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168章 無視威壓

第4168章 無視威壓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372

聞聲,陳陽轉頭看去,果然看到一艘妖氣繚繞的空船,直接從光幕穿過,飛進了大梵界會的會場。

很快,那艘長得像怪物般的空船,到達了會場央區域。

不過,空船並沒有直接到達妖行宗的最前排席位,而是在方舟的旁邊,停了下來。

這艘怪物空船,約有三百米長,造型獨特,氣勢凶戾。

可是,在萬米寬的方舟旁,怪獸空船的氣勢被壓制,渺小猶如玩具一般。

眾人不知怪物空船停下來幹什麼,自取其辱嗎?

在這時,怪物空船之,嗖的飛出一道人影,厲喝道:「陳陽何在?」

一個人坐在空蕩蕩區域內的陳陽,皺了下眉頭,抬頭看去,只見那發出聲音之人,竟是一名遨星境一重的妖族。

此妖族一出,眾人目光,無不匯聚過去。

有人驚呼道:「啊!這是妖行宗的妖魁,僅次於宗主的存在,亂影流。」

「竟然是亂影流,據說他八百年前進階了遨星境一重,實力強橫,有號稱大梵界最強遨星境一重的名聲。」

「此妖的確實力恐怖,除了戰神宗、夜神宗那兩位遨星境一重。其他遨星境一重,似乎都不可與之爭鋒。」

「對付一個魄相巔峰的陳陽而已,居然亂影流親自出面,可真是看得起陳陽。」

「不是他看得起,而是陳陽當得起。因為,陳陽不僅在爭奪邪王殿寶物之時,斬殺了孽,之後還殺了前去華擎劍門的血屠。」

「血屠和孽一樣是魄相巔峰,有區別嗎?」

「事實,血屠早已達到半步碎空境,並且融合五成三相,他的實力,孽強了許多。」

「啊!這麼說,陳陽已是能戰勝半步碎空境?!」

「當然。」

當聲音漸漸在人群傳開,眾人皆是被陳陽所震撼,目光看向那個孤零零坐在椅子的陳陽,眼神充滿了驚訝和敬佩。

「你是陳陽?!」

亂影流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向了陳陽,沉聲道。

陳陽坐在椅子,不為所動,抬頭瞥了眼亂影流,點頭道:「是我。」

見他如此託大,亂影流眼閃過殺機,喝道:「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什麼境界,居然膽敢這樣與我說話。」

陳陽依舊鎮定:「你是遨星境一重,我剛剛聽別人說了。」

「既然如此,你還敢放肆。」亂影流指著陳陽道。

陳陽撇了撇嘴,道:「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他的鎮定,讓亂影流十分憤怒。

但鑒於大梵界會的規則,此刻他不能對陳陽出手,那樣的話,他會被取消參加大梵界會的資格,對整個妖行宗造成影響。

畢竟,妖行宗的目標不止是保住第二,還要爭奪第一。

「哼!狂妄!」

亂影流冷哼一聲,頓時一股強大的氣勢壓迫而下,以陳陽為核心,籠罩周圍千米範圍。

千米之內,還有其他參加大梵界會的宗門,雖然不在無宗門榜,但也實力不弱。

可是,在遨星境一重強者的氣勢下,各宗門的修者,無不感到巨大的壓力,面色慘白,呼吸凝滯,血脈凍結。

眾人連忙運轉星能抵禦,不敢對亂影流有半點怨言,只能默默承受。

會場之人,看向陳陽,心想陳陽這下子,應該會對亂影流心存敬畏了吧。

可定睛一看,只見陳陽老神在在地坐在那裡,一點反應也沒有。

眾人一愣,難道,威壓是假的?

不對,旁邊區域的人,都受到了影響,威壓怎麼可能是假的。

只能說,陳陽抵禦了威壓,或者是無視?

無論那種情況,這都足夠讓人震驚。

「咦!?」

亂影流眼閃過一抹意外之色,隨即認為陳陽肯定身懷有抵禦威勢的寶物,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表現。

他當即把威壓收起,冷聲對陳陽道:「你殺我妖行宗血屠、孽,我們妖行宗不會放過你。大梵界會開始,進入冰火島之後,你最好小心點,因為,我們會把你和華擎劍門,列為第一攻擊目標。」

陳陽看了眼亂影流,笑道:「你最好別碰見我,不然的話,你們會全軍覆沒。對於想殺我的人,我可從來不會手下留情。」

「無知狂徒!」

亂影流暴喝一聲,被陳陽的輕視激怒,險些爆發。

他眼眸凝縮了下,嗖的飛回了妖行宗的怪物空船之,傳來聲音:「冰火島,等著瞧。」

陳陽不置可否一笑,看著怪物空船飛到了最前排,妖行宗眾人飛落而下,坐在了早已安排好的位置。

至於亂影流,以及妖行宗宗主,都沒有現身。

雖然大梵界會之時,許多宗門、個人都會有恩怨、衝突,但妖行宗和陳陽造成的插曲,還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畢竟,妖行宗是大梵界第二強的宗門。

而陳陽,大梵小界會之時震驚全場,隨後又在邪王殿爭奪,直接把邪王殿搶走,可謂是最近這兩年,最出風頭的修者。

而且,他還很年輕。

所以,他和妖行宗的衝突,令不少人充滿期待,好張狂的陳陽,在登冰火島之後,會如何應對妖行宗。

沒等此事平息,空金光閃閃的巨大馬車,飛馳而來,吸引眾人眼球。

那馬車約有五百米長,巨大無,並沒有馬匹牽引,威風凜凜,氣勢磅礴,擁有無形的戰意。

「是戰神宗!」

有人低聲道。

其他人也都認出來,這是戰神宗的金烏車,據說是以金烏之精血,循環驅動此車。

金烏車,在陳陽的頭頂方停下來,和方舟並立。

眾人心頭一跳,暗想,難道戰神宗,也要和陳陽宣戰嗎?

正此時,一命身著金甲的雄偉壯漢,從金烏車緩緩飛出,周身寶光閃耀,氣勢浩瀚磅礴,不怒自威,威勢絲毫不亂影流遜色。

毫無疑問,這又是個遨星境強者。

因光芒閃過,眾人還未看清此人面容,只見其停在金烏車之前,俯視下方,朗聲道:「陳陽,我令你立刻跪下,拜入我戰神宗,之前你與我戰神宗的恩怨,便一筆勾銷。否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