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488章 找打

第4488章 找打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366

「婚事不是你做主!」

一聽這話,修蓉氣得是滿臉淚水,指著南宮渾天道:「好,我說了不算。那你殺了我,我就是死,也絕不嫁給你這個自以為是、囂張狂妄、無恥之極的混蛋。」

此言一出,氣氛徹底地僵持了。

若是互相指責,那是一回事。

可現在修蓉卻是直接罵南宮渾天混蛋,南宮渾天已是怒不可遏。

不過在劍閣眾人看來,卻是修蓉被污衊,受了莫大的委屈,對南宮渾天簡直是罵得好。

南宮渾天冷聲道:「修蓉,婚事……」

這時,修莫遠開口,冷聲道:「婚事只是意向,雙方並沒有定下婚約。我著實是看不上南宮渾天的人品,自然不會把孫女託付給這種人。婚事就休得再提了,不然的話,辱沒了我孫女。」

聞言,凌玉宗的人,面色全都變了,驚訝、憤怒、意外地看向修莫遠,沒想到他把話說得這麼絕。

這可不僅僅是指責南宮渾天,因為南宮渾天人品不佳,他的師傅田伯漢自然也有責任。

修莫遠的話,毫無疑問,是撕破了臉。

這讓凌玉宗的人都很震驚,在他們看來,修莫遠不應該這樣做,因為浩氣劍閣打不過凌玉宗。

他們卻不知,修莫遠對孫女最是愛護,兼之今日之事鬧得這麼大,為了孫女、為了整個劍閣的尊嚴,他不會讓步。

而此刻在劍閣眾人眼中,修莫遠簡直是太帥了。

「修閣主,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一道陰測測的聲音,從坐在桌前的田伯漢口中發出,透著一股威嚴和壓迫,彷彿他才是此地的掌舵者。

修莫遠知道今日難以收場,也沒有了顧忌,對田伯漢道:「如果田兄沒聽明白,我可以再說一次。」

田伯漢目光一冷,差點就拍桌而起。

但他還是壓制了怒火,這裡是浩氣劍閣,他就算再強,還不敢在這裡動手。

他陰陽怪氣道:「很好,既然如此,那你們浩氣劍閣想要開採的礦藏,就趕緊打消這個念頭吧,凌玉宗絕不會與你們合作。」

修莫遠心底一顫,對此頗為遺憾,但還是硬氣道:「凌玉宗不合作,我們浩氣劍閣也死不了。」

田伯漢雖不動手,但嘴上卻不會認輸,威脅道:「修閣主,今日之事,我自會稟報凌玉宗宗主,到時候……」

沒等田伯漢把話說完,修莫遠做了個請的手勢,道:「慢走不送。」

到了這個份上,田伯漢哪裡還按捺得住火氣,騰地起身,一副要對修莫遠動手的架勢。

南宮渾天雖然剛才囂張無比,但此刻卻驚出一聲冷汗,若是今日在這裡出手,雙方就徹底開戰,他這所謂的天才,根本就別想走出浩氣劍閣。

他連忙上前一步,將田伯漢拉住,道:「師尊,我來。」

田伯漢起身之後,也覺得自己衝動了,但礙於面子,已是決定出手。

關鍵時刻,南宮渾天給了他台階下,他心裡暗暗鬆了口氣,表面上卻不認輸,冷聲道:「浩氣劍閣,好,很好。」

南宮渾天對修莫遠一拱手,道:「修閣主,婚事、合作,都不談。不過,我要找劍閣一個人,若是劍閣真有膽氣,可敢讓此人與我一戰?」

到了這份上,修莫遠如果說不,這氣就泄了,劍閣的尊嚴,弟子們的氣勢日後都會受到影響。

他略思索了下,心想南宮渾天找的人,定然不會是個弱者,十有八九是鑄劍宮首席弟子崔安,或者是自己的大弟子令夏。

對了,令夏,怎麼沒看見。

修莫遠收回思緒,心想無論是令夏,還是崔安,雖不說有絕對把握戰勝南宮渾天,但也可以一戰。

他對南宮渾天道:「你要找誰?」

「陳陽。」

南宮渾天說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意外的名字。

修莫遠一聽,立刻聯想到被令夏成為劍閣古往今來第一天才的陳陽。

但他卻裝糊塗道:「哪個陳陽?」

南宮渾天沒有回答修莫遠的話,目光掃過全場,冷聲道:「陳陽與我有些恩怨,我今日來,便是想解決恩怨。如果浩氣劍閣真有膽氣,陳陽是男人,那就出來與我一戰。

陳陽雖然強,但頂多戰勝尊域境,不可能是南宮渾天的對手,修莫遠自然不願讓陳陽出戰。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從南宮渾天后面的人群中傳來:「南宮渾天,你在慶王殿中,被我打得還不夠,現在又來找打嗎?」

好狂!

眾人心頭一跳,都目光一轉,看向了說話之人。

那人,正是陳陽。

在南宮渾天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陳陽就已經知道,這個陰險的傢伙,是想要對付自己。

而之後修莫遠的態度,徹底將陳陽折服,對浩氣劍閣產生了濃濃的歸屬感。

這種骨氣、尊嚴、氣勢,才是他想要的。

此刻他站出來,除了南宮渾天、米荔等少數人,其他人都是一臉疑惑,想不通一個尊域境三重的弟子,怎麼會被南宮渾天盯上。

兩人的差距之大,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陳陽!」

南宮渾天看到陳陽,眼中閃過冷厲的殺意,陰笑道:「你如此囂張,不知道可敢與我一戰?」

在修莫遠眼裡,陳陽就是浩氣劍閣的未來。

但現在,陳陽絕不是南宮渾天的對手,若是死了,劍閣的損失巨大。

而且,讓陳陽退下不戰,並不丟臉,因為兩人境界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可是,沒等修莫遠出言拒絕,陳陽冷笑道:「南宮渾天,看來上次在慶王殿,你被我打得屁滾尿流,你果然是還嫌不夠痛,今天又想被我打得落花流水才開心。既然如此,我若是不滿足你,豈不是很沒有人性。」

嘩。

頓時,整個劍閣一層大殿中,一片嘩然,都沒有料到,陳陽居然答應和南宮渾天一戰。

這簡直就是……送死啊。

已經擦乾眼淚的修蓉,看到陳陽臉上自信的笑容,芳心一顫,擔憂道:「難道他出手,是……為了幫我出氣?可是,他又怎麼打得過南宮渾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