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049章 雲化仙

第4049章 雲化仙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82

眼看余晟捷沖向陳陽,眾人皆是大驚。手機端

雖然不知余晟捷境界如何,但連布言等人,也對其恭恭敬敬,想必實力,絕不會布言低。

算不是碎空境,也是魄相巔峰最強的存在。

陳陽即使擊敗了古亟玉,也沒人認為,他會是余晟捷的對手。

「不好!」

蕭偌面色驟變,不知為何,見陳陽陷入危機之,她竟是十分擔憂。

先前,她只是出手相助。

可此刻的感覺,十分古怪。

好像,陳陽對自己,十分重要。

「住手。」

在所有人以為,余晟捷要把陳陽拿下的時候,突然一道聲音,從石台之的虛空響起。

接著,只見一道身影浮現出來,擋在了陳陽和余晟捷之間。

那是一個身著淡藍長裙的女子,黑色面紗將整張臉都遮住,看不出面容,一頭秀髮披散在兩肩,隨風輕輕擺動。

她沒有絲毫能量波動傳遞出來,不知境界實力如何,但她卻有種怪的氣場,讓人心生敬畏。

「啊!」

見到此女,余晟捷臉露出驚訝之色,立刻便停下來攻勢,目光凝重地看向擋住他的女子。

沉默了下,他恭敬地拱手道:「雲仙子怎的紆尊降貴,到這地方來了?」

見余晟捷如此態度,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余晟捷是星橋界七十二地星來的人,可他卻對這女子十分恭敬,難道,這女子來歷不簡單?

可是雲仙子是誰,在場沒有任何人知道。

連布言、令悟鳯等人,也是一臉茫然之色。

雲仙子的語氣波瀾不驚,對余晟捷道:「你認識我?」

余晟捷訕笑了下,恭敬道:「雲仙子名聲在外,我雖然從未見過,但也聽聞過雲仙子的事迹。此刻能得見雲仙子,是我余晟捷的榮幸。」

「雲仙子?靈龍殿的雲化仙?」

高空的林苑秋驚呼一聲,嗖的飛落下來,獨眼盯著雲仙子打量了下,顯然是確認了對方的身份,眼神露出驚恐之色,原本佝僂的背部,彎的更深,作揖道:「桃花谷林苑秋,拜見雲仙子。」

「嗯。」

雲仙子頗為倨傲,只是淡淡點頭,兩位七十二地星的強者,並不被她放在眼裡。

可是,林苑秋和余晟捷,還偏偏不敢表示不滿。

眾人猜測,這雲仙子,絕對是星橋界的大人物。

「這個人,你們不能動。」

雲化仙低頭看了眼站在石台的陳陽,因為戴著面紗,看不出她的表情,而她的語氣也很平靜,聽不出什麼來。

不過,至少證明,她是在幫陳陽。

林苑秋和余晟捷面露尷尬之色,沉默了下,林苑秋拱手道:「雲仙子,你的話,我們當然不會違逆。不過,還請你明示,你為何要保這個大梵界的小子?」

「保他?」

雲化仙笑了笑,道:「我只是說你們不能殺他,而不是說我要保他。」

這話,把眾人都聽得糊塗了。

雲化仙接著道:「我師弟和他玩了個遊戲,他的命,要留給我師弟,你們若是把他殺掉,或者帶走,我師弟的遊戲,都會變得麻煩起來。」

什麼,遊戲?

眾人越發不解,不知雲化仙到底是何意。

林苑秋道:「雲仙子的師弟?不知,是哪一位?」

雲化仙道:「最近剛剛拜入靈龍殿,又能和我說得話,你們認為,會是誰呢?」

林苑秋和余晟捷沉默了下,皆是面色劇變,兩人同時道:「雲仙子說的,難道是楚霸王?」

「你們也不傻。」雲化仙道。

林苑秋和余晟捷皺了下眉頭,想到楚霸王的實力和手段,他們可不想摻合到對方的遊戲。

若是把陳陽帶回去,別說自己,算是背後的宗門,只怕也會惹麻煩。

余晟捷指了指,立刻表態道:「既然是楚霸王盯的獵物,我們自然不會插手。此人,與我天書門,沒有任何的瓜葛。」

林苑秋也道:「桃花谷不缺男人,多一個、少一個,也沒關係。」

見此,眾人知道,桃花谷和天書門,陳陽一個也不能拜入。

不過慶幸的是,至少他脫離了危機,不用選擇。

可問題是,楚霸王是誰?

他和楚霸王的遊戲,又是怎麼回事?

此刻,眾人依舊是滿頭霧水。

「楚霸王,是楚荀紂?」

陳陽面露凝重之色,心頭暗道。

能讓林苑秋和余晟捷忌憚,這雲仙子肯定是九大玄門,甚至是三大聖府的人。

之前楚荀紂說過,他是要拜入九大玄門或三大聖府。

那麼,雲化仙是楚荀紂的師姐,也說得過去。

陳陽鎮定下來,對雲化仙道:「這位仙子,你說的楚霸王,莫非是楚荀紂?」

楚荀紂這個名字一說出來,整個無盡之漠,頓時沸騰了。

雖然大梵界和星橋界的接觸不多,但楚荀紂這個名字,在最近這些年,實在名聲太大,被稱為星橋界數百年來最強的天才,幾乎人盡皆知。

「對,我師弟,正是楚荀紂。」

雲仙子看向陳陽,點頭道。

此言一出,全場更是嘩然。

陳陽居然和楚荀紂玩遊戲,而且似乎是生死遊戲,這小子,瘋了嗎?

算你天賦再高,難道,還能得星橋界的頂尖天才?

這絕不可能。

自尋死路,絕對的自尋死路。

「你的天賦很高,也難怪,敢和楚師弟有三年之約。不過,楚師弟如今在靈龍殿,實力突飛猛進,你算再厲害,也不可能趕他,更不可能在三年後擊敗他。」

雲化仙俯視石台的陳陽,搖了搖頭,接著道:「在我看來,你這樣的螻蟻,直接殺了便是。可楚師弟,卻是個古怪的性子,非得和你玩遊戲。

這次我外出辦事,正好會經過此地,他感應到你在這裡,還讓我來看看。沒想到,我救了你一命。」

陳陽望著雲化仙,笑道:「這麼說,我還得多謝你?」

「留下你的命,我只是順手為之。至於謝我,不必。」

雲化仙搖了搖頭,身體緩緩升,道:「下一次,不一定有人幫你。希望,你能順利地,活到三年……不,應該是兩年之後。」

話音落下,雲化仙化作流光,衝天而起。

瞬息間,只見天穹之,一個小黑點,逐漸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