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045章 力量不足,又有何用

第4045章 力量不足,又有何用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56

此刻,整個無盡之漠,足足千億人,關注著陳陽和古亟玉的這場戰鬥。

玄影壁顯示,古亟玉伸出了一根手指頭。

眾人不解,這是何意?

「一招。」

一道聲音,通過擴音陣法,將光幕戰場的聲音,傳遞在整個無盡之漠。

古亟玉臉滿是自信的表情,伸出的右手食指晃了晃,對陳陽道:「我只需一招,可以把你擊敗。」

嘩。

頓時,全場一片嘩然。

雖然大家都認為,古亟玉的實力,陳陽強了許多。

可是,陳陽的手段變化莫測,要一招把陳陽擊敗,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只能說,古亟玉實力超卓,他有這個自信。

面對古亟玉的威脅,陳陽笑道:「一招擊敗我?你真是自信呀。」

「一招擊敗你,輕而易舉。」

古亟玉自信滿滿,放下了手,冷笑道:「不過,我不會讓你,敗得那麼輕鬆。一招,我會打得你完全喪失戰力。然後,我要斬斷你的四肢,廢掉你的修為,然後把你扔出光幕戰場。從此以後,你,會徹頭徹尾,變成一個廢人。」

「那你這,不叫一招擊敗我了。」

陳陽搖了搖頭,眼閃過一抹殺意,然後平淡下來,無奈道:「如果不是和別人有賭約,我絕對會對你以牙還牙。」

「以牙還牙?你以為能戰勝我?」古亟玉不屑一笑,接著道:「另外,你說的賭約,是什麼東西?」

「不關你的事。」陳陽笑道。

「哼。」

古亟玉冷哼一聲,又問道:「那我想知道,你之前說王衍是斷水流大師兄,斷水流是誰?大梵界,從沒聽說過這號人物。」

陳陽笑道:「斷水流是我家鄉的一個名人,至於他的事迹,等我擊敗王衍之後,我會親口告訴他的。」

此言一出,眾人又是嘩然。

古亟玉笑了起來,道:「你這意思,你是要擊敗我,然後再擊敗王衍?」

陳陽鎮定點了點頭,一副理所應當的表情。

「哈哈哈……」

古亟玉大笑了起來,道:「無論是我,還是王衍,你都不可能是對手。你天賦的確高,但你境界太低,你的實力,還遠遠不足以,和我們抗衡。」

「一分鐘之後,你會知道,你此刻的表現是多麼的滑稽。」

陳陽無所謂地聳了聳肩,看向光幕戰場之外的布言,發現布言一直不宣布戰鬥開始,顯得有些古怪。

他這一看,發現布言嘴唇微動,似乎在和別人傳音交流著什麼。

而讓他驚訝的是,他從布言的眼神,捕捉到了一抹敬畏。

「難道,布言在和暗觀戰的星橋界七十二地星勢力來的人交談?」

除了七十二地星的人,陳陽想不到布言會對誰敬畏。

這時,只見布言點了點頭,眼閃過一抹複雜之色,瞥了眼陳陽,目光深處隱含殺意,然後宣佈道:「陳陽對古亟玉,開始。」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眾人的心都瞬間懸起,無不感到有些熱血沸騰,都目不轉睛的盯著光幕戰場。

「雲落歸橋!」

古亟玉速度極快,瞬息間,他便出手,手握一件前大後小的長棍兵器,攻向陳陽。

那長棍兵器,赫然是一件十一紋聖器,器紋激活,星能經過長棍傳遞,釋放出一道猶如橋樑般的星芒。

這神通看似沒有特之處,但在古亟玉釋放剎那,無數人都露出驚駭之色。

「雲落歸橋,是古亟玉的成名神通,威力強橫,據說曾今助他在魄相期的時候越級戰鬥。」

「他一來使出這招,顯然是不給陳陽機會,要完成自己一招制勝的諾言。」

「說不定,這招攻擊力太強,會觸發陣法保護陳陽。」

……

在眾人心驚之時,古亟玉頭頂方,浮現出一道古怪的神像,沒有穿衣服,身肌肉矯健,給人一種充滿力量的感覺。

這是他的奧義,六重蠻神奧義。

整個蠻娑宗的人,只要從小拜入門的修者,幾乎都是領悟的蠻神奧義。

因為蠻娑宗有一尊溝通天地自然之力的蠻神像,參悟起來很方便,而且蠻神奧義也契合蠻娑宗的功法神通,所以大部分蠻娑宗弟子,都選擇蠻神奧義。

除了蠻神奧義之外,在古亟玉的身後,還出現了兩道和他一模一樣的人法相。

分別是他的精之法相和體之法相。

兩道法相的力量,完全融入到了他的攻擊之,令星芒大盛,攻擊力暴增。

轟隆隆……

星芒破空而行,發出巨響,猶如一道流星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誰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古亟玉的極限。

但他此刻爆發的力量,已經超過了很多人對他的認知,也讓所有人明白,無宗門榜前幾的首席弟子,的確不是其他宗門可以相提並論的存在。

不過,王衍卻面露不屑之色,冷哼道:「哼,愚蠢,用這麼強的力量,會觸發陣法自動保護陳陽。古亟玉雖然戰力提升很大,但對力量的控制和計算還是不行,終究只是一個莽夫罷了。」

「不好。」

蕭偌眼眸閃過凝重之色,沒想到古亟玉一來,使出這麼強的力量。

她看了眼陳陽,心頭暗道:「還說一招解決古亟玉,光是古亟玉這恐怖的星芒,算是我,也必須全力才能抵禦。你又怎麼可能……唉……」

蕭偌暗暗嘆息一聲,她雖然看好陳陽,但這個自大狂,終究要栽在自己的自大。

或許,經過這次的教訓,以後,他會有所改變。

對他來說,這反而是好事。

「陳公子!」

段甯馨騰地站起來,一臉擔憂地望著光幕戰場,恨不得自己能出手幫陳陽。

可是,任何人,都不能插手戰鬥。

而且,段甯馨也沒有實力,可以插手戰鬥。

段蘊秀拉了把段甯馨:「甯馨,坐下吧。陳陽雖然驚艷,但是,他也到此為止了。」

此刻,在古亟玉戰力爆發出來之後,所有人都認為,陳陽的跡結束了。

不過,眾人發現,陳陽並沒有放棄。

他抬起了手,虛空裂開縫隙,一道幾十米寬的掌影,從虛空鑽出來。

還是那招,穿梭虛空的掌法。

可是,力量不足,你掌法、飛劍在玄妙,又有什麼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