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3970章 裝逼側漏

第3970章 裝逼側漏 (1/1)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471

眼看陳陽被瞬間轟殺,在場之人都大吃一驚,沒料到膽敢與何挈叫囂的陳陽,居然如此脆弱。

「他……被殺了……」

夏桑望著漫天血霧,眼中滿是驚駭之色,眉頭緊鎖,一陣後悔,沒能在陳陽臨死之前,向陳陽道歉。

可是現在,再也沒這個機會了。

這讓她心裡,頗為內疚。

「原來是個瘋子,想自尋死路。」

「這何挈師兄到底是什麼來頭,公然在這裡殺人,似乎不符合華擎劍門的門規吧。」

「一個普通修者的死亡,又有誰會在意。」

眾人低聲議論起來,突然發現,空中除了何挈之外,還有一個曹仲孚。

對了,此人剛才似乎要給那瘋子出頭,卻不料瘋子和何挈,都無視了他,這可是夠尷尬的。

一時間,眾人看向曹仲孚的眼中,都帶著幾分戲謔、調侃的神色,讓曹仲孚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

原本想要藉機出風頭,沒想到鬧得這般下場。

不過,面子還是得挽回來。

「何師兄,那人雖然狂妄,但罪不至死,你這樣將他擊殺,卻是有些太過分了。」

曹仲孚對著何挈的背影,朗聲喊道。

聞言,眾人一愣。

剛剛一人被殺,現在還有人來挑釁,今天這是怎麼了,難道都不怕華擎劍門弟子了嗎?

就在眾人如此想的時候,卻見何挈望著遠處,紋絲不動,眼神中還帶著幾分淡淡的凝重之色。

難道,他真的怕了?

這可怪了,華擎劍門弟子,在華擎星,居然會怕別人?

而且曹仲孚的境界,還不如何挈高。

雖然眾人疑惑,但何挈毫無反應,卻是給了曹仲孚膽子,接著道:「何師兄,剛才那人罪不至死,希望以後你對這種人,給個教訓便是,何必殺人奪命,太殘忍了。」

這句話說完,曹仲孚覺得自己裝逼裝夠了,也應該見好就收。

畢竟此刻他已經給一眾前來參加劍選的修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等到進入劍門之後,不知多少人會投靠他,這對他未來在華擎劍門的發展,有天大的好處。

當然,他之所以敢這樣裝逼,也是因為有靠山。

此時全場已是一片嘩然,卻見一直沒吭聲的何挈,突然回頭看向曹仲孚,眼中閃過冷芒,沉聲道:「你認識剛才那個人,你在為他出頭?」

曹仲孚拱手道:「不瞞何師兄,剛才那人,和我有些關係。」

說完這句話,曹仲孚瞄了眼夏桑,想要示意夏桑,自己這是看在夏桑的面子上,才會出面。

可他卻發現,夏桑一直盯著陳陽粉身碎骨的方向,愣在那裡,根本沒關注自己這邊。

曹仲孚皺了下眉頭,但也沒在意。

一個死亡的人,難道還能和自己爭女人不成?

不過接下來何挈的一句話,卻是令他大感意外,只聽何挈沉聲問道:「既然你和他有關係,那你告訴我,他現在去了哪裡?」

他去了哪裡?

不是剛剛被你殺了嗎?

對於何挈這個問題,所有人心裡都感到茫然。

畢竟,陳陽被殺,是眾人親眼所見。

不過,達到精相中期的何挈,卻是看破了陳陽的風鏡奧義,知道自己打破的是一道鏡像。

只是,他不知道,本體去了哪裡?

曹仲孚愣了下,笑道:「何師兄這是何意,你殺了他,卻問他在哪裡,這是調侃我嗎?」

「看來你也不知道。」

何挈眼中閃過冷芒,朝著曹仲孚飛過來,道:「既然如此,那就把你拿下,逼迫那小子出來。」

「何師兄,你要動手?」曹仲孚神色鎮定,笑道:「在你動手之前,我認為很有必要告訴你,我的大伯是華擎劍門的執事曹煜。你若是不想得罪他的話,你最好是停手。」

華擎劍門的執事,那就意味著境界達到了魄相前期。

曹仲孚正是有這個靠山,所以才有恃無恐。

而在眾人看到,華擎劍門執事的確是相當強橫的存在,一般人絕不敢招惹。

不知何挈底細的眾人,此刻皆是想,何挈應該會有所忌憚。

可惜,眾人都想錯了。

何挈冷哼一聲:「別說你是曹煜的侄兒,就算你是曹煜本人,也不敢如此威脅我!」

此言一出,眾人心神巨震。

何挈到底有什麼背景,居然連華擎劍門的執事也不懼,難道他的背後,是長老嗎?

「先把你拿下!」

就在曹仲孚驚訝之時,何挈揮手一掌,掌影洶湧,直奔曹仲孚而去。

曹仲孚大驚失色,沒想到自己裝逼竟然側漏了,對方根本不給自己面子。

此刻面對何挈的攻擊,他無法抵禦和閃避,必然被重傷。

他心裡是後悔不已,慌忙求饒道:「何師兄,且慢,我……」

沒等他把話說完,掌影近在咫尺,把他嚇得心驚膽戰,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眼看掌影就要將他淹沒擊殺。

突然。

旁邊一道星芒激射而出,攔截住了掌影。

砰轟。

掌影消散,星芒穿透而過,朝著遠處飛去,威力顯然比掌影強了不少。

眾人目光一亮,朝著星芒激射來的方向看去,沒想到居然還有變故,不知是何人出手。

「是你!」

何挈也看了過去,眼中露出憤怒之色,那人正是陳陽。

原本陳陽不想和何挈摻合,打算進了華擎劍門之後,再慢慢算賬。

可是不料,那曹仲孚居然站了出來,要為他出頭。

當然,他知道曹仲孚是為了裝逼。

但他卻想弄明白,為何曹仲孚偏偏要幫他。

所以他立刻出手,擋住了何挈的攻擊。

曹仲孚劫後餘生,瞪大的眼睛中,滿是驚恐之色。

剛才那瞬間,他真的以為,自己要被打成重傷,那可不是丟臉,很可能丟命的。

他平復了下心情,朝著陳陽看去,更是目瞪口呆。

出手救自己的人,居然是自己要救的人。

這……

也太尷尬了。

可問題是,剛剛陳陽明明被殺了,為何此刻還活著?

不止是曹仲孚,其他所有人,心裡都是這個問題。

夏桑拍了拍被束縛的胸脯,長長呼了口氣:「還好他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