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3956章 爆發衝突

第3956章 爆發衝突 (1/2)

小說名稱《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作者:炒酸奶  更新時間:2018-10-29 03:59  字數:2368

聽到妤婆講了源命之術的作用,陳陽大驚失色。

這種秘法,能夠追蹤,豈不是和楚荀紂對自己施展的「定心鎮神咒」差不多嗎?

區別就是,定心鎮神咒能夠殺死陳陽。

源命之術卻不能。

不過,源命之術有個非常恐怖的地方,便是可以獲取對方的記憶。

「母親在沖武星的時候,她之所以封鎖了自己的記憶,以千素素這個身份重新生活,就是為了避免被夜神翼找到。」

「後來在暗幕谷,她覺醒了自己的記憶和神魄,其實她還記得我,之所以不和我相認,是擔心夜神翼知道了我是她的兒子,會對我不利,她是為了我的安全。」

這瞬間,陳陽心裡的疑團頓時就解開了。

原來,母親是在保護自己。

他難以想像,作為一名母親,不能與自己兒子相認,甚至要遠遁而走,這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

「你在想什麼?」

見陳陽不說話,妤婆突然問道。

陳陽回過神來,搖了搖頭:「沒什麼,只是覺得夜神翼手段太狠了,連自己妹妹也不放過。」

妤婆贊同地點了點頭:「夜神翼的野心太大,可是他的天賦卻不如小姐,為了避免隱患,他才要把小姐除掉。可事實上,小姐根本不想參與任何的鬥爭。」

陳陽問道:「談判不成,那場戰鬥,最後結果如何,夜映瑤可受了傷?」

「小姐的確受傷了,她不是夜神翼的對手。」

妤婆皺起了眉頭,對夜映瑤十分關切。

陳陽連忙又問道:「妤婆,那你知不知道,夜映瑤現在往哪裡去了?」

「我……」

妤婆正欲開口,突然一道厲喝,從雲紡殿的門口響起:「妤婆,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在這裡和一個外人嚼舌根,我看你是不想活命了。」

聞聲,陳陽轉頭看去,只見出現之人,正是白天那個推攘妤婆的夜凡。

見到夜凡,妤婆騰地站起來,忙不迭跑上去,可腳下的鐵球似乎重如泰山,令她腳步蹣跚緩慢。

到了夜凡的面前,妤婆躬身道:「夜凡大人恕罪,我只是與他傾述……」

「傾述什麼?」

夜凡厲喝一聲,打斷了妤婆的話,抬腿一腳踢在妤婆身上,把妤婆踢得倒飛出去,可是卻被腳下的鐵球拖住,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夜凡指著妤婆,聲色俱厲道:「當年宗主饒你一命,你不知感恩,卻在這裡念叨宗主的不好,你這是找死。」

「大人饒命。」

妤婆慌張求饒,跪在地上,臉上滿是哀求之色。

陳陽雖然是個見機行事的人,知道在這個環境中,與夜神宗的人對戰十分危險,甚至可說是自尋死路。

但此刻他看著妤婆被欺辱,哪裡咽得下這口氣。

更別說,妤婆和母親關係匪淺。

不過沒等他發怒,夜凡轉頭看向他,冷厲的眼神中帶著淡淡的殺意,沉聲道:

「小子,我剛才聽見你說,你和夜映瑤是朋友。哼哼,整個魔族當中,居然有人敢和夜映瑤做朋友。

她是宗主的敵人,你和她是朋友,那你就是宗主的敵人。

作為宗主的敵人,只有一個下場,就是死!」

面對威脅,陳陽倒是鎮定地站在那裡,可妤婆卻大驚失色,慌張道:「夜凡大人,他只是隨口和我談談,他是胡說的,你別殺他。」

「你如此在意他的死活,他的身份就更可疑了。」夜凡冷冷地瞥了眼妤婆,然後對陳陽道:「小子,你自己跪下,然後束手就擒吧。不然等我出手,你會生不如死。」

妤婆跪著移動到夜凡的面前,一臉哀求之色:「求你放過他,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魔族。」

夜凡冷哼道:「哼,妤婆,你當年是夜映瑤的貼身僕人,對她了解最多,也是她最信任的人。你知道,為何當年宗主大人,沒有把你殺了嗎?」

妤婆腦袋搖得猶如撥浪鼓:「我不知道,我只求您放過他。」

「這幾千年,夜映瑤之所以沒有回來,是因為她不知道你還活著。可是之前她回到暗夜谷,已是知道你還活著,那麼她絕對還會來救你。所以,你只是一個誘餌。」

夜凡俯視妤婆,臉上露齣戲謔的冷笑,突然抬起腿,一腳朝著妤婆踩下去。

這一腳的力量,比剛才強了許多,爆發出的威壓,就令地板皸裂。

整個院子里也是飛沙走石,彷彿要把整個院子掀翻。

如此兇悍的攻擊,把雲紡殿為數不多的人,目光都吸引了過來,眾人不知夜凡為何會對一個交戴鐐銬的老嫗出手。

不過,幾乎所有的魔族,都對夜神宗盲目崇拜。

既然夜凡是夜神宗的人,那麼他所做的事情,肯定是正確的,這個老嫗必然是犯錯,才會遭到攻擊。

眼看夜凡就要把妤婆擊中,突然一道人影,瞬間出現在妤婆的面前,抬腳朝著夜凡的踢過去。

砰轟。

狂暴的力量爆開,只見夜凡的腿收回去,身子往後倒退,踉蹌了幾步,這才站穩。

「誰?竟敢阻攔夜神宗辦事!」

夜凡並未畏懼,臉上滿是憤怒之色,狠狠地朝著前方看去。

這一看,他才看清楚,擋住自己的人,居然就是陳陽。

好快的速度。

夜凡眼中閃過異色,但絲毫不懼陳陽,冷聲道:「體相巔峰的境界,不算太弱,不過,你難道以為,以你的實力,能夠活著從暗夜谷中離開嗎?」

「或許我不能離開,但我能殺你。」

陳陽淡然回了句,俯身去扶跪在地上的妤婆。