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056章 各有所思

第4056章 各有所思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69

眼看明王印壓著王衍往下,王衍渾身鮮血淋漓,奄奄一息,差點死亡。

布言滿臉凝重之色,也不管戰鬥還未結束,嗖的從光幕裂縫飛入戰場,一掌擊明王印,然後順勢把王衍接住,嗖的退出了光幕戰場。

轟隆隆……

明王印的能量震蕩開,整個光幕戰場承受衝擊,裂縫、破洞越來越大,變得支離破碎。

漸漸的,聲音平息下來,整個無盡之漠,變得無的安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陳陽。

每個人,都有種做夢般的感覺。

魄之法相、三相合一、玄妙神通、強橫星能……

陳陽的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真的擊敗了大梵小界會公認第一的王衍。

雖然,他還沒有和啟嗔一戰。

但是,所有人都認為,他已經是當之無愧的大梵小界會第一名,無出其右。

「陳陽!陳陽!陳陽……」

沉默了好一會,無盡之漠的觀眾們,自發地發出了歡呼,很快變成了齊聲呼喊陳陽的名字。

顯然,陳陽成為了無數人崇拜的偶像。

的確,誰不希望,自己在魄相前期的時候,擁有這樣恐怖的實力呢?

一時間,千億人齊聲呼喊,山呼海嘯,震耳欲聾。

石台,丁不妄、古亟玉等等參加大梵小界會的修者,看向陳陽的目光,都出現了極大的變化。

之前,大家是羨慕、嫉妒、不甘。

但現在,他們更多的,是對陳陽感到崇敬。

因為陳陽和他們,已經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令他們高山仰止,自然只會用崇敬的目光去看待。

而各個無宗門的領隊之人,此刻的想法,各不相同。

有的在思索著,該怎麼樣把陳陽這個天才拉攏。

雖然他得罪了戰神宗、蠻娑宗,甚至和星橋界九大玄門的天才有矛盾,看起來以後是必死之局。

但是,他的天賦太逆天,只要培養起來,未必不能和戰神宗、蠻娑宗,甚至楚荀紂爭鋒。

只要成功,他未來,甚至可能成為星橋界的大人物。

這一點,足以讓許多宗門,去豪賭。

「太強,他太強了。」

蕭偌呢喃著,搖了搖頭,腦子裡又被那種特殊感應所充斥。

她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以前,從沒有這種感覺,為何今天,會如此?

段甯馨則是一臉激動之色,瞥了眼身旁目瞪口呆的段蘊秀,道:「姑姑,你現在知道,陳陽到底有多強了吧?」

段蘊秀沒有回答,她此刻心裡也在思索著,要不要想辦法,把陳陽拉攏進入尚景宮。

不過,最終她還是暗暗搖頭。

潛在的威脅太大了,若是戰神宗和蠻娑宗一定要報復,尚景宮雖不至於被踏破,但終究是惹火燒身。

她目光一凝,冷聲對段甯馨道:「我說過,不允許,你和陳陽有任何的接觸。」

……

空,扁舟和馬車。

余晟捷和林苑秋,都沉默了。

即使是他們,來自星橋界七十二地星勢力的強者,也被陳陽的可怕表現所震驚。

突然,余晟捷開口道:「林老怪,你見過誰魄相前期,便可凝聚魄之法相、三相合一的修者嗎?」

「廢話,這種人,整個星海也不可能有。」

林苑秋沒好氣道,語氣透著濃濃的遺憾,遺憾不能收陳陽入門。

頓了下,她補充道:「整個星海,我不清楚。但至少星橋界、大梵界,沒有誰能做到。」

「可是,陳陽做到了。」余晟捷苦笑道。

「哼,以前的確是沒有。」林苑秋冷哼一聲,沉吟道:「可惜了,他天賦卓絕,若是拜入我桃花谷,不做爐鼎,好好培養的話,未來必然能帶領桃花谷,進入更高的層次。」

余晟捷面色一凝,道:「他活著,並非好事。若是被其他勢力看,到時候,對我們是威脅。」

「雲化仙說了,我們不能殺他。你若殺他,是想死嗎?」林苑秋冷聲道。

余晟捷道:「大梵界的戰神宗、蠻娑宗,應該不會放過他。我們要做的,是讓今天的事情保密,不傳到星橋界。不然,有其他七十二地星、三十六天辰,甚至九大玄門的人來收陳陽入門,到時……」

「保密,這我自然知道。」林苑秋打斷了余晟捷的話,看向布言,道:「能接觸到星橋界的,也那麼些人,警告他們保密即可。」

「正是此意。」

余晟捷點了點頭,又看了眼陳陽,目光閃過一抹惋惜,但很快便恢復平靜。

……

「不,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敗……」

突然,一聲狂暴的嘶吼,從天空傳來,正是王衍發出的聲音。

到了此刻,他還不甘心,自己居然敗給了陳陽。

可是,事實如此。

陳陽收起一切力量,又把散落的星隕劍陣收回,這才從光幕戰場飛出,看向王衍,道:「你把影破風打成重傷,我說了以牙還牙,現在,你信了嗎?」

事實如此,信不信,又如何?

王衍沒有吭聲,滿是怨恨的眼睛,狠狠地盯著陳陽。

陳陽笑了笑,接著道:「你說我是垃圾,現在你知道,誰是垃圾了嗎?」

這句話,讓眾人想起了之前王衍對陳陽的嘲諷。

此刻想起,王衍卻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臉。

「你的命留著,有人收的。」

陳陽搖了搖頭,不再理會王衍,轉身往石台飛下來。

布言眼閃過冷芒,猶豫了下,終究沒有說什麼。

突然,陳陽停下來,回頭看向目呲欲裂的王衍,道:「對了,忘了告訴你,斷水流大師兄的下場,最後是被打得半死不活。」

半死不活,不正是王衍此刻的下場嗎?

全場一片嘩然,這才知道,陳陽從一開始,已經宣告了王衍的結局。

看著陳陽飛落而下,眾人的心裡,對他更是敬慕。

「站住。」

在這時,突然一聲厲喝響起。

只見一道人影,嗖的從石台飛起,攔住了陳陽。

眾人定睛一看,只見此人是妖行宗的啟嗔。

啟嗔狠狠的盯著陳陽,眼神滿是怨恨之色,嗖的往光幕戰場飛去,怨恨道:「你把王衍哥哥打成重傷,現在,我要為他報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