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319章 囂張無比

第4319章 囂張無比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47

「啊!不……不是我……」

田永興的膝蓋被洞穿,頓時沒有了剛才的張揚跋扈,不住地往後退,嚇得瑟瑟發抖。

事實上,以他精相境的修為,是可以飛走。

但剛才就連尹緒,也被隨手擊敗,他一個精相境,有算得了什麼。

現在留下來,還能和對方談談,如果敢逃,對方真的一個噴嚏,就能讓自己變成肉泥。

「不是你,那你攔在這裡做什麼?」

俞諧問了田永興一句,彈指又是一道妖氣,將田永興的另一隻膝蓋打碎,田永興噗通便跪在了地上,動也不敢動,戰戰兢兢道:「是,是我,我知錯了。」

「沒膽的東西。」

俞諧面露不屑之色,看向身旁的陳陽,問道:「王上,現在怎麼做?」

陳陽瞥了眼田永興,平靜道:「把他殺了,我們就走吧。」

一聽這話,田永興嚇得直打哆嗦,慌忙道:「別,別殺我,你們讓我做什麼都行,千萬別殺我,我知錯了。」

在死亡的威脅之下,田永興已是有些語無倫次。

遠處圍觀之人,此刻都嚇了一大跳。

現在俞諧把尹緒打跑,就夠讓人感到驚訝,現在居然還要殺了田永興。

要知道,田永興的姐姐,可是王島主的小妾。

如果田永興死了,王島主必然不會坐視不理。

不過,俞諧卻無所顧忌,邁步朝田永興走過去,便欲出手將對方擊殺,沉聲:「早知如此,之前何必欺負沫兒。」

「住手。」

眼看俞諧就要出手,突然一道女聲,從城牆上傳來,只見一名姿色秀麗的女子,從城內飛出,落在了田永興的身旁。

此人,正是田永興的姐姐,田永玲。

她率先得到尹緒的消息,知道弟弟在城門口,連忙便趕過來。

「永興!」

田永玲驚叫一聲,連忙撲上去把田永興扶起,看著田永興被打斷的一雙腿,眼神中滿是狂怒之色。

「姐姐!」

田永興猶如看到了救星,激動地抓著田永玲的手,指向陳陽和俞諧,咬牙切齒道:「他們,就是他們打斷了我的腿。」

田永玲瞥了眼陳陽三人,眼神中露出怨毒之色,沉聲對田永興道:「放心,姐姐會幫你報仇的,兩個外來者罷了,我必然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好,好!」

田永興叫了兩聲好,激動得眼淚就快掉下來。

見此,陳陽和俞諧對視一眼,兩人都覺得疑惑,因為田永玲不過魄相境的修為,竟然敢說給田永興報仇,這不是找死嗎?

就在這時,遠處人群中,傳來竊竊私語。

「是王島主的小妾田永玲。」

「據說王島主如今最寵愛這名田永玲,這才拍了尹緒暗中保護她,想必尹緒幫田永興,就是她的命令。」

「這下慘了,那幾人招惹田永玲,就是招惹王島主。」

「他們應該會服軟,不然的話,走不出王島。」

……

聽到別人的對話,俞諧冷聲道:「原來是這座島嶼島主的女人,怪不得這麼囂張。」

「島主姓王,不會是王仲謀吧?」

陳陽沉吟了句,然後看向俞諧,想要求證。

不料,俞諧卻搖了搖頭道:「王上,我一直在海上生存,除了騷擾出海的船隻之外,也就是和王仲謀交過手,但卻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身份。」

「交頭接耳的,是在想著怎麼逃命嗎?」

一聲厲喝,打斷和陳陽和俞諧的交談。

只見田永玲將田永興放下,站起身來,怒視陳陽三人,眼神中沒有絲毫面對強者的懼意,充滿了底氣。

見此,陳陽啞然失笑道:「你不會是腦殘吧?你的靠山還沒到,你就這麼囂張,不怕我們把你殺了?」

「殺我?你們敢!」

田永玲雙目一瞪,臉上滿是兇悍之色,指著陳陽喝道:「我告訴你,我是王島島主的女人,你們兩人現在打傷了我弟弟,你們都別想活著離開王島。」

「王上,這女子好大的口氣,我把她和她弟弟都殺了吧?」

那邊田永玲正耀武揚威,這邊俞諧卻是平靜地對陳陽問了句。

田永玲以為對方沒聽清楚,面色猙獰地吼道:「你們沒聽清楚嗎?我丈夫是島主,是至尊境的強者,你們若是敢對付我,年份會死得更慘。」

「真是呱噪!」

俞諧臉上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卻被陳陽拉住,沉吟道:「不著急,我們等等,看看那位島主,到底是什麼角色。」

「好吧。」

俞諧點了點頭,乖乖地退下。

見此,田永玲以為他們害怕了,臉上露出得意之色,冷笑道:「哼哼,知道我丈夫是島主,現在害怕了?不過,我告訴你們,現在害怕已經遲了!」

「姐姐,一定要讓姐夫殺了他們!」

田永興也興奮起來,撐著站起,在田永玲身邊喊道。

「放心,你姐夫最疼我,必然讓這兩個人吃苦頭。」

田永玲神色傲慢道。

遠處圍觀之人,見田永玲一出現,陳陽三人就不再出手,也都以為陳陽三人害怕了,想要與田永玲和談。

「前輩,王島主很強,我們……沒事吧?」

張沫站在陳陽身後,戰戰兢兢地問道。

「放心,沫兒,有俞諧爺爺我在,肯定保你平安。」

俞諧拍了拍胸脯,一臉認真道。

一路回到王島,這一老一小聊了不少,別看俞諧年齡大,心思卻單純,兩人不知不覺聊到一塊,竟是成了忘年交。

張沫依舊充滿擔憂,小心翼翼道:「此事因我而起,如果實在不行,你們就先走吧。」

俞諧笑道:「沫兒,你放心,小事情而已。」

「好大的口氣!招惹了我們田家,竟敢說是小事情!」

突然,一道冷喝響起,只見十幾人,從城內飛奔而至。

這十幾人,速度極快,一出城門,立刻把陳陽三人團團包圍起來,壓縮在一個十米的圓圈之內。

正當陳陽疑惑,這些人是誰的時候,只見田永興興奮叫道:「爹,你也來了。」

剛才發聲之人,也是為首之人,看向田永興,沉聲道:「哼,有人欺負我們田家的人,我當然不能坐視不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