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204章 是誰

第4204章 是誰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32

索文彥雖然忌憚陳陽使用方舟,但面對陳陽自身的力量,他並不放在眼裡,此刻他出手只求速度快,並未在意力量的強弱。

當然,他只是星能爆發,以他遨星境八重的境界,也不是陳陽可以抗衡的。

眼看他掌影形成,威勢恐怖,眨眼就要擊中陳陽。

可就在這瞬間,一道白光從上空照耀而下,陳陽瞬間消失在白光之中。

陳陽早料到索文彥會出手,又豈會給對方機會。

此刻他只是開啟方舟,將自己傳送進入方舟罷了。

白光一閃即逝,索文彥的掌影攻擊落空,朝著遠處而去,沒有傷到任何東西。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會如此快!」

索文彥眉頭緊鎖,抬頭望著巨大的方舟,對這奇異的東西,充滿了疑惑。

陳陽進入方舟,立刻到了控制室,通過陣法,對索文彥道:「接著剛才的說下去,那些人是不是也在打我的主意?」

「陳陽,別以為躲在裡面,我就拿你沒辦法!」

索文彥暴喝一聲,身形一動,朝著下方魔碭聖山衝去,吼道:「你若是不出來,我就把這魔碭山夷為平地,讓所有人都死亡。我倒是,你能堅持多久不出來!」

「你真是愚蠢。」

陳陽搖了搖頭,左手握著方舟熔爐,右手出現了一個羅盤。

他當即啟動羅盤,只見羅盤表面光芒旋轉,接著,一道巨大的冰火巨柱,從魔碭聖山的山頂,轟然衝擊而起,席捲向索文彥。

為了迎接索文彥以及威脅夜映瑤的人到來,陳陽早已把傳送陣放在了魔碭聖山山巔。

只是沒想到,索文彥和威脅夜映瑤的人,是同一人。

此刻,陣法發揮作用,強大的冰火力量,足以碾壓至尊境之下的修者,不是索文彥可以抵禦。

「啊!這是什麼?」

索文彥大驚失色,他從那冰火交織的巨柱中,感應到了死亡的氣息。

他連忙往後急退,不敢去硬接冰火力量。

而他的心裡,充滿了疑惑,為何這區區沖武星,竟然擁有這麼強大的陣法。

而且,他能感應到,下方是傳送陣啟動,引來了這些力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索文彥的退避速度已經很快,但冰火玄脈兩儀陣的速度更快。

那冰火巨柱席捲,瞬間便衝擊到了索文彥的面前,他瞪大了眼睛,卻是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住手,陳陽住手!」

索文彥大喊道,讓陳陽停止攻擊,這是他唯一的辦法。

轟隆。

冰火巨柱沒有停下,將他擊中,但冰火的力量收斂了許多,並沒有完全傾瀉在他的身上。

可即使如此,索文彥也是渾身鮮血淋漓,身負重傷,就連星能運轉也變得簡單,往後倒飛千米,踉蹌穩定住身形。

而冰火巨柱,一直緊追不捨,他停下,冰火巨柱才停下,環繞起來,讓他無處可躲。

「這……這是什麼……」

索文彥口吐鮮血,驚懼地掃了眼盤旋周圍的冰火,腦袋一陣發懵。

「你幫過我,我現在不殺你。」

陳陽的聲音響起,他從方舟之內傳送而出,遙望千米之外的索文彥道。

索文彥抬頭,嘴角抽搐了下,沉聲問道:「這是什麼?」

「你沒必要知道。」

陳陽搖了搖頭,問道:「現在告訴我,我小姨在哪裡,否則,我就殺了你。」

看著那恐怖的冰火巨柱,索文彥終究無可奈何,只能回答道:「宮羽萌在天谷星域,我把她困在了那裡。」

天谷星域!

陳陽記得,那裡發生了大戰,宮羽萌、左隱寒好像都參與到了這場戰鬥之中。

可現在,為何宮羽萌,還困在那裡?

他繼續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索文彥答道:「天谷星域我也參加了,之前和星海之帆戰鬥,恰好擒獲了宮羽萌。知道她和你的關係之後,我就把她禁錮在天谷星域,以此來威脅你母親和你。」

「堂堂遨星境八重強者,居然耍這種手段對付我。」

陳陽冷哼一聲,雙手結印,彈指一道鮮血,朝著索文彥飛射而去,懸停在其面前,道:「吞下去。」

索文彥皺了下眉頭,問道:「這是什麼?」

周圍的冰火巨柱,朝著索文彥收攏了幾分,那恐怖的力量,讓索文彥本就慘白的面色,變得更難看。

他堂堂遨星境八重強者,在星橋界也是一方大人物。

可現在,居然被遨星境一重的陳陽,逼迫到這個份上,毫無反抗之力。

他別無選擇,張開嘴,停下了陳陽彈射過來的那一滴鮮血。

鮮血入腹的瞬間,他只覺一股奇異的力量,把自己所有的能量都瓦解,整個人變得疲乏無力。

甚至,連飛行也做不到。

他猛地朝著下方墜落,一隻巨大的掌影,將他托住,他這才避免狼狽摔落在地。

接著,冰火巨柱消失,掌影托著他到了陳陽的面前。

「帶我去找我小姨。」

陳陽沉聲道。

索文彥面色凝重:「你對我做了什麼?」

陳陽道:「只是暫時封鎖了你的力量,不過,我並不信任你,等到你恢復一些,我會讓你施下血咒,以此來避免你反噬。」

索文彥目光凝縮了下,想要問冰火巨柱和方舟的來歷,但他還未開口,陳陽就和他一起傳送進入了方舟。

把索文彥鎖在了方舟內的監獄,陳陽放下心來。

方舟的監獄是特殊打造,按照老李所言,即使是尊域境的強者,如果沒有方舟熔爐開啟監獄,也別想從裡面出來。

解決了索文彥這個麻煩,陳陽把傳送陣搬到了方舟內,然後立刻去見母親夜映瑤。

「陽兒。」

夜映瑤見到陳陽,激動得眼淚掉下來,腦中回想著種種往事,只覺命途多舛,終究家人團聚。

「媽,我們都沒事了。」

陳陽安慰著夜映瑤,問道:「這些日子,你去哪裡了?」

夜映瑤擦了擦眼淚,似乎想起了什麼,道:「對了,你知不知道,那個跟隨夜神翼的黑衣人是誰?」

「是誰?」

陳陽一直覺得那個黑衣人很古怪,此刻聽母親提起,更覺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