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110章 冷血婚約

第4110章 冷血婚約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87

段甯馨看向血屠,皺眉道:「血屠前輩,你似乎過分了。」

「尚景宮的人?」

血屠此刻定睛一看,這才注意到段甯馨穿著的是尚景宮的服飾。

不過,尚景宮,他一樣不懼。

「滾開。」

血屠冷喝一聲,猛然發力,手中星能長鞭抽向段甯馨,威力達到了魄相後期的層次,能殺死段甯馨。

「不,不關她的事!」

正在往下墜落的林淵,大驚失色地呼喊道,可他卻連星能也不能運轉,自顧不暇。

看著襲來的星能長鞭,段甯馨面色劇變,以為自己就要被擊殺。

不過,就在這時,突然一道人影,出現在段甯馨的身前,釋放出洶湧的魔氣,形成圓盾,將星能長鞭擋住。

「血屠兄,且慢。」

那人將段甯馨護在身後,對血屠大喊道。

血屠本欲直接轟殺,但看清對方容貌,右手扔出星能長鞭,將正在墜落的林淵席捲,這才看向那人,沉聲道:「楊競琥,你夜神宗,也想插一手嗎?」

此時出現之人,正是夜神宗的楊競琥,也就是全一道長曾今的徒弟。

之前,為了避免泄露陳陽的消息,全一道長對楊競琥有所隱瞞,但他對自己這個徒弟,還是完全信任的,不然也不會把赤星石交給楊競琥。

可是,全一道長不會想到,楊競琥其實已經效忠夜神宗。

之所以還給全一道長一些消息,是為了全一道長的修鍊資源罷了。

此刻他出現,便是得到了全一道長仙逝的消息,前來華擎劍門,想要佔領華擎劍門的資源。

可他沒料到,這才剛到,居然就遇到妖行宗的人在此地行兇。

他並不知道血屠的底細,以為對方是魄相巔峰的修者,所以才會直接出手救段甯馨。

當然,他救段甯馨,並非樂於助人,而有其他的原因。

見血屠對自己面色不善,楊競琥笑了笑,拱手道:「血屠兄,我可不是幫華擎劍門。不過,這女子,和我有些淵源,還請血屠兄手下留情。」

雖然楊競琥不知血屠半步碎空境的實力,但血屠以前實力就比他強,所以他還是有些忌憚,說話比較客氣。

血屠也不願事情牽扯到夜神宗,並未立刻出手,沉聲問道:「這尚景宮的女子,和你這夜神宗的人有什麼關係?」

楊競琥笑道:「她是我的未婚妻。」

「什麼?」

一聽這話,段甯馨面露驚駭之色,打量著楊競琥,確認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男人,自己怎麼可能是對方的未婚妻。

她慌忙問道:「你在說什麼,我可不是你的未婚妻。」

「楊競琥,你在騙我?」

聞言,血屠皺了下眉頭,若是楊競琥騙他,怎麼著也要給楊競琥點顏色看看才行。

強者,有強者的威嚴。

被騙,決不允許。

楊競琥並不慌張,回頭對段甯馨道:「我和你的婚約,是前不久剛和你家長輩定下,還未來得及告訴你。你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不可能,若是訂婚,我怎麼能不知道。」

段甯馨連連搖頭,她怎麼也不願相信,眼前這個眼神狡詐,年齡數千的男子,會是自己未來的丈夫。

如果這是真的,那也太可怕了。

「呵呵。」

楊競琥笑了笑,道:「我之前曾與段小姐有一面之緣,之後對你念念不忘,我又恰好與你姑姑段蘊秀交好,於是便前去提親。沒想到,你姑姑一口答應,還說服你父親寫簽下了婚約。」

說著,楊競琥從納戒中取出一張珍貴的妖獸皮,其上寫著婚約,下方有段甯馨父親的簽字和印鑒。

段甯馨定睛一看,確然那字跡果然是父親的筆記,頓時整個人都懵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歡陳陽,但她確定,自己覺不喜歡面前這個男人。

她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就與這個男人有了婚約。

這種感覺,就好像……

自己被賣給了對方。

她面色難看,不斷搖頭:「不,婚姻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這婚約,不能作數。」

楊競琥也不著急,淡笑道:「呵呵,段小姐與我成親之後,我相信,你會喜歡上我的。」

「不,我不會嫁給你。」

段甯馨大喊一聲,整個人都有些懵,轉身便欲飛走,奪路而逃,也不知自己往哪裡去。

「你果然到這裡來了。」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冷喝聲響起,只見一名魄相巔峰的女修飛來,直接將失魂落魄的段甯馨擒下。

這名女修不是別人,正是段蘊秀。

自從段甯馨溜走,她就在思索,段甯馨到底會去哪裡。

最後她猜測,段甯馨就是到了華擎劍門。

她剛剛趕到,雖然見妖行宗、楊競琥等人都在,有些奇怪,但看到段甯馨,她目光一亮,立刻便上前擒拿。

她拿住段甯馨,將其經脈封鎖,沉聲道:「甯馨,你和楊競琥的婚約,你父親和我都十分贊成,你應該感謝我們,幫你物色了一段美滿良緣。」

段甯馨氣得面色發白,語氣中帶著哭腔,喊道:「什麼美滿良緣,我根本不認識他,更別談喜歡他,你們這是在害我。」

段蘊秀面露慍色,沉聲道:「甯馨,我們一番良苦用心,你卻一點也不體諒,你簡直沒有一點良心。」

「姑姑,你們如果有良心,就不會未經我同意,便把我許配給別人。」

段甯馨哭哭啼啼道。

段蘊秀面無表情,冷漠道:「楊競琥是夜神宗的高層,實力強橫,和你非常般配,不知你還嫌棄什麼?難道,你心裡只有陳陽嗎?」

段甯馨愣了下,驚道:「就是因為陳陽,你們才急急忙忙,把我許配給別人?」

「是又如何?」

段蘊秀冷喝一聲,道:「陳陽與楚荀紂結仇,與戰神宗、蠻娑宗、妖行宗等等宗門結仇,你難道以為,他還能活命?你與他糾纏不清,這是在害我們尚景宮,所以,你必須和他斷了任何聯繫。」

「你們太冷血了!」段甯馨嘶吼一聲,咬牙道:「他救了我,我應該報答他,可是,你們居然如此冷血。姑姑,我今天,徹底把你看清楚了。」

「甯馨,你年少無知……」

段蘊秀正呵斥,血屠冷聲打斷道:「我到這裡來,不是聽你們的恩怨情仇,都給我住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