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236章 僵持

第4236章 僵持 (1/2)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75

眾人不解,楚荀紂是和陳陽戰鬥,他攻陳陽的右側做什麼。

不過,當楚荀紂劍刃揮出,那弧線的劍芒攜著領域、三相的力量釋放而出,頓時,有人驚呼道:「啊,是……是靈龍殿的《躍龍襲》。」

就連林鴦兒也面露驚訝之色,看向身旁的林鳳棲:「娘,楚師兄什麼時候練成了《躍龍襲》?」

顯然,《躍龍襲》是非常高明的神通,不然林鴦兒不會這麼驚訝。

林鳳棲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道:「荀紂練成《躍龍襲》也不過是半個月前的事情,只是沒想到,此次對付一個遨星境三重的修者,居然使出這招。不過沒關係,也讓星橋界的修者看看,他到底有多強。」

聞言,旁邊的雲化仙卻為之皺眉。

俗話說槍打出頭鳥,楚荀紂表現出的天賦越高、實力越強,危險係數越大。

畢竟,其他九大玄門,可不會讓靈龍殿出現一個超級強者。

但林鳳棲以楚荀紂為傲,雲化仙有自知之明,並沒有再去諫言,那樣只會引起師尊的不滿。

「竟然是《躍龍襲》!」

夜神翼喃喃了句,心裡有些緊張起來,他知道,陳陽也還沒使出全力。

楚荀紂到底能不能戰勝陳陽,是未知數。

而夜映瑤、宮羽萌、虞靈煙等人,心都懸到了嗓子眼,有種自己在戰鬥,緊張得喘不過氣的感覺。

至於其他人,《躍龍襲》一出,都認為陳陽這次,必敗無疑了。

天賦、實力、神通,他都很出色。

可惜,楚荀紂,練成了《躍龍襲》,這一門靈龍殿中,極難修鍊成的強大神通。

轟隆隆……

雷禁之中,發出陣陣轟鳴,只見楚荀紂手中劍刃釋放出的劍芒,划過一道弧線,宛若遨遊的巨龍一般,攻向陳陽的右側。

這道神通十分高明,隱含龍的威勢,且在弧線躍動的過程中,竟是吸取了領域和三相的力量,從而使劍芒的攻擊力達到極致。

而且,弧形的劍芒,一直從楚荀紂手中的寶劍延續出,可以提供源源不斷的能量,令此劍續航力大增。

哪怕對手擋住了第一波,但後續的攻擊,也能殺個措手不及。

「靈龍殿身為九大玄門,掌握的神通,倒是不弱。」

陳陽嘀咕了句,眼中露出凝重之色,面對楚荀紂這一擊,卻是沒有小覷。

畢竟,楚荀紂這一擊的力量,已是完全達到了遨星境六重的層次。

陳陽立刻雙手結印,使出了明王印。

巨大的印鑒,憑空出現在他的右側,強橫的能量流轉,將他所有的力量,都發揮了出來。

印鑒矗立在那裡,不動如山,能量內斂,給人高山仰止的感覺,望而生畏。

而其力量之雄渾,竟是和楚荀紂的《躍龍襲》在伯仲之間。

夜神翼、索文彥等人,無不露出遺憾之色。

而其他觀戰者,眼神中滿是驚駭,不敢相信,到了這種地步,陳陽的戰力,居然還可以和楚荀紂爭鋒。

轟隆。

一聲巨響,躍龍襲擊中明王印,兩種強大的力量相碰撞,能量爆裂,整個雷禁空間都在顫抖。

火龍領域和劍之領域,在這瞬間,無不波動劇烈。

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明王印和躍龍襲在這一刻,竟然形成了僵持,兩道力量相差不大,互相間都沒有將對方擊潰。

不過,明王印和躍龍襲的能量,都在削減。

相撞之處,能量猶如迸發出的火星,朝著四周衝擊。

「混賬!」

楚荀紂咬了咬牙,握緊了手中三紋尊器寶劍,源源不斷地把星能釋放而出,維持躍龍襲的形態。

他怎麼也沒料到,遨星境三重的陳陽,竟然將五重的他,逼到了這種境地。

就算是使出了最強的神通,居然也無法將陳陽擊敗。

這讓自傲的楚荀紂,內心受到了重重的打擊。

不過,此刻他堅定心神,他相信,只要自己維持躍龍襲的攻擊,必然能夠將陳陽的轟殺。

因為自己畢竟是五重,星能的儲備絕對比陳陽更多,耗也能把陳陽耗死。

「竟……竟然僵持住了。」

「那印鑒是什麼東西,彷彿蘊含了特殊的力量,竟然連躍龍襲也擋下來。」

「這下不知誰能取勝。」

「陳陽勝算更低。」

「就算陳陽落敗,他也必然名垂千古。只是可惜,若是不死,他以後……唉。」

……

林鴦兒面色凝重道:「娘,楚師兄他……」

「不用急。」

林鳳棲打斷林鴦兒的話,望著星空,瞥了眼陳陽,眼神中閃過怨毒之色,接著道:「陳陽的表現,的確是超乎想像,頗有逆天之勢。不過,現在形成僵持,他境界低了兩重,荀紂殺他,不過是時間問題。」

雲化仙觀察了下星空雷禁中的戰局,沉吟道:「師傅,似乎有些不對勁,陳陽的表現非常鎮定,他給我的感覺,似乎……遊刃有餘。」

「雲師姐,你不相信楚師兄嗎?」林鴦兒不悅道。

雲化仙沒有辯解,只是看向林鳳棲。

林鳳棲觀察了下陳陽,沉吟道:「陳陽也是天才,在沒有分出勝負之前,他此刻保持自信,是理所應當的。不過,他最終,依舊會敗。」

這個說法,的確有道理。

可是,雲化仙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

「哼哼,陳陽居然和楚荀紂拼持久,他死定了。」

眼看局面陷入僵持,夜神翼臉上露出激動之色,雙拳握緊,身體有些發抖。

他怎麼也沒想到,陳陽的死亡,會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