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009章 迴旋千藏峰

第4009章 迴旋千藏峰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519

陳陽跟著全一道長到達凌牙峰,然後往深淵之中飛下去,到達底部的一處洞府,進入其中。

這個洞府,是整個華擎劍門中,最好的洞府。

裡面的星能、靈力濃度,都比陳陽之前修鍊的那個洞府,高了許多。

陳陽明白,這洞府,就是全一道長的洞府。

進了洞府,有個小客廳,全一道長邀請陳陽坐下之後,面露鄭重之色,問道:「陳陽,希望你如實相告,你和令悟鳯,是什麼關係?」

「令悟鳯?」

陳陽愣了下,疑惑道:「夜神宗的令悟鳯,我並不認識,是你上次提醒我小心,我才知道他的來歷。三豐前輩,你問這個做什麼?」

「你不認識他?」

全一道長喃喃了句,道:「你可知道,剛才何曙對你出手的時候,是誰救了你?」

「誰?」陳陽問了句,眉毛一挑,道:「難道是令悟鳯?」

全一道長點了點頭:「對,就是令悟鳯。」

得到確認,陳陽大感驚疑,不知夜神宗的令悟鳯,為何會救自己,自己和他,似乎沒有任何的關係。

全一道長接著道:「那日你返回華擎劍門,令悟鳯便跟了來,他一直沒有走,停留在華擎劍門的周圍。我本以為,他是想對你不利,現在看來,他應該是在暗中保護你。不過,剛才擊退何曙之後,他已經離開。」

陳陽沉吟道:「奇怪,他為何幫我?」

「這就要問你了。」全一道長盯著陳陽,正色道:「夜神宗在抓你,可令悟鳯是夜神宗的高層,他卻要幫你。這件事,十分蹊蹺。我想知道,你對我,到底隱瞞了些什麼?」

陳陽思索了下,最終選擇相信全一道長,凝聲道:「三豐前輩,其實,我是夜映瑤的兒子。」

「什麼!?」

全一道長愣了下,驚訝道:「你居然是夜映瑤的兒子,這件事,夜神翼知不知道?」

說完,他自己回答道:「夜神翼肯定不知道,不然的話,他必然會大舉進軍華擎劍門,想方設法也要把你拿下,然後利用你,逼迫夜映瑤露面。

可是,令悟鳯是夜神翼的得力幹將,他為何幫你,這其中,到底有什麼隱秘?」

陳陽也不相信,無緣無故,以為魄相巔峰的強者,而且是敵人那邊的人,會幫自己。

他思索了下,找到一絲線索,對全一道長問道:「令悟鳯,最初在苛摩星的時候,是不是和我母親有舊?」

全一道長搖頭道:「這我就不清楚了,畢竟當年的夜家,雖然也很強,但並未達到揚名大梵界的地步,知道情況的人自然也少。」

陳陽沉吟道:「我猜測,令悟鳯應該是我母親這邊的人,他之所以在夜神宗,是潛伏在那裡,等待我母親的回歸。他現在已經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才會幫我。除了這個,我想不到別的解釋。」

「也許真是這樣。」全一道長點了點頭,覺得陳陽的話,還是有幾分道理。

說完令悟鳯的事情,陳陽問:「對了,三豐前輩,為何你要放了何曙?」

這件事,陳陽十分不解。

何曙偷華擎劍門的資源,去養自己扶持的坤御派,換做任何宗門的領袖,都會直接殺死。

卻不知為何,全一道長居然饒他一命。

雖然現在看來,何曙即使回到坤御派,也不會對華擎劍門,造成任何的威脅。

但全一道長的做法,依舊不妥。

誰能預料,其以後的發展呢?

面對陳陽的問題,全一道長沉吟道:「這件事,我自有主張,你就不要過問了。」

陳陽看出全一道長在隱瞞什麼,但他並沒有追問。

又聊了幾句,陳陽便告辭離去。

等他走了,全一道長面露悵然之色,,沉吟道:「襄兒,如果你知道,你的外孫,如今竟是變成這樣,你只怕會死不瞑目不。」

搖了搖頭,他嘆道:「還好何曙不知,我是他的外公,不然,我真是不知,該如何對他。」

……

陳陽從全一道長的洞府中出來,聽到周圍的議論,這才知道,不止是何曙,華擎劍門中何家的人,都退出了華擎劍門。

整個何家,在華擎劍門中有幾百人,數量不算少。

當然,這不是何家所有人。

這麼多年過去,何家的主脈旁支,至少達到了數萬人,大部分因為資質不佳,沒能進入華擎劍門。

之前,他們都住在來華城。

後來坤御派建立之後,他們便進入了坤御派。

「何曙帶著何家的人,退出華擎劍門,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只怕不止是對付我,三豐前輩也有危險。」

陳陽心裡暗道,但也沒多想,返回自己的住處,盤算著,接下來該做什麼。

思索了下,他發現去凌牙峰的洞府修鍊,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他立刻動身,前往凌牙峰。

交了靈石之後,他進入洞府中,繼續修鍊。

不料,才過來三天,便有人來找。

一問之下,卻是全一道長召見。

全一道長幫了幾次忙,這次召見,說不定又是好事。

陳陽立即動身,去見全一道長。

見面後,全一道長並未多言,直接說道:「這裡有份地圖,是前往一個叫做迴旋千藏峰的地方,那裡有不少寶物,但也有一定的危險,你要不要去?」

「寶物是什麼級別?」陳陽問道。

全一道長道:「各種都有,甚至連碎空境強者,也曾今在那裡尋寶。不過,若是想得到好東西,還是得看你的機緣。」

「我的機緣,向來很好。」陳陽當即做出決定,道:「請三豐前輩,把地圖給我,我這就前往。」

全一道長把地圖給了陳陽,陳陽記下來之後,便告辭,直接離開了華擎劍門。

他離開劍門之時,進行了易容。

可是不料,在他離開瞬間,還是有人,看到了他易容的樣子。

很快,來華城那邊,有人得到消息。

此人,正是何挈。

何挈立刻進入一處房間,恭敬對坐在上首的一名男子道;「健承阿爺,我已得到消息,陳陽往東北方去了。」

這名男子,不是別人,正是何曙的女婿,坤御派掌門許良煊的父親,許健承。

「良煊在那邊,通知他攔住陳陽,我這就趕過去。」

許健承淡淡地對何挈說了句,身形一動,消失不見。

何挈眼中閃過冷芒,笑道:「陳陽,健承阿爺是魄相後期,這次,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