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103章 暗中傳信

第4103章 暗中傳信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28

夜驊打了個激靈,生怕把陳陽激怒,忙不迭道:「遨星境,我爹是遨星境三重。」

「遨星境三重!」

陳陽面露意外之色,他一直以為夜神翼是遨星境一重或兩重,沒想到,居然達到了三重。

看來,夜神翼的天賦,的確是很高。

不過,如果是遨星境三重的話,為何之前夜映瑤與之戰鬥,夜神翼卻沒把夜映瑤擊敗。

畢竟,夜映瑤當時才剛剛三相合一,進階碎空境,就算她天賦異稟,也不至於能跨越兩重對戰夜神翼而不敗。

見陳陽陷入沉思,夜驊又補充道:「他是剛剛進階遨星境三重的,只有幾個人知道。」

「原來如此。」

陳陽點了點頭,看向令悟鳯,問道:「令前輩,大梵界其他宗門的碎空境,實力如何?」

令悟鳯魔氣面龐上的兩隻紅眼閃過凝重之色,沉吟道:「戰神宗、妖行宗、霓裳冰宮、蠻娑宗的宗主,都是遨星境二重。整個大梵界,其他遨星境的修者,都是一重。」

陳陽面色微變:「這麼說,夜神翼的實力,在整個大梵界,已是最頂尖的了。」

「如果沒有隱藏強者,他就是最強的了。」令悟鳯點頭道。

陳陽沉思道:「既然如此,看來此次大梵界會,夜神翼的目標,定然是爭奪無上宗門榜天榜第一,取代戰神宗的位置。」

令悟鳯贊同道:「雖然夜神翼等遨星境的強者,都去了星橋界歷練,但他們的根基終究在這裡。在星橋界站穩腳跟之前,他們是不會放下大梵界的事業。而且,即使在星橋界站穩腳跟之後,也需要大量的人手相助。」

聞言,夜驊觀察了下陳陽和令悟鳯的臉色,主動說道:「我爹說過,等他在星橋界立足,他會把夜神宗的核心成員帶過去,在那邊建立夜神宗的總部。」

陳陽目光一凝,看向夜驊,道:「那你爹如今在哪裡?」

夜驊道:「他去了星橋界,已經很久沒回來。他說是去探索某處秘境,在大梵界會之前,他是不會回來的。」

「他知不知道我的身份?還有,我母親的下落,他查到沒?」陳陽接著問道。

夜驊道:「你的身份,是我的猜測,夜神宗沒有其他人知道。另外,小姑姑的下落……」

陳陽冷喝道:「別叫小姑姑。」

夜驊縮了縮腦袋,道:「令堂的下落,我爹是要追查的,但因為探索秘境,暫時擱置。」

聽到這話,陳陽稍稍鬆了口氣。

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母親的安危,如果被夜神翼發現行蹤,母親這次連逃走的機會也沒有,因為夜神翼進階了遨星境三重。

但夜驊的話,陳陽並沒有完全相信。

他使出璃眼神瞳,將其迷惑後,發現夜驊說的話都是真的,卻是有些出乎意料。

說話間,陳陽三人傳送出了方舟。

此時夜神宗的人,已是聚集在方舟周圍,黑壓壓的一片,沒有進攻,但個個都十分警惕。

「少宗主!」

「令長老!」

原本疑惑的夜神宗成員,眼看從方舟中出來的人,是夜驊和令悟鳯,無不露出意外之色。

為首是夜神宗的副宗主夜冷,是夜神翼的族叔,如今魄相巔峰的境界,為人老成持重,已是放棄突破境界,負責主持夜神宗的常務。

「夜驊,你受傷了!」

夜冷見夜驊受傷,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連忙便迎上去。

雖然夜神宗的人兇橫,但並不代表他們沒有感情。

就拿夜冷來說,他就十分寵溺夜驊這個侄孫。

眼看夜冷靠近,夜驊生怕惹怒了陳陽,導致自己挨打,他連忙道:「冷爺爺,我有急事,等會再來見你。」

話音落下,夜驊對陳陽使了個眼色,和令悟鳯一起,三人往夜神翼的雕像飛去。

「這是夜神翼的雕像?」

陳陽看著前方的巨大雕像,沉聲問道。

夜驊點了點頭,苦笑道:「我爹為人很浮誇,喜歡搞這些派頭。」

「呵呵。」

陳陽冷笑一聲,並未多言,和夜驊從雕像下方的巨大拱門,進入了雕像內部。

「怎麼如此著急?」

眼看夜驊急匆匆的樣子,夜冷皺了下眉頭,但並未在意。

這個侄孫,他頗為了解,為人倨傲,並不把他這個長輩放在眼裡,此刻的表現很尋常。

不過,夜驊不在意自己的傷勢,倒是有些出人意料。

這小子,可是很怕疼的。

「事情似乎有些古怪。」

夜冷麵露疑惑之色,看著飛入雕像中的夜驊,捕捉到一個細微的動作,頓時面色劇變。

夜家的核心成員,互相間有個暗中傳遞危險信號的方式。

這個方式很簡單,就是眼睛往右看,左耳跳動。

細微的動作,別人很難看到,但有心人,卻會注意到。

剛才,夜冷就發現了這個信號。

「不好,看來夜驊遇到了危險,可到底是什麼危險?」

夜冷陷入沉思,暗道:「令悟鳯和他在一起,且他是半步碎空境,那名不知來歷的青年也就是魄相巔峰,怎麼看,他也不像被人挾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思索了下,夜冷沒有得到答案。

他不再多想,立刻往高空中飛去,繞到了夜神翼雕像的後方。

在那裡,是夜神宗一處隱秘的閉關之處。

夜神宗還有兩名半步碎空境強者,就在那裡閉關,且這兩人,都比夜驊更強。

既然夜驊解決不了問題,那麼,只能請動這兩人了。

……

陳陽三人進了雕像內的通道,沿途有夜神宗的弟子守衛,見到夜驊和令悟鳯,無不恭敬行禮。

但眾人對陳陽的身份,頗為疑惑。

陳陽神色平靜,繼續往前飛去,笑了笑,對夜驊道:「剛才的信號很獨特。」

夜驊心頭咯噔一跳,臉上露出茫然之色:「什麼信號?」

「我本以為,你對我有問必答、言聽計從,已是放棄了反抗。沒想到,你卻暗中作祟。」

陳陽搖了搖頭,眼中閃過冷芒,右手握緊了方舟熔爐,沉聲道:「不過,別說現在夜神宗只有半步碎空境,就算碎空境來了,我也一樣殺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