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450章 不得暴露

第4450章 不得暴露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14

對於楊樹昉的提議,閆文昭沒有肯定也沒否定,而是對陳陽道:「你認為哪裡合適,自己決定。」

一聽此言,楊樹昉暗道不好,正欲再勸說,陳陽已是開口道:「我還是不要出風頭,乖乖在靈劍宮當個普通弟子,一步步修鍊為好。至於葯宮,日後,應該有機會去的。」

「好,低調做人,高調做事。」閆文昭讚賞道。

既然如此,楊樹昉知道,自己的算盤落空,休想把陳陽帶到葯宮之中了。

不過,一個普通的靈劍宮弟子,他要想對付,也不是太難。

只是現在閆文昭和尚洲都有些重視陳陽,日後就算行動,也得小心謹慎,不能招惹了這兩人。

這時,尚洲又開口道:「閆閣主送了禮,我拿了陳陽的靈谷玄伏丹,怎能沒有表示呢?」

說完,尚洲從納戒中取出一把劍,隔空御物送到陳陽的面前,正色道:「浩氣劍閣,以修鍊劍道為根基,你剛剛入門,我贈與你這把『斬無邪』,希望你能潛修劍道,日後不止是陣法、煉藥精通,在劍道之上,也能出類拔萃。」

「竟然是斬無邪。」

「此劍是神器,當年尚宮主剛剛進階合星境的時候,就是憑這把劍立威,揚名天下。」

「尚宮主把斬無邪送給陳陽,看來是十分看好陳陽。」

「真是令人羨慕,才至尊境九重,僅能擁有神器。」

……

聽到那些斬劍宮執事弟子的低聲議論,陳陽這才知道「斬無邪」並非普通的劍,而是對尚洲有特殊的含義。

神器,是尊器之上的品級,即使只是一件一紋神器,也珍惜之極。

甚至整個即摩界,最高階的兵器,也不過是界王堯手中的一件三紋神器罷了。

由此可見,這把斬無邪是多麼強大,珍貴。

此劍也表明了尚洲對陳陽的態度,無疑是對外宣布陳陽是他看重的人,其他人若是要對付陳陽,必須掂量掂量。

這正是陳陽想要看到的結果,也是他送上兩顆靈谷玄伏丹的目的。

一號院、斬無邪,加上一位副閣主、一位最具權勢而宮主的庇佑,毫無疑問,他在浩氣劍閣中以後遇到的麻煩,將會少很多。

浩氣劍閣一般的弟子、執事,以後看到他,只怕個個都恭敬有加,不敢有絲毫怠慢。

當然,正如閆文昭所以,低調做人,高調做事。

只要別人不招惹他,他不會去借閆文昭和尚洲的勢。

總之他不會長楊,至於別人是否會打聽到今日之後,也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多謝尚宮主。」

陳陽接過斬無邪,頓時正氣的磅礴力量,從斬無邪中傳來,甚至有些控制不住。

顯然,他即使真實戰力堪比尊域境三重,要徹底掌控神器,還是差了幾分。

斬劍宮的事情解決之後,木燃送陳陽返回。

等他們走了,眾人散去。

角落處,一名女孩走出來,臉上露出驚駭之色,咋舌道:「好厲害的煉藥、陣法造詣,怪不得這麼張狂,原來是個天才。」

「蓉兒,你怎麼在這裡?」

一道聲音在後面響起,嚇了修蓉一跳。

修蓉回頭看去,對站在後面的尚洲吐了吐舌頭,道:「尚爺爺,我只是路過。」

「路過?我可不信。」

尚洲笑了笑,道:「不過,你在這裡,正好幫我辦一件事。你回去之後,告訴春生堂的人,不得暴露陳陽和我們任何人的關係,甚至今日他煉丹的事情,你也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剛才殿內之人,我都已經吩咐過,現在陳陽去領取一號院鑰匙,春生堂肯定會看到閆副閣主的手諭,所以要委託你。」

「知道了,我這就去。」

修蓉點了點頭,她似乎有些怕尚洲,飛快跑掉

尚洲笑著搖了搖頭,轉身往斬劍宮深處走去。

……

春生堂,木燃看向裡面那名梁執事,揮手扔出一塊令牌,沉聲道:「梁執事,把靈劍宮一號院的鑰匙交給陳陽。」

陳陽身上發生的事情,木燃已經知道,所以此刻他面對梁執事,並沒有好臉色。

更何況,他扔出去的令牌,可是副閣主閆文昭的手諭。

梁執事聽聞木燃被帶去了斬劍宮,此刻木燃好好地出現在他的面前,他愣了下,拿起令牌一看,面色驟變,連忙恭敬道:「是,是,木外使。」

說完,梁執事連忙把一號院的鑰匙交給陳陽,語氣比昨天客氣了許多,道:「陳陽,你需要我們帶你去嗎?」

「不用。」

陳陽直接謝絕,走出了春生堂。

等他和木燃離開,梁執事額頭上冒出一層冷汗,沉吟道:「看來丹藥的事情已經解決,而且這個叫陳陽的弟子,還靠上了閆副閣主。這小子真是走運,這下子有副閣主撐腰,誰還敢輕易招惹他。」

「梁執事,說什麼呢?」

就在這時,王鵬從後面走進來,笑著道。

因為王鵬的結拜弟弟喬洛冰天賦高,前途遠大,所以王鵬在春生堂的地位也不低,和梁執事頗為交好。

此刻見王鵬還在笑,梁執事連忙把剛才的事情講了一遍。

「什麼,他……他攀上了閆副閣主!」

王鵬大驚失色,猛地朝著外面跑去,緊張道:「必須儘快通知洛冰,不然真把這小子打死打殘,閆副閣主怪罪下來,誰也擋不住。」

……

王鵬前腳剛走,修蓉便到了春生堂。

梁執事靠在桌前,正色道:「修蓉,你有事?」

修蓉見周圍沒有其他人,壓低了聲音道:「陳陽的事情,你不要暴露給任何人,這是斬劍宮尚宮主的命令。」

「啊!」

梁執事驚呼一聲,暗道不好,因為他已經暴露給了王鵬。

修蓉皺眉道:「你該不會,已經暴露了吧?」

梁執事換上了一副恭敬的表情,搖頭道:「蓉小姐,你知道我嘴巴最嚴了,這種事情,我怎麼會去嚼舌根呢?」

「這就好,如果靈劍宮有人傳這件事,我就找你。」

修蓉嘻嘻一笑,離開了春生堂。

等修蓉一走,梁執事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慌張跑出春生堂,去追王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