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463章 拋妻殺子

第4463章 拋妻殺子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317

眼看女妖撲來,那狂暴的妖氣爆發,瀰漫在整個道觀之,力量恐怖至極,之前見過的三頭三足火金烏,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光是威壓令陳陽雙腿發軟,連星能也難以運轉自如。

「老李,你坑我!」

陳陽心頭驚呼一聲,便欲開啟小世界躲進去,這是他唯一活命的辦法。

可是,卻已經來不及。

但在這時,那女妖動作突然停頓下來,臉露出畏懼之色,妖氣收斂,猛地往後退了數步,靠在黑暗的牆角瑟瑟發抖,斜睨了眼陳陽,眼神帶著怨恨、不甘,冷聲道:「你走吧,離開這裡。」

陳陽回過神來,心頭疑惑,這女妖為何怕自己?

他看了眼女妖耷拉下來的十二條毛茸茸的黑尾巴,問道:「你想殺我,卻又怕我,這是為何?」

「讓你走!你哪來那麼多廢話?」

秀尾瞪了眼陳陽,眼神滿是凶戾之色,但似乎又忌憚著什麼,連忙低下頭,語速極快地說道:「走,快走。」

「我偏不走。」

知道秀尾傷害不了自己,陳陽盤腿坐在了道觀的蒲團,臉露出微笑,抬頭看著秀尾。

「你……」

秀尾瞪了眼陳陽,臉籠罩一層妖氣,浮現出一張狐狸的面容,然後消散。

她冷哼一聲,蹲下身來,不再理會陳陽。

陳陽看著秀尾,在識海對老李問道:「她為何怕我?」

「因為他看見了我。」老李笑道:「當年是我把她鎮壓在這裡,她自然認得我,剛才我神魄出來逛了下,她雖然看不清楚,但會聯想到你和我有關,於是心生忌憚。」

「原來如此。」陳陽沉吟了句,目光落在鎖住修為雙腳腳踝的鐵鏈,對老李問道:「我如果收走了鐵鏈,這個女妖是不是會被放掉?」

「這是當然。」老李點了點頭,接著道:「但你放心,手持鎖鏈,便可掌控她,她不能傷你一根毫毛。不過,秀尾也是個可憐人,當年我把她鎮壓在這裡,並不是因為她作惡多端,而是另有原因。」

「什麼原因?」

陳陽盯著牆角黑暗處的秀尾,發現秀尾剛才出手的時候雖然凶戾,但此刻安靜下來,卻給人一種可憐的感覺,彷彿背負著極大的痛楚。

難道這位美麗動人的女妖,還有什麼悲慘的經歷不成?

可既然悲慘,為何老李還要把她困在這裡?

老李講述道:「這個女妖秀尾,是一位合星境一星八重的妖族,當年在即摩界是頗有名氣的美人,不少妖族、人類、魔族、靈族都仰慕她。

在這顆荒星榮耀之時,她甚至被稱為第一美人。

她嫁給了一位妖族強者,是當時整個即摩界的妖王,合星境二星一重的境界,在整個即摩界也是最頂尖。

那個妖王名字叫燕慶,自稱為慶王,統領妖族,強橫無匹。

秀尾成了慶王妃之後,一心輔佐慶王,為慶王的開疆拓土,立下了汗馬功勞,對慶王傾盡了自己一切的力量、感情。

可最後,慶王為了前往神聖星路第二界白界,娶了一位白界強者的女兒,離開了即摩界,將秀尾拋棄。

甚至在臨走的時候,慶王為了表明對那位強者女兒的專一,他把年僅三歲的女兒殺害。

那個女兒,是秀尾和慶王的骨肉。

拋妻殺子,讓秀尾對慶王恨之入骨,想盡一切辦法,想要報仇。

可她的實力,卻哪裡對付得了慶王。

當年我知道了她的事情,把她禁錮在這裡,讓她不要自尋死路,好好修鍊,等待機遇。

可這麼多年過去,看樣子,她的境界似乎沒有長進。」

知道秀尾的事情,陳陽看向那個縮在牆角的女妖,心頭頗有幾分同情。

「那慶王為了自己的利益,真是不擇手段。」

陳陽搖了搖頭,對老李道:「怎麼,我現在把她放了嗎?這樣的話,她如果去找慶王報仇,豈不是尋死。」

老李道:「你得到鐵鏈,便可禁錮她,她想走也走不掉。至於怎麼駕馭她,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若是得到她的輔助,一名一星八重的修者,只要不遇到最頂尖的那些傢伙,她差不多可以讓你縱橫即摩界了。」

陳陽沉思片刻,看向一言不發的秀尾,開口道:「前輩,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我很老嗎?誰讓你叫我前輩?」

秀尾瞪了眼陳陽,眼神透著濃濃的幽怨之色,摸了摸自己的臉,沉聲道:「我的面容沒有變,你……」

「行行行,秀尾姑娘。」

陳陽連忙改口,笑著道:「現在我可以和你談談了吧?」

「我們沒得談。」秀尾搖了搖頭,對陳陽催促道:「你別留在這裡,趕緊離開。」

「真的不談?」陳陽挑了挑眉毛,道:「我可以給你解開鎖鏈,你不談嗎?」

此言一出,秀尾面色一變,哐當的鐵鏈聲響起,她幾乎是撲到了陳陽的面前,雙眼放光,激動道:「真的,你可以解開鎖鏈?」

「不要激動,我真的可以幫你。」陳陽抬手示意秀尾坐下來,道:「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秀尾坐在了神龕,皺眉盯著陳陽。

陳陽道:「我放了你之後,你不得去找慶王報仇。」

一提起慶王,秀尾的面色刷的變了,眼神透著濃濃的怨恨和殺意,整個人的情緒變得極為暴戾,嘶吼道:「不,我要殺了他,那個負心狠毒的傢伙,他殺了我的女兒,我一定要殺了他。」

看秀尾那模樣,若是暴走起來,陳陽覺得自己很可能來不及拿下鎖鏈,被對方殺掉。

他退到了殿外,等秀尾的情緒稍稍平復了些,道:「秀尾姑娘,以你現在的實力,你去找慶王報仇,不過是自尋死路。我不是不讓你報仇,而是不讓你現在去。因為我不想看到,一個好人,這麼死去。」

秀尾面色變幻不定,沉默了很長時間,對陳陽問道:「你是誰?你和浩瀾真人是什麼關係?你怎麼知道我的事情?」

/bk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