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017章 人心狠毒

第4017章 人心狠毒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349

陳陽感應到背後劍刃的寒意,以及趙飛榭釋放的淡淡殺意,他略有點意外。

他雖然看出來,趙飛榭不是好相與的人。

但卻沒想到,自己才剛剛救了對方,對方居然就拔劍相向。

關鍵是,雙方並無沒有絲毫的恩怨,對方卻恩將仇報。

心腸之狠,可見一斑。

陳陽眼中閃過冷芒,抱著段甯馨,慢慢轉過身來,目光死死地盯著趙飛榭、崔嬌、楊中書三人,沉聲道:「我救了你們,你們就這樣『報答』我嗎?」

身處陳陽懷裡的段甯馨,也急切道:「趙師兄,你快放下劍,這位公子救了我們,你怎能這樣對他。」

面對兩人的斥責,楊中書和崔嬌沒有吭聲,他們以趙飛榭為首,趙飛榭要怎麼做,他們便會跟隨。

趙飛榭面色平靜,看了眼段甯馨,道:「段師妹,那魔氣炮彈不攻擊他,偏偏攻擊我們,你難道不覺得古怪嗎?」

段甯馨因為情緒波動劇烈,本就重傷的身子更加嚴重,氣息微弱道:「就算如此,可……可魔氣炮彈不是他控制攻擊我們的,而且他也救了我們,這……這還不夠證明嗎?」

其中道理,趙飛榭哪裡不知。

他對陳陽拔劍相向,真實目的,並非是懷疑陳陽暗中搞鬼,而是嫉妒心、貪婪心在作祟。

一個精相巔峰的修者,比他這個魄相中期修者,攀登靈藏峰的速度還快,讓他心裡很不平衡,產生嫉妒、怨恨。

而此刻他看上的段甯馨,還被陳陽抱在懷裡,這種英雄救美的事情,被別人幹了,還發生在自己的面前,他不能容忍。

不過,最重要的,是陳陽攀登靈藏峰實在太輕鬆了,如履平地。

他斷定,陳陽的身上,必然有絕妙的寶物。

為了能登上靈藏峰更高的區域,他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把寶物弄到手,甚至不惜把陳陽殺了。

沉默了下,趙飛榭不想和陳陽廢話,手中的寶劍吞吐星芒,逼迫著陳陽,冷聲道:「把你的寶物交出來,然後自己離開靈藏峰,我可以饒你不死,不然,我現在就出手。」

這句話一出,眾人頓時都明白了趙飛榭的目的。

段甯馨愣了下,望著趙飛榭,激動道:「趙師兄,就算有寶物,那也是他自己的,你居然要硬搶,這未免太過分了。」

趙飛榭不為所動,沉聲道:「段師妹,修鍊界本就是強者生、弱者死,此人太弱,他還偏偏擁有寶物,這就是原罪。要怪,就怪他自己太傻,居然敢把寶物,展現在我們的面前。」

段甯馨氣得渾身顫抖,咬牙道:「趙師兄,陳陽出手相救,你卻想要搶奪他的寶物,你還有沒有一點點良心?」

「良心這種東西,只屬於弱者。」

趙飛榭的語氣十分堅定,即使他想追求段甯馨,他此刻也不願放棄陳陽手上的寶物。

因為,此次登上靈藏峰尋找寶物,對他來說,十分重要。

楊中書站出來,一副和事老的樣子,對陳陽道:「這位兄弟,既然你有可以避開能量風暴的寶物,不如交出來,讓趙師兄暫時幫你保管。

畢竟,靈藏峰上面,不止有能量風暴,還有別的危險。你一個精相巔峰修者,去了,不過是送死罷了。」

聞言,陳陽沒有吭聲,只是淡淡地瞥了眼楊中書。

見此,楊中書以為陳陽動搖,接著道:「兄弟,看在你幫過我們的份上,我們便不出手搶了。畢竟,讓你把寶物交出來,我們也是為你好,你應該主動交給我們。」

陳陽笑了笑,看向楊中書:「你這理論,十分有意思,照你這麼說,為了你以後不慘死,你現在應該把命交給我?」

「你……」

楊中書面露慍色,作勢便欲出手。

趙飛榭抬了抬手,將楊中書制止,道:「段師妹還在他手中,此人一看就心狠手辣,可別被他傷害了段師妹。」

「呵呵,有意思,幾個臭不要臉的,聚到一起了。」陳陽冷笑道。

面對陳陽的嘲諷,趙飛榭一點也沒臉紅,理所當然道:「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你若是嫌不公平,你可以選擇重新投胎,我也可以送你一程。」

陳陽搖了搖頭,不屑道:「說白了,你就是見利忘義、恩將仇報罷了。」

趙飛榭想要說什麼,他身後的崔嬌,上前皺眉道:「趙師兄,他的確是幫了我們,我們現在這樣做,似乎……」

「崔師妹。」趙飛榭打斷了崔嬌的話,正色道:「難道你忘了,還有不到兩個月,就是大梵小界會。

到時候,整個大梵界的精英弟子齊聚一堂,我們要想取得好的成績,少不了強大寶物的幫助。

此次前來靈藏峰,我們不正是,為了大梵小界會做準備嗎?

若是能登上靈藏峰更高的位置,我們得到寶物的概率就更高,寶物也會更好。

難道,你不想在大梵小界會,嶄露頭角?」

這番話說出來,原本覺得良心有愧的崔嬌,陷入了猶豫之中。

大梵小界會,她期望已久。

她怎麼也不願意,錯過這個表現自己的機會。

為了自己,寶物,必須得到。

她看了眼陳陽,咬了咬牙,退到了趙飛榭的身後,不再多言。

雖然她沒說什麼,但她已經表明了態度。

「很好。」

見此,陳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對崔嬌道:「你原本有機會,可惜,你自己不珍惜。」

「不知所謂。」

趙飛榭冷喝一聲,在他眼裡,陳陽是擁有寶物,才能登上靈藏峰。

至於陳陽的實力,絕對不怎麼樣。

他還不信,自己要拿捏一個精相巔峰修者,還做不到了不成?

他手中的劍,還指著陳陽,但因為段甯馨在陳陽的懷裡,所以他並沒有輕舉妄動。

他對陳陽道:「你這麼狂,那你有本事,就把段師妹放了,我倒是,你的實力,是否配得上你的狂言。」

「人心,狠毒。」

陳陽搖了搖頭,慢慢蹲下,對段甯馨道:「你先休息,我要殺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