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162章 靈牒

第4162章 靈牒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47

陳陽沒理會楊逸風的求饒,沉聲道:「你我無冤無仇,你卻希望我死,無非是因為嫉妒。可惜,你我的差距,不會因為嫉妒而消失。現在,我可以非常明確告訴你,你我同時進階遨星境,異象是我造成的,而不是你。」

什麼!

聞言,眾人這才知道,陳陽真是在半天前進階遨星境的。

兩個月前,他還是半步碎空境,現在居然成了遨星境,這進階速度,簡直太恐怖。

而他席捲幾十萬米的星能,並且吸收,也難怪,遨星境一重之時,星能堪遨星境三重。

這個人,果真是頂尖天才。

可眾人看著水龍,依舊不解,為何陳陽能夠令天河變成水龍,並且掌控。

楊逸風面色慘白,對陳陽躬身道:「陳公子,我知道自己不如你,我只求你放過我的性命。」

「你若無殺我之心,我自然會放過你。」陳陽神色冷峻,沉聲道:「可是,你不僅有殺我之心,還搶走靈煙手的天河令,阻止別人幫我。你心腸太狠毒,若是留著你,終究麻煩。」

楊逸風當機立斷,立刻便施下血咒,獻自己的精血,對陳陽恭敬道:「陳公子,我願意為你效忠,你一個念頭可掌控我的生死。」

陳陽正欲拒絕,虞玟開口道:「陳公子,放他一馬吧。」

畢竟,這是虞家天賦最高的天才,若是死了,虞家的損失也不小。

所以,虞玟才會求情。

至於楊逸風的人品,虞玟覺得,還有得救。

陳陽看了眼虞玟,此人頗為仗義,於是他決定賣這個面子。

當然,主要原因也是因為,楊逸風不值一提,對陳陽的威脅並不大。

他收起了楊逸風的精血,道:「看在虞玟前輩的面子,我放你一馬。不過,你好自為之,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楊逸風暗暗鬆了口氣,對陳陽鞠躬,敬畏道:「多謝陳公子不殺之恩。」

接著,陳陽目光一轉,看向霸武帝國剩下的人,其還有兩位遨星境三重修者,此刻面對陳陽,皆是嚇得不敢動彈。

陳陽冷聲道:「滾吧,回去告訴霸武帝國君王,如果要報仇,我陳陽隨時等著。不過,若是膽敢來報仇,要做好被我踏平霸武帝國的準備。」

這話極其狂妄,令霸武帝國眾人心生怒意,但卻無人反駁。

「走!」

其一名遨星境三重修者,大喊一聲,率領霸武帝國眾人,灰溜溜地遠去。

此行,霸武帝國可謂是損失慘重。

田墨、熊戰、熊雷、熊霸野,這四人,幾乎是霸武帝國遨星境一重、二重、三重、四重最強的修者。

可現在,這四人,都死了。

如此損失,霸武帝國絕不會對陳陽善罷甘休。

只是不知,他們會全力出手,還是選擇暗殺。

「還有其他需要我幫忙的嗎?」

等霸武帝國的人離開,陳陽看向虞靈煙,笑著道。

虞靈煙看著站在水龍頭的陳陽,腦袋暈乎乎的,眼前的一切,她都覺得不可思議。

回過神來,她對陳陽道:「沒……沒了。」

「嗯。天河令,你收好了。」

陳陽點了點頭,右手往前一指,只見水龍腦袋的天河令,嗖的飛向了虞靈煙。

虞靈煙接住天河令的瞬間,只見那水龍嘩啦往下落,變為河流,重新懸停在了空,以虞家內府為起點,緩緩懸空流淌。

「靈煙、虞玟前輩,既然沒別的事,那我先告辭了,等我處理了大梵界的事情,我以後會再來。」

陳陽打了聲招呼,沒等對方反應,騰空而去。

倒不是他託大,而是此刻整個虞家之人圍觀,若是繼續留下來,對方難免會感謝今日相助之事。

到時候,又會耗費時間。

陳陽突然離去,虞家眾人回過神來,虞玟忙道:「陳公子,你多留幾日,今日你幫了虞家大忙,我們得好好感謝你。」

「哈哈,我不是虞家客卿嗎?今天的事情,是我該做的。」陳陽笑道:「等我再次回來,到時候,我們再敘。」

虞玟皺了下眉頭,隨即對陳陽的背影一拱手,朗聲道:「希望陳公子儘快歸來。」

眼看陳陽的身影漸漸消失,虞家之是炸開了鍋。

眾人議論紛紛,無不討論剛才陳陽戰鬥的英姿,眼神都充滿了仰慕之色。

而說到天河所化的水龍,眾人都覺得離古怪,疑惑不已。

在全場議論紛紛之時,下方突然一道人影,嗖的飛起,到達了人群的正央。

此人是個外表威嚴的年人,實際已經幾千歲的年齡,遨星境五重的境界,正是虞家的家主,虞琥。

「拜見家主!」

見到虞琥,整個虞家之人,無不面露敬重之色,同時躬身行禮。

虞琥是被胡夢月請來的,此刻他一見現場沒一個霸武帝國的人,臉露出凝重之色,看向一名遨星境三重的內使,沉聲道:「虞檀,現在是什麼情況?」

虞檀越眾而出,鄭重道:「霸武帝國的熊雷、熊霸野,都被陳公子擊殺。現在,陳公子已經離去,霸武帝國其他人也走了。」

「什麼?」

虞琥面露驚訝之色,疑惑道:「那位陳公子,不是遨星境一重嗎?」

虞檀道:「對,陳公子的確是遨星境一重,但他的戰力和手段,一直碾壓對手。」

「竟有這種天才!」

虞琥心頭一驚,身形一動往下方內府飛去,朗聲道:「族老、內使、外使,隨我來。」

當即遨星境之修者,都跟去。

虞靈煙看了眼手的天河令,在天河令之下,壓著一個靈牒,剛才卻是沒人注意到。

她不知道,這塊靈牒,到底是什麼內容。

但這是陳陽單獨留給她的,讓內心冰冷的她,有種微熱的悸動。

「表姐!舅舅呢?」

在虞靈煙盯著靈牒的時候,胡夢月從下方飛來。

她連忙把靈牒收起,道:「夢月,我父親已經來了,他們下去開會了。」

「啊!?陳陽贏了?」

胡夢月一臉驚訝道。

「對。」虞靈煙點了點頭,道:「我得下去見見父親,待會見。」

說完,虞靈煙飛走。

眼看其他人漸漸散去,楊逸風眼閃過陰險之色,看了眼胡夢月,飛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