小丑而已,但是說自己的兄弟還有說自己的叔叔,這他嗎他還忍得了么?不給他們點顏色瞧瞧,一個個都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看著楊佐那陰冷的樣子,鄭菲羽不禁打了個寒顫,這氣場也太強大了吧?

楊佐把手機遞給鄭菲羽,嘴角揚起了邪惡的笑容,轉頭對王林說道,「你發應戰,我來喊人。」

說完,就掏出手機打了幾個電話。

五分鐘後。

王林黑著臉說道,「應戰帖發了,下午打的他們叫爹。」

「恩,走吧,我們去吃飯,吃完直接去體育場,跟剩下的三個人回合。」

事情搞定之後,楊佐大手一揮,眾人往校外走去。

吃飯的時候,四個人沒有一個說過話,王林和楊佐是心情極差,不想說話,而另外兩人則是不敢說話,都被楊佐兩人的表情給嚇到了,方菲菲還好,前幾天發生的那些事,她就已經接受了自己男友的另一面,而鄭菲羽就不一樣了,她可是頭一次見到楊佐兩人這樣子,那表情那氣場,楊佐還好,一向高冷,王林就不一樣了,平時那麼逗比的一個人,再看看現在這個樣子。簡直不是一個人嘛。

當然她也不是那種沒見過世面的人,以前家裡來客人,什麼人都有,她都已經習以為常了,剛開始看到楊佐兩人的樣子,更多的是驚訝,驚訝過了,那她就恢復原本的開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