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200章 被威脅?

第4200章 被威脅?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588

「住手!」

聞聲,眾人都為之一愣。

這又是誰來了,居然叫陳陽住手。

剛才接連的強者,都被陳陽震懾,這一次,只怕也不會例外。

可眾人卻發現,聽到聲音,陳陽立刻停止了握緊破虛掌,而是猛然抬頭,朝著遠空看去。

一名女子飛速而至,到達會場之中。

這是一名少婦,長得很美,氣質優雅。

而她的境界,只是遨星境一重。

當然,這是和剛才的雲飛揚、熊霸武相比。

對大梵界的眾修者來說,遨星境便已是遙不可及的超級強者行列了。

「此女是誰,為何她一出現,陳陽就停止了收縮掌影。」

「不知道,沒見過此女。」

眾人看向那女子,都充滿了疑惑,好奇女子的身份。

就在這時,陳陽激動喊道:「媽。」

沒錯,此刻出現之人,正是陳陽的母親,夜映瑤。

夜映瑤看向陳陽,眼眸中露出想念、慈愛的神色,然後面色凝重道:「陽兒,放了你舅舅。」

「放了他?」

陳陽面露不解之色,問道:「母親,他心腸歹毒,我為何要放了他?」

「總之你放了他。」

夜映瑤沉聲道,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陳陽猶豫了下,終究沒有違逆母親的意思,只要是母親的意願,只要不是惡行,他都會執行。

他緩緩放開了破虛掌,已是奄奄一息的夜神翼,晃動了下,這才穩住了身形。

距離夜神翼不遠的黑衣人,連忙上前將夜神翼扶住。

夜映瑤看了眼夜神翼,喝道:「還不快走。」

夜神翼抬起滿臉鮮血的面龐,看了眼夜映瑤,咬了咬牙,對黑衣人道:「走。」

黑衣人立刻扶著夜神翼,朝著遠處飛去。

陳陽想要攔截,但看了眼夜映瑤,還是沒有出手,只是靜靜望著夜神翼遠離而去,直到消失不見。

「母親。」

陳陽騰空而起,到了夜映瑤的身旁,喜悅道:「一別數年,我可擔心死了,你……」

「陽兒,我還有事,先告辭了,你別跟來。」

夜映瑤打斷了陳陽的話,一副很著急的樣子。

陳陽愣了下,問道:「母親,你這是怎麼了,難道遇到了什麼困難,是有人威脅你嗎?」

「不……不是。」

夜映瑤搖了搖頭,傳音道:「此事說來話長,下次見面,我再詳細告訴你。我現在離開,你千萬別跟來,否則會害了我。」

話音落下,夜映瑤騰空遠去。

陳陽追了幾米,卻聽夜映瑤傳音道:「陽兒,勿追。」

頓了下,陳陽臉上露出疑惑不解之色,雖然心裡對夜映瑤十分思念,並且有很多話要說,但他還是停下了腳步。

望著夜映瑤的背影,漸漸消失,陳陽眉頭緊鎖,暗道:「母親是被人威脅了嗎?為何她要讓我放了夜神翼?然後自己又匆匆忙忙地離開?」

想了好一會,陳陽都沒有想到任何線索,心裡反而對母親充滿了擔憂。

而且,因為母親的警告,他還不敢去調查此事。

否則的話,很可能危害母親的安全。

「真是糟糕。」

陳陽嘆了口氣,覺得現在整件事,變得無比的麻煩起來,而他卻一籌莫展,毫無線索。

「陳陽!陳陽!陳陽!」

就在陳陽陷入沉思的時候,整個大梵界會的會場,響起了此起彼伏的歡呼聲。

經歷了接連的戰鬥,眾人都把陳陽當成了偶像。

陳陽收回思緒,掃了眼整個會場,然後朝著中央的傳送陣飛去。

之所以傳送陣定期定期,而不受掌控,便是因為這個前往冰火島的傳送陣的陣旗,也是陳陽手中的羅盤。

他當即關閉了傳送陣,然後撿起夜神翼剛才掉下的黑魂斧,用黑魂斧,開始在地面進行挖掘。

「他在幹什麼?」

白冰一臉茫然地盯著陳陽,疑惑道。

蕭偌沉吟道:「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不止是她們,整個會場,包括方舟之內的人,都不知道,陳陽到底在幹什麼。

過了好一會,當看到陳陽把地面方圓千米的區域挖掘起來,然後單手舉起,朝著方舟飛過去,所有人都懵了。

「他竟然要把傳送陣帶走?」

「這是什麼意思,沒有了冰火島,那以後是不是也沒了大梵界會。」

「看樣子,大梵界是真的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傳送陣能讓陳陽藉助冰火島的力量,他當然要搬走這個陣法,這相當於是他的武器。」

……

看著陳陽扛著傳送陣到了方舟之下,眾人議論紛紛。

方舟之內的空間,陳陽早已探索得清清楚楚。

千米寬的傳送陣,還可以容納得下。

當即他和傳送陣,都傳送進入了方舟之內,把傳送陣放好之後,他又出了傳送陣,到了蕭偌面前。

「我正想找你。」

蕭偌看著陳陽,道:「這段時間,我的腦子裡出現了一些奇怪的記憶,我覺得,應該和你有關。因為那些記憶,讓我對你的感應變得更強烈。」

陳陽沒想到,浩瀾真人的神念開始覺醒了。

他皺了下眉頭,對蕭偌道:「你有沒有感覺,自己變得……像是男人一樣?」

「當然不會。」蕭偌狐疑地看了眼陳陽,接著道:「不過,那些記憶雖然很強,但對我的干擾很大。我覺得,我的行事風格變得更冷靜,並且思維也更敏捷。這種感覺,不太對勁。」

當然不對勁,當完全覺醒之後,蕭偌就會變成浩瀾真人的分神念,擁有男人的意識,卻是女兒身。

陳陽立刻從納戒中,取出了早已為蕭偌準備好的秘法,可以隔絕神念中的記憶,那麼她就依舊會是獨立的個體,不會改變。

他把篆刻秘法的靈牒,交給蕭偌,道:「你把秘法收好,可以幫你隔絕記憶,不然的話,你會受到干擾的,可能……變成另外一個人。」

「你早就知道了!」

蕭偌看著靈牒,一臉驚訝道。

陳陽點了點頭:「對,你對我的感應,就是和記憶有關。」

「我……」

「你別問,問了我也不會告訴你。」

「好吧。」

蕭偌點了點頭,收下靈牒。

「我走了。」

陳陽告辭,返回了方舟。

接著,只見方舟一閃,便消失不見。

看著遠去的方舟,蕭偌眼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沒有人看到,她手中的靈牒,被她捏碎成了粉末,徹底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