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397章 七重

第4397章 七重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716

聽到大炮問是誰把陳陽打傷,齊諾桓打了個哆嗦。請看最全!!

雖然剛才眾人都有過出手,但真正擊過陳陽的,只有他一個人。

大炮若是追究,後果不堪設想。

他當機立斷,身形一動,嗖的便朝著空飛去,想要逃離此地。

見此,大炮看過去,對陳陽問道:「老大,是他?」

陳陽點了點頭。

「隨便去個人,殺了他。」

大炮回頭看了眼,抬手指了指其一名妖族道。

那名妖族面露興奮之色,嗖的便朝著齊諾桓追去,竟是瞬間追齊諾桓,沒等齊諾桓回過神來,凝聚妖氣的千丈拍下去,齊諾桓整個爆裂開,當場死亡。

有一名尊域境三重強者,星橋畔最頂尖的強者,這樣被直接拍死。

這一幕,剛才李通天被殺,更讓人震撼。

因為這讓眾人意識到,狂吃號的妖族,隨便一個,都擁有擊殺尊域境三重的力量。

解決了齊諾桓,那名妖族飛身回到原地,一言不發,訓練有素。

「你的部下,很厲害。」陳陽目光一亮,對大炮道:「他們都是什麼境界?」

大炮笑道:「最低尊域境一重,最高六重。」

聞言,眾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

這太可怕了,整個星橋界的尊域境聯合起來,也未必有這麼多。

更別說尊域境四重之的妖獸,星橋界一個也沒有。

陳陽心裡也是頗為震驚,他看向大炮,打量了下,道:「死肥狗,你呢,現在什麼境界?」

大炮搖了搖頭,撇嘴道:「也不怎麼樣,尊域境七重,你這個至尊境四重,也高不了多少境界。」

「尊域境七重!」

陳陽面露驚訝之色,隨即笑道:「哈哈,你能達到尊域境七重,真是出乎意料,你一定是走狗.屎.運。」

「你心裡不平衡?」

大炮一臉得意地鄙夷了眼陳陽,然後又問道;「對了,這裡哪些是敵人,哪些是朋友?」

說起正事,陳陽面色沉了下來,指了指不遠處已經懵了的俞諧和梁若寒,然後又指了指賀賢,道:「除了這三個,在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場所有人,都想要我的命!」

「你是把整個星橋界都給得罪了?」

大炮點了點頭,臉露出濃濃的殺意,欺負陳陽,他是絕對不允許的。

陳陽笑道:「不是我得罪他們,而是他們貪婪我手的東西。」

「不管什麼原因,他們要殺你,我殺他們。」

大炮冷哼一聲,眼皮也沒抬一下,對身後的妖族吩咐道:「除了剛才老大點出的三個人,剩下其他人,全部擊殺!」

「等等。」

陳陽打斷了大炮的話,沉聲道:「尊域境修者都殺了,剩下的,先把他們困住,再做決定。」

「是。」

這次,不用大炮再開口,眾犬類妖族立刻應聲,立刻分散開,朝著不同方向的尊域境修者攻去。

在場尊域境修者也幾十個,數百名妖族,根本不夠分。

此刻他們一出手,幾乎是一個呼吸的瞬間,所以的尊域境修者,全部被擊殺。

包括余默野、夏萱,也在驚駭和後悔死亡。

空的攻獸聯盟修者,見到這一幕,都嚇得不敢動彈。

這裡幾乎是星橋界所有的尊域境修者,竟然陳陽一聲令下,全部被殺,這簡直太震撼了。

這根本已經是,徹底主宰星橋界的力量。

眾妖族擊殺尊域境修者之後,他們的速度極快,從人群縫隙穿梭而去,分散到人群。

接著,只聽雷碩渾厚冷厲的聲音響起:「有不開眼的,想要嘗試能不能逃走,儘管試試。」

眾人打了個寒戰,無人敢動。

而那些距離妖族很近的修者,都嚇得面色慘白,連看也不敢看自己的身旁,額頭直冒冷汗。

局面恢復冷寂,靈龍殿的廢墟,全部是尊域境修者的屍體。

這時,眾人卻發現,賀彥仇霆竟然還活著。

因為賀彥仇霆剛才監視陳陽,在陳陽的身旁不遠處,所以其他妖族沒有出手,而是留給了大炮。

賀彥仇霆看著尊域境修者全部被擊殺,臉色鐵青,有種恍如夢境的感覺。

那些尊域境的修者,哪個不是縱橫星橋界的存在。

可這樣,一個呼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吸之間,全部被滅掉,連螻蟻都不如。

這對他的震撼、打擊,實在太大。

他也知道,自己今日,也休想活命了。

這時,大炮看向賀彥仇霆,淡漠的眼神,把賀彥仇霆嚇出一身冷汗。

「陳兄弟!」

眼看大炮要出手,賀賢撲過來,對陳陽道:「陳兄弟,雖然我知道很過分,但請你放我父親一馬。」

陳陽看向賀賢,猶豫了下,想到剛才賀彥仇霆也算是想過讓自己活命,決定給賀賢一個面子。

他沒有回應賀賢,直接對大炮道:「大炮,不用殺他。」

大炮沒有問陳陽為什麼,收回目光,撇嘴道;「算你走運。」

賀彥仇霆哆嗦了下,看向兒子賀賢,沒想到自己最後活著,竟然是因為兒子的心軟。

突然,他覺得自己弱肉強食的理論,並不正確。

可自己此刻陷入危機,不正是因為對方自己強嗎?

「剩下這些人怎麼辦?」

大炮望著空,對陳陽問道。

陳陽道:「這些人,應該是除了尊域境修者之外,整個星橋界最厲害的一群人。讓你的部下,把他們都收為奴僕,施下血咒,日後總有用得著的地方。」

聞言,攻獸聯盟的人,都鬆了口氣。

只要能活下來,什麼都好說。

而且,現在整個星橋界,尊域境修者都死得差不多,日後或許有出頭的機會。

至於狂吃號的妖族,看樣子不像會在星橋界久留。

「他們想殺你,讓他們活著,真是便宜他們了。」

大炮嘟噥了句,然後對陳陽問道:「其他人呢,現在在哪裡?」

「子寧、雪薇她們,在方舟里。」

陳陽指了指方舟,想起小師妹,皺眉道:「大炮,你來晚了一步,不然的話,或許小師妹不會被人帶走。」

「怎麼了?小桐被人擄走了?」

大炮驚呼道。

對他來說,陳陽、老李和陶小桐,是他的親人。

/bk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