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484章 輸的是人心

第4484章 輸的是人心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18

陳陽心頭一跳,沒想到陸昌平知道慶王殿的事情,居然是因為狂瀾。

狂瀾心思細密,出手狠辣,當時在慶王殿,的確是把陳陽騙了。

最後如果不是骨族出手,陳陽可能就栽在了狂瀾的手上。

當時狂瀾損失一條手臂,陳陽早已料到,狂瀾總有一天回來報仇,但沒想到對方會來得這麼快。

不過還好陸昌平貪圖寶物,不然真把陳陽引到狂瀾的面前,就算陳陽使出渾身解數,也別想活命。

「怎麼,想好了嗎,把東西交給我?」

見陳陽陷入思索中,陸昌平笑著道。

陳陽收回思緒,搖了搖頭,道:「陸師兄,你做了個錯誤的決定,就是單獨面對我。」

「陳師弟的意思是說,我不是你的對手?」陸昌平笑著道:「你雖然天賦很高,但尊域境三重的修為,要想擊敗尊域境九重的我,根本不可能。再說了,我既然是弒劍宮的大弟子,實力在尊域境中,也是首屈一指的,被你打敗,豈不是很沒面子。」

陳陽沒有和陸昌平爭論,到底誰更強,而是問道:「陸師兄,你確定要與我為敵?」

陸昌平眼中閃過狠色,然後笑道:「陳師弟,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我不過今日才相識,毫無感情,你又身懷重寶,我不殺你,殺誰?」

「你和修師妹的關係很好,難道也是裝出來的?」陳陽又問道。

「我和修師妹從小一起長大,我把她當成妹妹,怎麼可能是裝出來的感情。」

陸昌平笑容收斂,眼中閃過一抹怨恨之色,沉聲道:「可是我各方面都出色,浩氣劍閣閣主那老糊塗,卻不願收我為徒。那時候,我就已經明白,在這個世界上,我只能靠自己。資源、寶物,全憑自己的本事。」

「你這種心性,閣主不收你為徒,實在做的太對了。」

陳陽笑了笑,轉身朝著浩氣劍閣的方向飛去,道:「念在你幫我傳話的份上,我放你一馬,你若是冥頑不靈,休怪我下手無情。」

「你放我一馬?陳師弟,你未免太自大了。」

陸昌平殺意縱橫,右手一掌朝著陳陽打去。

他自視甚高,並未把陳陽放在眼裡,此時領域未放,星能也為達到極致,只是簡單的一掌轟向陳陽。

他不愧是弒劍宮的大弟子,掌影轟出,力量凝練,威力恐怖。

「陸師兄,是你自尋死路。」

陳陽停下來,眼中閃過殺意,星能涌動,尊域境六重的境界爆發出來,頓時令陸昌平面色一變。

「他入門才三個月,從至尊境提升至尊域境六重,這……怎麼可能。」

陸昌平眼中滿是驚駭之色,但很快就鎮定下來。

雖然陳陽進階極快,但尊域境六重,他還不放在眼裡。

任你天賦再高,還是只有被殺的下場。

不過,當陳陽一道破虛掌釋放出來,陸昌平的鎮定消失,臉上的驚訝表情變成了驚恐。

因為陳陽破虛掌的力量,完全將他的掌影碾壓。

一名尊域境六重的修者,戰力堪比九重,這簡直是逆天。

砰轟。

陸昌平的掌影被擊潰,破虛掌發出轟隆隆的巨響,直奔陸昌平抓過來。

「哼!」

陸昌平冷哼一聲,雖然被震驚,但並不認為陳陽能戰勝自己。

他刷的取出寶劍,一件十二紋尊器,打算使出全力一戰。

雖然他是弒劍宮大弟子,並且和劍閣閣主關係匪淺,但他終究沒有屬於自己的神器。

不過十二紋尊器,足以把他的戰力發揮出來,殺陳陽肯定沒問題。

可沒等他出招,破虛掌突然穿梭虛空,到了他的面前,把正在凝聚星能的他一掌抓住,然後狠狠地拍在了山崖上。

陸昌平渾身鮮血淋漓,只覺自己的骨頭散架了,疼得撕心裂肺。

「怎……怎會如此……」

他看向飛過來的陳陽,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自問也見過許許多多的天才,可像陳陽這樣,面對高了三重小境界的對手,當能舉重若輕擊敗對方的人,整個即摩界也沒有。

「咳咳咳……」

陸昌平劇烈地咳嗽了幾聲,猛地掙扎,想要掙脫破虛掌的束縛,卻把破虛掌死死地抓住,不能動彈。

他沉默了下,眼中閃過絕望之色,看向陳陽,獰笑道:「陳陽,我認輸,你的確是不世出的天才。」

「這和天賦沒有關係,你輸的不是實力,而是你邪惡的心。」

陳陽搖了搖頭,道:「我想,閣主之所以不收你為徒,便是看穿了你的本質。如果你品行端正,現在的成就,絕非如此。」

「我的事情,用不著你來指指點點。」

陸昌平嘶吼一聲,狠狠地瞪著陳陽,冷聲道:「你殺了我吧。」

「人倒是硬氣,就是人品不行。」

陳陽眼中殺意浮現,右手憑虛而握,破虛掌就要把陸昌平捏碎。

「住手。」

不料,就在此時,山林中嗖的飛出一道人影,速度奇快,瞬息把破虛掌撞碎,然後抱著陸昌平穿過爆裂而能量亂流,騰空而起。

從那人的能量波動來看,絲毫不比狂瀾、南宮渾天遜色,必然也是合星境一星七重中頂尖的人物。

「不好。」

陳陽面色一變,以為陸昌平還有同黨,如此實力,絕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逃肯定逃不掉,只能躲進小世界。

不過,就在他打算打開蒼穹之怒小世界的時候,突然看清楚,空中那人的裝束,也是浩氣劍閣的白衫。

浩氣劍閣的弟子?

「唉。」

令夏抱著重傷的陸昌平,嘆息一聲,道:「陸師弟,你這又是何苦呢?」

「令……令師兄。」

陸昌平愣了下,臉上驚訝、羞愧、不甘的表情交織。

令夏是修莫遠的大弟子,在整個浩氣劍閣地位特殊,實力超卓,一直讓陸昌平心裡感到嫉妒,恨不得取而代之。

可以說,陸昌平最怨恨的,除了修莫遠,就是令夏。

可是,他沒料到,竟然是令夏救了自己。

陳陽從令夏的話中聽出來並不是陸昌平的同黨,稍稍鬆了口氣,對令下拱手道:「陳陽拜見師兄,敢問師兄名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