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093章 收服

第4093章 收服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616

被破虛掌禁錮,夜驊面色劇變。

他連忙釋放出所有的力量,想要掙脫破虛掌的束縛,但卻無法做到。

反而,破虛掌收縮,直接把他壓迫得骨骼崩碎,鮮血飛濺,整個人瞬間就丟掉了半條命。

「不,別殺我,不……」

夜驊大聲嘶吼道,一副失魂落魄的畏懼模樣,沒有了半點剛才的囂張狂傲。

「在救出小師妹之前,我不會讓你死得那麼輕鬆。」

陳陽收攏破虛掌,直到把夜驊壓得昏迷了過去,這才將其抓到自己面前,收入了納戒之中。

到了大梵界之後,陳陽搶了不少的納戒。

之前沖武星的納戒已經淘汰,他現在手中都是高階的納戒,空間更大,也能收入更高階的強者。

轉眼間,陳陽便把夜驊解決。

整個空間陷入了寂靜,徐長天、應天嘯等戰神宗、蠻娑宗的人,面色一個比一個凝重,看向陳陽的目光都充滿了畏懼。

先前,大家都把他當成了獵物。

殊不知,他們才是獵物。

徐長天心裡後悔不已,早知如此,他絕不會追過來。

「陳陽,我戰神宗退出此次邪王殿的寶物爭奪,就此告退。」

徐長天很快就做出了決定,寶物和命比起來,還是寶物更加的重要。

聞言,應天嘯也表態道:「陳陽,我們蠻娑宗和你並沒有恩怨,今日就此告辭,我們立刻就退出邪王殿。」

現場一片寂靜,陳陽沒有吭聲。

眾人,都在等著他的回答。

他不說話,誰也不敢離開。

那穿梭虛空的掌影,徐長天和應天嘯不僅對付不了,還躲不過。

誰先動,誰死。

陳陽看向徐長天、應天嘯,沉聲道:「大梵小界會結束之後,戰神宗和蠻娑宗派人追殺我;剛才,你們追到這裡,也是要殺我。

兩次,都是想要我的命。

現在,你們卻想要安然無恙的離開,難道你們不覺得,有些過分了嗎?」

徐長天心底一顫,對陳陽道:「陳陽,雖然我們不是你的對手,但你殺了我們,對你也沒有好處。戰神宗和蠻娑宗都有碎空境強者,你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說得好像放過你們,你們就會冰釋前嫌似的。」

陳陽冷笑一聲,沒有遲疑,突然出手,一掌朝著徐長天攻去。

破虛掌出現在徐長天的身側,從虛空中穿梭出來,巨大的掌影,瞬間便把徐長天握住。

徐長天大驚失色,此刻是後悔不已。

他威脅道:「陳陽,你殺了我,戰神宗絕不會放過你。你現在立刻放了我,或許我們還……」

砰轟。

沒等徐長天把話說完,破虛掌收攏,徐長天爆出血霧,整個人直接被捏成了一團。

應天嘯已是嚇得面色慘白,身形一動便往下方飛去。

於此同時,戰神宗、蠻娑宗、夜神宗其他人,沒有一個拉下,全都往下方飛去,為了逃命,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速度。

不過,就在他們動身剎那,又一道掌影,出現在下方漏斗狀的通道口,將通道口遮得嚴嚴實實。

眾人面色劇變,如此一來,空間封閉,誰也別想逃了。

蠻娑宗的應天嘯身體一顫,心裡很快做出了一個決定。

他懸停在空中,回頭看向陳陽,躬身行禮,朗聲道:「陳公子,我應天嘯願意追隨你,還請公子饒我一命!」

他在大梵界數千年,實力卻不及陳陽。

而且,陳陽越級戰鬥,還能碾壓對手,簡直就是個超級妖孽。

這樣的天才,應天嘯從未見過。

即使他知道,陳陽和星橋界的頂尖天才楚荀紂,有約戰,他也依舊做出決定,追隨陳陽。

他覺得,這是自己的機會。

首先,追隨陳陽,是此刻活命的唯一機會;

其次,追隨陳陽,也給了自己一個一飛衝天的機會。

他相信,陳陽能幫助自己。

陳陽正欲轟殺應天嘯,但見應天嘯真心投誠,他放下了右手,但左手依舊用破虛掌,牢牢封鎖通道口。

他沒有說話,目光看向了其他魄相境的修者。

除了應天嘯之外,戰神宗、蠻娑宗、夜神宗,此刻加起來,總共還有四十五人。

其中,魄相巔峰五人,後期十三人,中期二十七人。

「陳大人,我雲煉願為您效忠。」

「我願效忠陳大人。」

眼看陳陽停下來,眾人哪裡還敢抗拒,紛紛效仿應天嘯,表示願意效忠陳陽。

一時間,沒有誰和性命過不去,全都躬身行禮。

陳陽沒有表態,平靜地看著下方,目光落在了應天嘯的身上,問道:「你是真心投誠?」

應天嘯道:「實不相瞞,其一為了活命;其二,我認為陳公子能改變我,讓我成長得更強大。」

「可是,我不信任你。」陳陽直言道。

「我願以血咒起誓,永生追隨公子。若有不從,若有背叛,你只需一個念頭,便可取我性命。」

應天嘯眼眸一凝,當即口中念咒,雙手結印,他指尖飛出一滴鮮血,懸浮在陳陽的面前。

陳陽也不猶豫,直接將鮮血收了。

頓時,他對應天嘯有了感應,可控制其生死。

見此,其他人哪裡還敢怠慢,紛紛以血咒起誓,對陳陽效忠。

四十五名魄相境的部下,且都在中期之上,對陳陽來說,還是有不小的用處,他自然不會拒絕。

至於這些人的忠心,在血咒的威脅之下,就算不忠心也得忠心。

但只要這些人好好追隨陳陽,陳陽自然會給他們好處。

不過,懸浮在面前的血滴,其中有兩滴,陳陽並沒有收下。

這兩滴,屬於布言、古亟玉。

見此,這兩人嚇得瑟瑟發抖,慌張道:「陳公子,之前的事情,我們認錯,還請你放我們一馬。」

陳陽冷聲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自斷一臂吧。」

布言和古亟玉不敢猶豫,立刻各自斬斷一臂。

陳陽當即收了他們的血滴,道:「手臂還可以接回去,以後,你們就是我的人。我會幫你們成長,也沒有人可以欺負你們。」

布言和古亟玉都鬆了口氣,兩人望著宛若神祗的陳陽,雖然心裡有些許不甘,但已是不由自主地為陳陽考慮。

因為,他們的命,已是掌握在陳陽的手中。

陳陽,是他們的主上。

「現在,我要破解控制室大門,你們守住下方通道,不得讓任何人進來。」

解決了麻煩,陳陽飛到上空鐵壁前,回頭對眾人道。

「是,公子!」

以應天嘯為首,眾人齊聲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