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3980章 離開劍門

第3980章 離開劍門 (1/2)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95

眾人大驚失色,沒想到何曙,居然對陳陽~щww~~lā

這,未免太有**份了。

何曙並未使用太強的力量,彈指一道星芒,朝著陳陽激射而去。

雖然很隨意的一擊,但陳陽,卻感應到了強橫的力量。

這道攻擊的力量,堪比精相後期。

在常人看來,足以擊殺精相前期的陳陽。

眼看星芒就要把陳陽擊中,突然斜刺里衝出一人,抬手擋住了星芒。

眾人定睛一看,發現出手之人,是章經綸。

先是林淵,後是章經綸,接連兩人阻攔自己,讓何曙很是憤怒。

他冷冷地瞥了眼章經綸,然後無視,目光看向陳陽,打算對陳陽進行致命一擊,直接把這個敢說自己膽小的狂徒殺死。

不過,就在何曙要出手的剎那,突然有幾人,飛落在劍堂前的院子里。

這幾人,正是以元血盈為首的夜神宗成員。

他們等了好一會,不見動靜,乾脆自己過來看看,卻正好見到華擎劍門的人內訌。

接著,他們便發現陳陽在場。

元血盈看出在場為首的是何曙,上前拱手道:「前輩,你們是否決定,交出陳陽?」

何曙看了眼元血盈,雖然對方的境界比他低了許多,但他「毫無架子」,道:「我們已經決定,把陳陽交給夜神宗,現在,我就殺了他。」

話音落下,何曙就要對陳陽出手。

元血盈忙道:「且慢,我們夜神宗要的,可不是死人。」

聞言,何曙停下了動作。

因為陳陽嘲諷他,他很想親手殺了陳陽。

可他雖然是在場最強的修者,但膽子卻是最小的,不敢對抗夜神宗。

他放下手,沉聲道:「既然如此,那我暫且饒陳陽一命。」

「膽小如鼠。」

陳陽冷笑一聲,一點也不給何曙面子。

何曙氣得雙目一瞪,喝道:「陳陽,你死到臨頭……」

元血盈打斷道:「前輩無需動怒,等我們把他帶回夜神宗,有得他受的。」

何曙目光眯縫了下,冷哼一聲,對元血盈道:「你們把他帶走吧。」

話音剛落,章經綸厲喝道:「何長老,你這樣做,簡直是丟盡了華擎劍門的臉。」

接連被頂撞,何曙已是怒火中燒。

他怒視章經綸:「章經綸,立刻退下,否則休怪我對你出手。」

章經綸站在那裡,沒有動,一雙堅定的眼眸,死死地盯著何曙,目光中毫無畏懼之色。

何曙面露殺意,作勢便欲出手。

見此,元血盈臉上露出不屑的冷笑。

因為他的到來,導致華擎劍門內訌,他很是得意,為自己是夜神宗弟子感到自豪。

眼看戰鬥一觸即發,陳陽走到章經綸身旁,傳音道:「章執事,我不會有事的,你和林淵長老對我的恩情,我日後必會報答。」

說完,他緩緩騰空而起,對元血盈道:「走吧。」

眾人一愣,沒想到陳陽居然放棄了。

何曙沉聲道:「陳陽,算你還有點良心,沒有把我們整個華擎劍門拉下水。」

林淵和章經綸,卻是眉頭緊鎖,連忙想要阻攔陳陽。

沒等他們動,陳陽傳音道:「二位無需冒險,我自有辦法。」

林淵和章經綸互相看了眼,自知即使動手,也打不過何曙,最後陳陽還是會被帶走。

不如,相信陳陽。

可是,他們的信心,卻並不大。

「居然不反抗,真是出乎意料。」

元血盈看了眼陳陽,然後對何曙拱手道:「前輩明事理、知進退,讓人欽佩,我回到夜神宗,必然上報前輩對我等此行的幫助。告辭。」

說完,元血盈騰空而起,和幾名部下,把陳陽團團包圍起來,冷笑道:「走吧。」

在元血盈等人的挾持下,陳陽離開了華擎劍門。

看著他們從空中離開,劍門中不少人,都在議論這件事。

當得知竟是何曙放棄了陳陽,眾弟子心裡,難免會有些酸澀,以及對何曙的不滿。

可惜,大家實力不足,人微言輕,也只能聽之任之。

林淵和章經綸互相看了眼,沒有吭聲,悄然退去。

其他魄相境的修者,也都先後離開。

整個華擎劍門,安靜了下來,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的確,一名精相前期的弟子,能掀起多大的波瀾?

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憂。

李芷芙、夏桑,心裡是一陣難受,卻無能為力。

何逑、何挈,則是竊喜陳陽被抓走,只是可惜,不能親手殺了陳陽,有些遺憾。

可無論是喜是憂,大家都明白。

在這個世界,強者為尊。

夜神宗太強,他們的精相境弟子,便可在華擎劍門耀武揚威,連魄相境的劍門強者,也不敢硬來。

……

「陳陽,你精相前期的境界,能夠擊殺精相中期的天破奴,足以證明你的天賦。可惜呀,華擎劍門這個懦弱的門派,居然連有天賦的弟子,也保不住,也難怪也落寞。」

飛往傳送陣的途中,元血盈看了眼陳陽,冷笑道:「你是不是後悔,加入了華擎劍門?」

「不後悔。」陳陽搖了搖頭,鎮定道:「至少林長老和章執事,很是令我敬佩。」

「敬佩有什麼用?他們太弱了,在華擎劍門沒有話語權。」

元血盈不屑道。

此時,陳陽幾人已經經過了數次傳送,眼看前面就是前往迴廊星的傳送陣,陳陽突然停了下來。

夜神宗眾人依舊圍住陳陽,元血盈冷聲道:「怎麼,你不願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